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六宫凤华最新章节  六宫凤华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六宫凤华最新章节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入戏(一)(19-07-23)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欢聚(19-07-23)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庆功(19-07-23)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严惩(二)


  椒房殿威严气派,一如往日。ahref="http://"target="_blank"/a
  淮南王身为亲王,见了俞皇后无需行大礼。略一拱手作揖:“臣见过皇后娘娘。”
  坐在凤椅上的俞皇后,凤目淡淡一扫:“免礼平身。”
  淮南王谢了恩典,站起身来,声音还算沉稳:“不知皇后娘娘召见,有何事吩咐!”
  果然是只老狐狸!
  因永宁郡主之事大失圣心,被建文帝训斥责罚,竟也未慌了手脚。
  俞皇后心中哂然,口中淡然说道:“永宁不知分寸,言词辱及母后声名。如今宫外传的那些话,简直不堪入耳。”
  淮南王早料到俞皇后会发难,对着俞皇后,淮南王倒是颇有辩驳的勇气:“皇后娘娘明鉴。永宁这些时日一直在府中养病,谁也没见过。事关太后的流言,和她并无关系。定是谢家胡乱造谣。”
  俞皇后唇角讥讽的弧度更深了些:“永宁往日未提,谢家人又如何敢胡乱猜疑?说到底,皆因永宁而起。”
  “皇上发雷霆之怒,也正因看得清楚想得明白。”
  事到如今,永宁郡主是怎么也撇不清了。
  淮南王恼恨不已地将这笔账都记到了谢明曦的头上。
  便是此时奈何不了谢明曦,日后也绝不能放过她!
  俞皇后似是窥出了淮南王脑中的阴狠念头,不疾不徐地说道:“永宁进慈心庵里养病,淮南王不必多虑,本宫自会命人好生照料她。”
  然后,意味深长地又说了一句:“若明曦有任何不测,本宫少不得要将账都算到永宁头上了。”
  淮南王:“……”
  淮南王既惊又怒,霍然看了过去。看1毛2线3中文网
  端坐在凤椅上的俞皇后,明艳端庄,凤仪无双。微微扬起的嘴角,却无情而冷漠。
  这是来自俞皇后的警告和提醒!
  他胆敢对谢明曦动手,永宁郡主休想多活一日!
  好一个谢明曦!
  好一个俞皇后!
  面对满眼怒火的淮南王,俞皇后岿然未动,淡淡问道:“本宫的话,淮南王可记下了?”
  淮南王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臣记下了。”
  “既然记下,便跪安吧!”俞皇后露出独属于胜利者的微笑从容。
  淮南王咽下喉间的愤怒不甘,面无表情地告退,离开椒房殿。
  俞皇后看着淮南王略显僵硬的背影,目中闪过一丝快意。
  淮南王一直暗中支持四皇子,俞皇后自然看他百般不顺眼,早已想将这颗眼中钉拔除。只是,淮南王是个滑不溜手的老狐狸,平日极难抓住他的把柄。
  此次谢明曦出手,将永宁郡主闹得灰头土脸,又牵连到了李太后。俞皇后顺势而为,一举数得,狠狠出了心头一口恶气。
  玉乔轻声来禀报:“慈宁宫里有人来报信,太后娘娘病了。”
  俞皇后眸光一闪,站起身来:“随本宫去慈宁宫。”
  ……
  李太后每年总要“病”上几场。
  俞皇后身为儿媳,少不得要伺疾。宫中皇子妃嫔们也要轮流伺疾,建文帝颇为孝顺,也会亲自伺疾。
  这也是李太后惯用的伎俩了。闲来无事,以折腾俞皇后为乐事。
  不过,这一回,李太后的病倒不是装的。身为一朝太后,李太后颇重脸面,此次流言纷扰,却是生生地将她的脸面扔到了地上。
  建文帝的怒火,令她这个太后无地自容,难堪无比。年近六旬的人了,禁不住这等刺激,一夜过来,便病倒了。
  宫女们不敢怠慢,立刻到椒房殿来送信。
  俞皇后进了慈宁宫,先进了李太后的寝宫。
  李太后面色暗黄,恹恹无力地躺在床榻上,一看便知是真的病了。坐在床榻边诊脉的赵太医,听闻脚步声,立刻起身行礼:“微臣见过皇后娘娘。”
  俞皇后温声问道:“赵太医,母后凤体如何?”
  太医院里共有十几个太医,一个个医术精湛高明。赵太医医术不算最佳,却颇通钻营。暗中向俞皇后投诚后,在俞皇后的指使下和卢公公搭上了线。一跃成了太医院里的红人。
  太医院的院使已年迈,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赵太医会是下一任院使。
  赵太医恭敬答道:“太后娘娘忧思过度,又受了风寒,凤体违和,要仔细将养才是。”
  站在一旁的另两位太医,也张口附和:“太后娘娘凤体无大碍,不过,不宜操心烦忧。”
  “正是。”
  俞皇后略一点头:“你们三人斟酌开方吧!”
  三个太医去一旁会诊开药方,俞皇后到了床榻边坐下,满面忧色:“母后可得多保重凤体。”
  李太后睁了眼,目中闪过一丝恼怒。
  婆媳相斗数年,根本无半分情意可言,恨不得你死我活。只差没彻底撕破脸了。
  俞皇后“关切”的目光里,分明都是嘲弄和讥讽。
  “哀家不想看见你,”李太后疾声厉色,奈何有气无力,全无平日威风,倒有些滑稽可笑:“你立刻滚出哀家的慈宁宫。”
  俞皇后神色未变,目光扫过李太后床榻边的几个年轻美丽的宫女:“你们几个身为宫人,伺候不力,令母后陷入病痛。来人,将她们几个拖出去,各打五十板子!”
  几个貌美的宫女满面惶恐,一起跪下求饶告罪。
  李太后怒急攻心,怒目相视:“混账!哀家的人,如何轮得到你来处置!”
  俞皇后慢条斯理地应道:“连母后的身体也伺候不好,要她们还有何用?”
  “儿媳定会好生责罚她们,再给母后挑几个细心得力的人伺候。母后安心养病,些许小事,交给儿媳便行了。”
  李太后气得全身直抖,挣扎着坐起身来,正要破口怒骂,俞皇后不失时机地再来一记重击:“这是皇上亲口吩咐,儿媳不敢有分毫怠慢。”
  “除了她们几个,母后的身边人也得一并挨罚。”
  “身边人”三个字,若有所指,意味深长。
  李太后面上愤怒的潮红迅疾消退,取而代之的是惶惑不安的苍白。
  建文帝是真的怒了!
  所以,才会不顾她这个亲娘的颜面,令俞皇后亲自来处置她的“身边人。”
  ……
  

Snap Time:2019-07-23 08:36:25  ExecTime:0.0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