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入城主府拷问林开元(18-12-13)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帅字仁义楚家忆故人(18-12-13)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询问楚仙人玄经知其路(18-12-13)     

第二百二十七章 识童年真名知往事难追


  第二百二十七章识童年真名,知往事难追
  “异虎君?”
  楚湘离目瞪口呆,依稀记得小时候自己顽皮,父亲就会罚自己跪在祠堂,祠堂里有两符壁画,一副画着栩栩如生的一直白色碧眼的老虎,一副画着灵性十足的灰毛长眉猴子。
  而家族的祠堂令牌排位上,也立了两个奇特的排位,一个写着异虎君,一个写着异人君。
  小时候自己常问自己的父亲,这异虎君和异人君是不是就是画中的白老虎和灰猴子。
  父亲每当这时,都只是笑了笑,说他说长大以后进入风雷秘境便知道了。
  眼前这人形大猫竟然就是异虎君?
  仔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大猫浑身雪白,双眼碧色,确实有几分神似壁画之中白色碧眼的老虎。
  只是这画中的老虎,什么时候走到现实世界来了?
  吞了吞口水,楚湘离收回了不敬的目光,连忙再次行礼,问道:
  “前辈真的是风雷秘境的镇守神兽?”
  异虎君笑了笑:“自然当真。”
  “既然作为镇山神兽,当年为何不救我楚家!”
  楚湘离突然剑眉倒立,大喝一声,把正想要听马屁的异虎君吓了一大跳,浑身一哆嗦,差点没化出原形。
  “喵!你炸毛呢?”异虎君怒道。
  “当初楚家被灭,我也是事后才知晓,我们镇山神兽哪能随意出山。镇山镇山,镇山的意思你懂么?”
  楚湘离捏紧着拳头,低着头,随后一咬牙,跪拜在地:“前辈!如今风雷城城主纠集了纠集了各大世家想要闯我风雷秘境,夺我风雷谷造化,还请前辈出手相助,救我楚氏一门薪火。wap.”
  这眼前大猫,必是高人,若有恶意,自己也不可奈何,楚湘离只得相信此大猫所言,想到当年父亲临终之言,顾不上尊严二字,跪拜在地,只求这位高人能出手相助。如若这大猫真的是异虎君,那他也当得上这一拜。
  异虎君见这坚毅少年竟然跪拜在地,神情触动,脸上两旁的长长胡须抖了几下,上前扶起了他:
  “楚离,这么多年,你受苦了。我是你祖先木楚仙人的弟子,本该护楚家周全。奈何伸出风雷谷,消息闭塞,连续三年未见你们楚家人进入山谷修行,这才出山探寻,才得知楚家被灭。是我愧对老爷。”
  楚湘离听到“楚离”二字,那颗坚韧的心突然就仿佛卸了洪的堤坝一样,崩溃了。
  十年了,楚离这个名字,他已经十年未用,再次听到,却是从以为祖先前辈的口中唤出。
  听到这个名字和木楚仙人四个字时,他就可以确认眼前的大猫,当真就是他们楚家祠堂供奉的那位白玉碧眼虎。
  因为只有楚家人,才清楚他们的祖先乃是一位仙人跌落凡间,传下道统,留下血脉,
  双目已经湿润,楚家灭门,他硬挺着不流一滴眼泪,却在此时崩溃。
  楚湘离,也不过楚家出事后,他给自己取的名字。他的真名,乃是楚离。
  他的弟弟楚璟辰和结界楚梦依也是如此,都是在原本的名字上添了一字。
  “前辈,我……”
  “你不必说了,我都知晓。那些人的阴谋和打算我也了解了。此次我会助你守住风雷谷,让他们所有贪图老爷留下的东西之人,有来无回。你如今也已长大,修为精湛,楚家的未来在你手中必然会重新发扬光大,能将血脉神通融入飞剑仙法之中,你没有丢祖宗的脸!”
  异虎君睁着那双滚圆的碧眼,郑重言道。
  ……
  ……
  遥远的一处洞穴中。
  李玄经带着熊翠翠摸索着前进了几个时辰,脚步一直未停,前方却始终没有尽头。
  这洞穴仿佛深无止境。
  “师父……我们走了很久了。”熊翠翠拽着李玄经的胳膊,扯了扯他的衣袖。
  “嗯,我知道。”李玄经道。
  “这会不会是传说中的无底洞?我们永远也走不到尽头,死在里面?”熊翠翠单薄的身体有些发抖。
  “别自己吓唬自己,不过是个洞而已,是洞便肯定有底,这世界上哪来的无底洞?”
  李玄经声音变得低沉,他敏锐地察觉到四周的空气越来越少,双眼也不知什么原因,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莫非真是个无底洞?
  “徒儿,我们坐下休息一会儿,为师有些累了。”
  李玄经擦了擦头上的汗,一屁股坐到一旁,言道。
  随后他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修炼状态。
  木之穴力,金之穴力,能否助我找到出路?
  病急乱投医,李玄经也是有些绝望了,才会出此下策,另外,他还掏出怀中的大巫神经,想要求助书中爷爷留下的神念。
  然而打开大巫神经,却发现爷爷留下的神念竟然不见了!
  “是因为太远,次数用了太多的缘故么……”
  李玄经深呼吸着,想要喘上气来。
  不知不觉,他竟然运起了仙道宗的心法。
  然而就在这一霎那,整个漆黑的洞穴,突然变得明亮起来。
  白光闪闪,光晕褪去,眼前竟然是一片草地!
  而李玄经此时此刻,竟然坐在一座廊亭之中。
  环顾四周,廊亭水榭,小桥流水。四四方方的庭院,寰宇广阔,看不到边。廊亭后有一座简陋的木楼,看不出丝毫奢华之处。
  木楼四周没有门窗,通透无比,只有无数白纱做些遮挡。
  一条小溪从廊亭下流过,不知其所起,亦不知其所终。
  廊亭中,一方四方小木桌,桌上一盏热茶,一套茶具。
  那杯热茶还冒着热气,环顾四周却见不到一个人影。
  李玄经皱着眉,心中却是一喜。
  以他的经验,自己恐怕是误入了什么结界神通环境之中,就如同当年在洗心池中见到的仙道宗祖师爷一般。
  “莫非马上就要出现个老神仙?”
  正嘀咕着,面前的木桌凳子前,突然出现了一道半透明的人影。
  是一名仙风道骨的老人,正看着自己眯着眼睛微笑。
  看来自己说的没错。
  李玄经搓了搓双手,兴奋起来!
  造化来了!
  ……
  ……
  

Snap Time:2018-12-14 19:03:08  ExecTime:0.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