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鲸蓝旧事  七零军妻不可欺最新章节  七零军妻不可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七零军妻不可欺最新章节番外没事(19-01-22)      番外田妞(19-01-22)      这是一张请假条(19-01-22)     

第六百九十二章


  现在社会环境是这样,到处都讲究开放,男女青年也比从前开放得很多,娄燕妮是觉得,只要是你情我愿,能够对自己的决定负责,就没有什么好谴责的。
  韩欢也明白这个道理,但这种事本来就是女孩子吃亏,她觉得她们家应该给杨艾可一个交待,而不是这样拖着人家。
  在韩欢看来,韩卓死活不结婚,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
  晚上回家的时候,娄燕妮跟韩凛提了一嘴,说韩卓不肯结婚的事儿,当然,她没提两人已经睡到一起的事儿。
  “韩卓在打报告,申请调回京城,这事他没跟你们讲?”韩凛看了娄燕妮一眼。
  娄燕妮说话的时候还在看后排睡得东倒西歪的孩子呢,闻言言马坐正了身体,“什么时候的事儿,他没说。”
  韩凛点了点头,“可能是怕这事临时出岔子才没有说,等着吧,韩卓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人,可能只是怕说出来,最后没成,反倒让韩欢和他对象失望。”
  虽然跟这一双弟妹感情不深,也没有太深的接触,但韩凛冷眼看着,韩卓并不是个不负责任的人。
  娄燕妮听了立马就放心了,她就是思想再开明,但有些事女孩子还是吃亏比较多的,以前韩卓还是个半大孩子,到了她那里,她自然有责任管着,现在韩卓都是个大人了,父亲姐姐都在,有些事也轮不到她这个当嫂子的出头。
  顶多也就是只能说一说。
  这事韩卓既然没说,娄燕妮也帮着她瞒着,反正据韩凛所说,就是慢的话,三个月就能出结果,到时候就知道了。
  正月里走亲戚朋友,在军营里锻炼了半个寒假的兄妹四个完全撒开了欢,最后干脆都不回家了,今天在这里住两天,明天去那家住两天。
  反正作业早就写完了,过年了只是不是太过调皮,也不会被大人骂,吃的玩的也特别多。
  娄燕妮看着在娄竣林家里住了两天,感觉就圆了一圈的四兄妹,“……”
  等到元宵节一过,学校要开学了,四兄妹才消停下来,老实回家看书,复习旧功课,预习新功课,再不能像之前那样疯玩了。
  “好想长大呀!”没事趴在书桌上,整个人有气无力。
  家里的小四合院房间不多,但专门腾出一间来,给四兄妹做个书房还是足够的,中间一张特别大的桌子,就是四兄妹平时学习写作业的地方。
  方琰他们看书看得都非常专心,根本就没有人理会她的问题,还是懂事看完一本,要换书,才注意到没事趴在桌上都快睡着了。
  “妈妈来了。”懂事凑到没事耳边,小声地道。
  这些天,妈妈两个字几乎成了没事的魔咒,她条件反射般地坐好,眼睛都没有看作业本,手上的笔就动了起来。
  等她发应过来,娄燕妮根本没出现后,连跟懂事生气的劲都没有了,往桌上一趴,一脸的生无可恋。
  她真的以为她的寒假作业写完了嘛,哪里知道老师还布置了要写日记,日记不是应该天天记的东西嘛,她早忘了之前发生了什么,现在再补哪里补得出来。
  “赶紧写,等下妈妈要来检查的。”懂事在没事额头上叮了一下,让她赶紧打起精神来。
  没事恹恹的,“三哥,同样每天早起训练,你们为什么还有时间写日记这个东西。”
  “每天教官给我们留了学习写作业的时间,你都出去玩去了吧。”方琰放下书,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没事。
  他们都没法替她补作业,晚一点娄燕妮回家是要检查的,要是发现他们代写,他们受罚倒没什么,就是没事只怕又受双倍的惩罚。
  没事欲哭无泪。
  “你应该庆幸,马上就要开学了,要是时间有多,妈妈肯定会罚你多写几篇。”听话把手里的试卷写完,把本子笔仔细地收好,再整齐地放进书包里。
  没事长叹一口气,咬了咬牙,埋头写日记,但哪怕她绞尽脑汁,写的日记都跟流水帐似的,一篇总字数兴地超过两百字,少的几十个字都有。
  索性她字向来写得特别少,哪怕字少,但占地面积广啊,看着像写了许多似的。
  娄燕妮看得头疼,只有这种时候,她才觉得,没事的梦想是想当兵,实在是太有自知之明了。
  马上要开学了,娄燕妮也没法让没事重写或者重新修改,只确认了她其他的作业写完,就放过了她,反正到了学校,老师那关能不能过得去,就得看没事自己的造化了。
  一劫刚过,更大的劫难就来了,没事还没来得及松开口,就开学了。
  开学一大考,没事惨遭滑铁卢,考出了升小学以来最差的成绩,数学二十八分,语文四十九分,这回没事不敢耍任何花枪,老老实实地把试卷拿回家里给爸妈签字,然后老老实实地看书学习。
  她搭耷着脑袋的小模样儿,倒显得多委屈似的,一份我深深地认识到了自己错误的样子,弄得娄燕妮都不知道要怎么训她。
  好吧,看在她那么努力的份上,娄燕妮还是以鼓励为主。
  开学大考过后的头一回随堂测验,成绩有了喜人的进步,至少两门都及格了,数学还上了七十分,这可以前所未有的好成绩,这几天没事胸膛都挺得高高的,走路都带风。
  “你看她就得瑟吧,下次考试肯定得栽!”进步了肯定不能再训是吧,娄燕妮也不训她,给没事紧了紧发条,发现不管用,发现勒不住没事这匹野马,干脆就冷眼旁观,等着没事下回考试。
  接下来的日子,没事多得意啊,自己进步太大了,连爸妈都夸她了,老师也夸她聪明了呢,玩心就又起来了,也没先前那么坐得住了。
  等到再一次随堂测验,没事直接就哭了,没脸见人了,虽然没有大考那次那么惨,但这次又是不及格,跌回了之前的成绩水平,全班倒数十五名。
  这一回娄燕妮可没让她有机会搭耷着脑袋装可怜,机会是给你了,自己不好好把握住,一点点小小的成绩就发飘,在娄燕妮看来就是欠教训。
  

Snap Time:2019-06-17 06:44:08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