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鲸蓝旧事  七零军妻不可欺最新章节  七零军妻不可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七零军妻不可欺最新章节番外没事(19-01-22)      番外田妞(19-01-22)      这是一张请假条(19-01-22)     

第六百八十九章


  娄燕秋婚礼当天,韩卓没有回来,杨艾可代表他出席了婚礼。
  “到底是明星结婚,排场就是不一样。”杨艾可看着如梦似幻的婚礼,眼里只有惊喜和感叹,羡慕倒是也有,但也只是羡慕而已。
  娄燕秋结婚,除了娄靖平因为出任务实在来不了,家里的人都来了。
  看着娄竣林把娄燕秋交到顾南宴的手上,娄燕妮眼泪哗就落了下来,虽然她在兄弟姐妹里面行三,但从娄父过世起,娄燕妮心里就有很重的责任感。
  现在看到娄燕秋结婚成家,娄燕妮心里的担子总于能卸下了,卸下后,就是浓浓的不舍,她看着长大的小姑娘,成了别人家的了。
  娄燕妮一哭,娄燕秋自己也扛不住了,站在舞台上,眼泪就哗哗往下落,新娘致词感谢家人的时候,娄燕秋说得最多的就是娄靖平和娄燕妮。
  “……在我心里,二姐就像是妈妈一样,我做错了事她会骂我,但在所有人都反对我的时候,也只有二姐最支持我,不仅是精神上,还有物质上,没有二姐,就不会有现在的娄燕秋,我大哥,还有我二姐……”一篇不长的稿子,娄燕秋念得断断续续,情绪几度崩溃。
  娄燕妮被说得不好意思,抹着眼泪道,“大喜的日子,她念这些东西做什么。”
  韩凛拍拍娄燕妮的肩膀,无声地安慰她。
  婚礼盛大,但并不冗长,甚至都没有顾老爷子上台的环节,基本上新人致词后,席面上就上菜下场敬酒了。
  “你很好!”顾南宴把酒敬到顾老爷子面前时,顾老爷子只看了他说了这一句。
  先是把他心爱的小儿子给一撸到底,再就是自己婚礼上,还生怕他这个糟老头子搅局,派了几个人看着他。
  顾老爷子自嘲地想,要不是结婚这样的大事,家里的长辈不出面,娄燕秋面子上不好看,只怕这婚礼,顾南宴都不会让他出席才是。
  这种情况下,顾老爷子应该伤心才是,但顾老爷子心情反倒很平静,顾南宴越是冷血冷情,对顾家长远的发展就越有利。
  顾南宴长成如今的样子,顾老爷子在里头是出了大力的,他想要的,就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家庭机器。
  虽然在娄燕秋这件事情上出了差错,但顾老爷子也清楚,人不能没有弱点,有弱点才更好牵制,哪怕现在他已经没有了那个能力。
  “大概离爷爷想要的孙子,还有点儿差距。”顾南宴很平静,这是他人生里最幸福的一天,他想完美又平和地过去。
  顾老爷子笑了笑,“南宴,你长成这样,我很欣慰。”
  顾南宴看着顾老爷子不说话,顾老爷子目光看在在旁边邻桌上被宾客拉住的娄燕秋,嘴角挂上慈和的笑容,“你不应该那样讨厌顾家,没有顾家就没有现在的你,没有顾家,你又拿什么给你的女人这么盛大的婚礼。”
  顾南宴跟着顾老爷子的目光看向娄燕秋,“我不讨厌顾家。”
  顾老爷子眼里迸出惊喜,亲手养大的雄狮,最后的结果不是被雄狮吃掉,就是被当成玩具,顾老保险金子庆幸,顾南宴喜欢的女人出身寻常人家,家庭正派。
  “我只是恨而已。”顾南宴轻轻笑道,“为了感激你刚刚说的那些,我不会让您老人家亲眼看着它覆灭。”
  顾家算什么,对顾南宴而言,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只有一个娄燕秋而已。
  他恨顾家,不希望顾家成为娄燕秋的枷锁,从顾家对娄燕秋动手,想借娄燕秋控制他起,就已经注定了覆灭的命运。
  顾老爷子撑起的精气神一下子就垮了,“你不能这么做!”
  顾南宴看着娄燕秋温柔地笑起来,“当年顾二把我绑架想要弄死我的时候,你不应该纵容他又救下我,当然,如果我死了,顾家可能撑不到你闭眼。”
  看到顾老爷子脸色灰败,顾南宴收起笑容,“如果只是因为这事,我不至于这么恨你们,恨顾家。”
  “因为她。”顾老爷子看向娄燕秋。
  娄燕秋已经敬完酒走了过来,她端着酒杯走向顾南宴,顾南宴眉眼微弯,“少喝一些酒。”
  “我知道。”娄燕秋瞪了顾南宴一眼,笑着走近老爷子,“爷爷,你身体好一些没有,我看您精神还好,刚刚应该请你上台的。”
  顾老爷子看了眼顾南宴,倒是把娄燕秋保护得级好,甚至为了她不惜毁掉顾家。
  要放在以前,顾老爷子可不会给娄燕秋半点好脸,但现在受制于人,为了下面不成器的儿孙,他更是不能更顾南宴反着来,还得替顾南宴把事情圆过去。
  顾老爷子脸上换上慈和的笑容,“爷爷老了,在下面看着就很好,好孩子,以后好好跟南宴过日子。”
  听到顾老爷子的话,娄燕秋有些意外,顾老爷子不喜欢她,娄燕秋一直都知道,她最开始跟顾南宴在一起的时候,顾老爷子还找她谈过,要她自己离开顾南宴,虽然当时有些不欢而散,但这毕竟是顾南宴的爷爷,娄燕秋每次看到了,还是很尊敬他。
  这是头一回,顾老爷子同她这样温和地说话。
  说音落下,顾老爷子身边的人递上一个木制的盒子,娄燕秋接过来,看向顾南宴,顾南宴示意她打开。
  娄燕秋打开才发现,里头是一整套祖母绿的首示,很有岁月感,不大适合娄燕秋这样年轻的女孩子来佩戴,但其中价值只用肉眼看都能看得出来,非常非常贵重。
  到场的来宾中,有上了年纪的,知道这套首饰来历的,都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这是顾老爷子嫡母的遗物。
  顾家实际上是这位顾老太太的,老太太是名门顾家独女,为了家业招了赘婿,可这位老太太虽然招了婿,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孩子,三十岁才过继了娘家同族的顾老爷子。
  顾家其中的起起伏伏不必说,但这套首饰是老太太生前最喜欢的东西,听说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太太甚至在公开场合说过,要把这套首饰留着她看中的继承人。
  

Snap Time:2019-06-17 07:26:09  ExecTime:0.0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