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入城主府拷问林开元(18-12-13)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帅字仁义楚家忆故人(18-12-13)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询问楚仙人玄经知其路(18-12-13)     

第一百七十七章 池鱼老魔败道惊天秘密


  第一百七十七章池鱼老魔败,道惊天秘密
  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看着天上金色的老夫子和自命不凡的昊天真人打得不可开交,李玄经从震惊逐渐变成感动,随后转入深思。wap.
  “我们这两个老东西的孙儿。是在说老夫子的夫人也来了么?还是……”
  越想,李玄经觉得越不对劲。
  老夫子被称作池鱼老魔,是魔教前任教主。那他之前为何还让自己选择去巫宗还是仙道宗?
  为何这么多年他从没有教过自己修仙,而是只教了自己算命?
  我是他的孙子,还是只是当作孙子?
  昊天真人到底为什么要杀自己,还叫自己孽障?
  再联想到自己身上的巫珠和那本玄经之书,巫珠是魔教之物,玄经经书更像是仙家之物,为何自己会有仙魔两家之物。
  渐渐的,李玄经觉得自己似乎并不只是海边小渔村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孤儿,太多太多的问题,甚至关系到自己的身世。
  自己是谁?自己的父母是谁?
  李玄经很小的时候一直在老夫子身边念叨,老夫子却只是笑笑说不知道。如果父母只是很普通的人,为何又能留下巫珠这样的东西和那本经书?
  他感觉到自己隐隐约约越来越接近了答案,这个答案让他有些冷,有些害怕。
  李玄经正思索着,突然几道身影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几人属于不同阵营,相互对视一眼,有些吃惊,却也微微一笑化解了尴尬,并未出手。看.毛.线.中.文.网
  来到李玄经身边的不是别人,李嫣然、顾长青、大师兄张天顺、二师兄楚辰、小石头师兄,甚至只有数面之缘的公孙也来到身边。
  “你们……怎么来了。”
  李玄经心中已经感动不已,如今见到这么多朋友来到面前,不用言说,自然是知道他们是何意。
  “玄经师弟,你还是赶紧找机会离开琅琊仙山,待掌教消了气再说,师父也是让我这么转告你的。”
  小石头师兄第一个开口。
  “对啊,你赶紧离开吧,再不走,掌教真人还是会问罪于你。”
  楚辰师兄也是有些焦急,方才他便在顾师兄之后便杀入此地。亲眼目睹了昊天掌教持剑斩向李玄经那一幕。
  “我……”
  李玄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低头沉默。
  “快走吧。”张师兄没有多说什么,只道出三个字。虽然这几年二人只见过一面,但仅仅三个字,就已经比千言万语更加真实。
  顾长青站在那里,看向他,表情十分复杂,出于职责,他应该拦下李玄经,而出于感情,他也希望玄经师弟赶紧离开师门,才能活下来。
  他不明白掌教真人为何会如此动怒,孽障一词也用得有些过了。
  就算师弟放了魔教之女,但是却也禀报有功,理说应当交与刑罚堂定罪,怎会由掌教亲自动手,还是在如此关头?
  “哎呀,李师兄,我和你一起离开好不好。”
  公孙露出花痴脸,先前靠了过去,却被一直沉默不语的在场唯一的巫宗弟子李嫣然挡到一边。
  李嫣然听着几人说完,看向李玄经,双目早就湿润,方才那一剑,她真的以为李玄经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陷仙剑下,就连她的爹爹都扛不住,何况只是大药境界的李玄经?
  “跟我回巫谷吧。”
  李嫣然双目含情,注视着李玄经,李玄经也注视着她,两个人都是沉默了片刻,其他几人见到氛围如此,都没有出声破坏,悄悄退后了几步,把空间交给二人。
  “我不能走。”李玄经感动归感动,却是倔强地摇了摇头。
  他总归是想着姜凝雪,自己若是做了仙道宗的叛徒,那以后如何面对凝雪?他一直就未打算离开。他还有许多一直未想通的问题需要答案。
  何况天空中此时老夫子为了自己正在与昊天掌教苦战,自己怎能一走了之?
  “对不起……”李玄经突然转身,一把推开李嫣然道。
  “你先赶紧率人离开,昊天掌教不会饶过你们。”
  然而此时,顾师兄却站了出来,指尖金线一抖,言道:“你可以走,她不能走。”
  “顾师兄!”李玄经一把挡在李嫣然身前。
  “玄经,他们魔教杀了我们多少同门,怎么可能轻易放走!你让开!”
  顾长青手指金线旋转起来,就要飞向李嫣然。
  却听到身后一阵轰鸣之声。
  轰隆!
  陷仙巨剑与金人碰撞了无数回合,终于有了变化。只见昊天真人将陷仙剑的剑锋化作无数道剑光,伴随着自身真气,射向金人。
  而金人终究是显出了疲态,一个不小心,被万千飞剑轰飞了出去,撞在了不远处的建筑上,顿时毁了一片。
  “池鱼老魔,你也输了,今日谁都不能阻挡我杀了这孽障!”
  昊天真人冷哼一声,收回剑光,盯向那片废墟道。
  哗啦啦!
  废墟之中爬起来一道身影,却不再是一丈二尺高的金人,而是再次化作一名普通老者。
  “咳……你,当真是冰冷无情,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外孙……也要杀死,当年逼死苍穹之时,你也是这样一副嘴脸吧……秦冰冰是个好女孩儿,更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她一命抵一命都不能如愿,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却比虎还要毒……亏你还自诩名门正派之主,这么做实在是让天下人笑话!”
  李池鱼咳着血,从废墟中一步步走了出来,没走出一步,就言出一句,声音虽然有些颤抖,却也是用神念传出,整个登仙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绕了李玄经一命,我这就带人撤离琅琊山,从此只要我还活着巫宗便再也不踏入你们仙道宗一步,可否?”
  李玄经在远处听到了老夫子的言语,已经失了魂:“老夫子……你……你在说些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周围一群人也是纷纷看向失魂落魄的李玄经,就连魔教弟子看待他的眼神也有些同情。
  “亲外公斩杀自己的亲外孙,当真是昊天小子的风格,有趣有趣。”
  远处,看热闹的老疯子玉齐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真相惊呆了。
  

Snap Time:2018-12-14 17:28:50  ExecTime:0.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