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入城主府拷问林开元(18-12-13)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帅字仁义楚家忆故人(18-12-13)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询问楚仙人玄经知其路(18-12-13)     

第一百八十七章 修炼下苦功疯子施冷手


  第一百八十七章修炼下苦功,疯子施冷手
  几日后,李玄经终于启程,告别了老夫子和村里的乡亲。看‘毛.线、中.文、网临别之时,他还特意去了一趟村外已经荒废多年的海神庙。
  正是在这里,他的父母相识相爱,也是在这里,自己救了凝雪姑娘和嫣然姑娘。
  缘,妙不可言。
  ……
  在海神庙过夜,李玄经便开始修行,他出去游历的目的,便是为了让自己变强,修行自然不可懈怠。
  这几日,李玄经终于把第一副符石图阵记了下来,这是一副最基础的镶嵌图,可以将符师的一道神符神通潜入符石,这些年李玄经学得都是基本功,这还是他第一次学了除符玉图阵和炼化巫珠的图阵之外的图阵,也只有学会了这可以刻入自己神通的图阵,符师才能称得上符师。
  这几日他没有修炼,却也没少琢磨自己的那颗巫珠。老夫子告诉他,登仙峰上巫珠里出现了一批纯白疏,后来也消失不见,他这才想起三年前的天妖遗迹之行,那匹在寒冰洞遇见过的疏也出现过。
  巫珠到底有多少秘密,李玄经一概不知,只是知道这是件宝贝,却不知道如何使用,就连当初在擂台上的操作,都是碰巧发现的,炼化之后,那种吞噬的能力便再也使不出来,这让李玄经十分头疼。
  就如同怀揣着宝库的人,却没有打开宝库大门的钥匙。
  “母亲父亲的魂魄,寒冰洞的疏和玄冰,还有当初天妖遗迹的那个老乌龟,这巫珠里面到底藏了多少秘密?”
  炼化巫珠之后,那块儿在天妖遗迹得到的石板也再不出现,仿佛消失了一般。
  “我这巫珠还真是像个乾坤袋一样,什么都往里面装……”
  苦笑了几下,李玄经不禁有些头疼。看1毛线3中文网他运转仙道宗功法,正要尝试在丹田处凝神。
  他已经大药境,接下来修炼的心法他确实不知,只知道大药境要想突破,必须经历魔境劫,方能采药成丹,在丹田处凝聚一壶精气。
  采药,采药,便是如同炼药师炼药一样,是最为重要的过程,这有采对了药,才能练出好丹。
  仙道宗的修炼法门,乃是内丹术,殊途同归,与外丹术炼丹亦有相通之处。
  不断地吞噬着附近的灵气,由丹田处走会阴百汇过头顶至仁中,再由此灌入丹田,就犹如炼药之前先要制药一般,三巡过后,才是采药炼丹之时。
  内视己身,此时丹田处的那一方地界,安静如湖面,悬着他的坤符和艮符,除此之外还有那颗巫珠。
  他立刻尝试着将采药之后的玉液往此处搬运。
  人为丹室,那丹田便是丹炉,只有把制好的药运至此处,才可能开始炼丹。
  李玄经尝试了几次,却发现这经过一周天将灵气化作灵液之后,却无法顺利运至丹田,而是在路过胸口中庭之处,便消失无有。
  连试多次未能成功,李玄经颓然退出入定,摸了摸胸口。
  “莫非没有心法便真的不能再修仙道宗之法,只能去修巫宗大巫神经?”
  对于修炼魔教之法,李玄经打心底还是有些抵触的。自己既然已经经历了重重磨难,好不容易决定以后便只修仙术,却没想到此时却进退两难。
  正在这时。
  突然听得庙外一阵笑声传来。
  “哈哈哈,可让我好找!那老头一直跟着,我可不敢跟太近,总算让我找着你了!”
  笑声不大,却让李玄经仿佛听到雷声在耳畔轰鸣一般,顿时有些精神涣散。
  他心中一凛,想要起身,却发现腿脚发软,站不起来。
  “盾来!”
  啪!
  石盾刚在面前凝聚,便被一道力劲击得粉碎!
  一道身影出现在面前。
  穿着乞丐服,满头会被长发被他扎成揪挽到一旁,一根树杈插在头上,当作发簪。
  是一名老者,站在庙门口,离得有些远,又背着月光,李玄经盘坐在庙里草堆上有些看不清来人。
  正要再度激活坤符,对方来者不善,李玄经哪敢大意。
  然而坤符刚才面前浮现,正要激活,却被对方拍出一掌妖风打散。
  “到底是何人?”
  “何人?小兔崽子,你不认得我了么?”
  这老者越走越近,很快便到了李玄经跟前。
  李玄经定睛一看,眉毛一挑:“老疯子?哦不,玉齐真人,是您?有何指教?”
  “指教?嘿嘿,堂堂仙道宗掌教的孙儿,我可不敢指教,我是来干你的!”
  正说着,老疯子突然脸色大变,变得狰狞无比,一道掌风拍下,李玄经躲闪不及,便被按住了头顶百会穴,动弹不得。
  老疯子玉齐哈哈大笑,那笑声仿佛哭声一般:“你是昊天那小子的孙儿,却又被昊天那小子追杀,你说我是该杀你呢?还是该助你一臂之力呢?哈哈哈!”
  一股混厚的真气突然从李玄经的百会穴涌入,灌入了他的体内。
  李玄经想要挣扎,却纹丝不动。
  “你想要作甚?”
  “作甚?干你你说作甚?”
  老疯子手上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
  周围空气中几道神符围绕着老疯子旋转了起来,体内真气鼓荡,让他整个人无风自动,飘在了李玄经头顶。李玄经坐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任凭老疯子摆布。
  对方的真气在自己体内犹如一条虫子一样,钻过自己的四肢百脉,疼痛难忍,让他想要不断地挠自己。丹田处更是如同快要吹爆了的猪尿炮,胀痛地令腹部青筋暴起,皮肤开裂。
  他想要伸手打开头顶的那只手,可是周围气场却压得他抬不起手,他忍得浑身通红,一炷香时间不到,便昏死了过去。
  待到再醒过来,老疯子已经离开了他的头顶,背对着他。
  “你到底要干嘛?”
  李玄经嗓音已经有些嘶哑,浑身浮肿,犹如一口气吃了个胖子。
  “干嘛?嘿嘿,老夫已将半生功力全部封印在你的丹田中,你能解开封印,也可能真气过多爆体而亡,你若解不开封印,你便终生不能再修炼。不过你若能解开封印还未爆体,那么老夫本生修为就便宜你个小兔崽子了!究竟是救你?还是害你?就让老天爷来做决定吧?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话音未落,李玄经一抬头,庙内已经再无一人。
  那老疯子早就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Snap Time:2018-12-14 17:33:46  ExecTime:0.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