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二月青城  剑墟最新章节  剑墟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墟最新章节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谦虚的过分了(19-06-15)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比赛规则(19-06-15)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抢白回来(19-06-15)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大限将至


  比赛的最后一天,每一个参赛弟子都拿出了全部实力争榜,天尊山中硝烟弥漫,杀气腾腾,榜单上的名次一再地起伏。尤其是一万名左右的那些名次,争夺战更是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几个名字拉锯一般在那个附近上上下下。而
  这一切都和沈放无关了。
  他优哉游哉,游山玩水,用一种愉悦的心情看着别人争夺,反正已经无人能够撼动他在榜单上的位置。
  一天时间不知不觉间过去。
  嗡。
  一束白光将天尊山内部完全笼罩,无论是正在杀妖的、还是正在与其他弟子厮杀的,都被白光笼罩着。
  一股强大的传送力量拉扯,将一百多万名参赛弟子齐齐移出比赛现场。
  比赛结束了。
  这一刻成绩定下已无法更改。“
  我进一万名了。”
  “妈的,我就差一步没有进榜。”
  传送到山外,有的人兴高采烈,欢呼雀跃,还有人捶胸顿足,为几分之差失去机会而痛悔万分。
  无论是喜悦的还是悔恨的,最终都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
  一百多万人回城,又一次将大城簇拥到无比繁华,十三城里张灯结彩,热闹的像过节一样,所有的转播灵阵上都公布了两个榜单。
  一个是这轮考核的主榜,另一个是潜力榜。费
  无极在主榜上高高排在了第一位,从比赛开始一直到最后,一直领跑主榜,无人可以撼动他的位置。
  而沈放这位潜力榜榜首竟然丝毫不照费无极逊色。
  沈放的积分高达七千多分,比排名第二的令狐剑多了五千多分,比排名第三的严山整整多了七千分。严山的比分甚至只赶的上沈放积分的一个零头。
  如此大比分地领跑潜力榜,引起的轰动甚至比费无极有过之而无不及。
  可以说,这一轮考核之后,十三城这边,费无极与沈放这两个名字已经火热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大榜前,不知有多少人指指点点着,热议的声浪持久不绝。
  那个从沈放进城,就对沈放万象境功力冷嘲热讽的绿裙女人也站在了榜单下,看看排在潜力榜榜首的沈放,再看看排到了二十万名之后的自己的名次,羞惭的无地自容。雷
  汉、红袍胖子、李驭龙三人看着榜单,脸色都十分难看。
  在这轮比赛中,雷汉与红袍胖子分别被沈放杀死过两次,李驭龙更是被杀死过三次,他们三人全都排在了一万名之外,与下轮考核无缘。
  “哼。”
  雷汉一拂袖转身就走,已经没脸再在十三城里呆下去了。
  人群欢腾着。沈
  放挤在人群中,也眯着眼看着榜单,心潮起伏。他通过这一轮了,不知道欧楚与陆红双那边打的怎么样,距离这么远也无法传讯。
  “欧楚还是有希望的,毕竟青袍欧楚的天赋那么强大,就是进不去主榜的前一万名,在潜力榜上名列前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而红双就有点悬。不过她应该也进天武洞修行了,没留在皇极大陆,赶回秋蝉宗,也将是宗门的顶梁柱。”想
  着两人,沈放心里温暖。这
  时胸牌突然微微地震动,一束肉眼看不见的光华惊动了神识,是有人传讯过来。沈
  放接通,胸牌中传来柳依鹭的声音,从声音中都明显能感觉到柳依鹭在那边正在微笑着。“
  沈放,恭喜你啊,没想到这轮考核你的名次这么高,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惊喜。快来天武酒楼吧,陈会长他们都在呢,要给你好好庆祝一下,别扫大家的兴哦。”
  “原来是陈会长他们。”沈
  放笑着回应,“好的,谢谢大家,我就来。”
  这次考核前那些人都帮了他不少的忙,尤其柳依鹭对他的帮助更大,他原也要回谢的,再聚一聚也正合他意。沈
  放从人群中悄悄退了出去,寻路赶往天武酒楼方向,兴致也很高,笑着对识海中的鼠大道:“
  人家又要招待咱们,咱们也不能没有表示,帮我设计一个好一点的四级灵器吧,威力大一些的又容易炼制的,炼出来给她们,也当还了这个人情。”“
  没有问题。”鼠大拍着胸脯,只不过不知为何声音中有些有气无力。
  “多久能出思路?”沈放又问。
  “片刻足够。”鼠大回答着。对
  于他这种更高阶的炼器天师来说,设计一个适合于沈放炼制的灵器还真是手到拈来。鼠
  大显得有些憔悴,看起来很没有精神的样子,就像几天没有睡觉了一样,摇摇晃晃着站了起来,突然身上光芒微微一闪,一阵头晕目眩,一个没站住扑通坐倒在地。脸
  色一下子苍白的厉害,元神的光泽仿佛都黯淡了许多。坐
  在那里以手撑地,却好半天坐不起来,因为太过用力,胡须都哆嗦着,脸上皱纹深深,显得更加苍老。
  “怎么了?”沈放一怔。这些天他一直忙着比赛与战斗,没有注意鼠大,没想到几个月之后鼠大的元神老成了这个样子。
  “我、我……唉,在你进天尊山之前我就一直感觉很虚弱,知道自己要不行了,还以为能多挺几天,没想到大限到的这么快。”鼠
  大坐在那里,两手强行撑住身体,无奈地苦笑着。
  “怎么会这样?”沈放吃了一惊。鼠
  大喘气有些困难,呼哧呼哧地喘了好一会儿,苦笑摇头:
  “还不是这些年元神之力消耗太多。没有了自己的身体,强行居留在别人的身体中是有违天和的,我仗着元神之力才坚持了这些年,不过,我想我终究是坚持不下去了。”
  沈放一下子沉默了,心里被堵着一般。鼠
  大也不再说话,喘了好一会儿,稍稍有点精神了,用手撑地坐了起来,苦笑着:“沈放,看来以后我不能再跟着你了,你在炼器上有什么问题我也无法给你解答了。”顿
  了片刻,方才又接着道:
  “其实我知道,在你心里我就是个烂人,总想着夺舍,你说我是不是很无耻啊。”
  沈放没有说话。
  

Snap Time:2019-06-17 06:41:12  ExecTime:0.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