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三百八十八章 林证明霁色城中增暮寒(19-01-22)      第三百八十七章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19-01-22)      第三百八十六章 思君如满月夜夜减清辉(19-01-22)     

第一百零四章 解毒靠自己系铃人还情


  第一百零四章解毒靠自己,系铃人还情
  李玄机暗暗有些无语,多大仇多大恨,不就偷看了一眼洗澡么?再说自己不也没看清楚么?
  念力转向丹田处,微微一凝,藏在丹田处的鱼珠果然再次冒出一股黑焰,朝着变蓝的经络血脉处蔓延了过去。看1毛2线3中文网
  很快,变蓝的经络和血脉恢复了正常,他的手脚渐渐有了知觉,对周围的感官也回来了,有些微凉,似乎躺在床上。
  睁开眼,果然是自己的屋子。
  手脚的知觉渐渐恢复,他支撑着身子坐起来。
  “你?醒了?”
  一个声音在耳畔响起,幽暗的房间里,李玄经吓了一跳,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
  “快躺下!以防毒气攻心!”
  一个黑影从一旁猛地串了过来,一把摁住李玄经的肩膀,想要帮他躺下。
  然而李玄经却已经看清是谁,笑了笑,伸手挡下了对方的好意,言道:
  “二师兄,放心吧,我没事了,我百毒不侵,璃儿师姐的毒毒不倒我。”
  黑影在窗户前的月光下显出模样,正是二师兄药方,他闻言一把掐住李玄经的脉搏。
  “咦?脉搏平稳,不卑不亢,确实没有中毒的迹象了。”
  说完,药方拆开了绑在李玄经胸前的纱布,伤口已经在秋水长老的医治下愈合,而伤口附近变黑的那一块儿此时已经消失不见。
  “这怎么可能?”
  药方作为丹霞峰的二师兄,自然是懂得药理。
  “师父都解决不了的毒,你是怎么解决的?”
  “秘密!嘿嘿!”李玄经挠了挠头,旋即想到什么,开口问道。看1毛线3中文网
  “姜璃儿师姐呢?她怎么样了?我好像下手有点重了。”
  “你呀你,你也不知道怜香惜玉,你不是一直在追她么,怎么还要和她比斗?她没事儿,只是有些脱力,有师父的丹药,休息一夜就好。”
  药方无奈地摇了摇头。
  “其实……”李玄经刚想开口解释他当初确实是认错人了,现在姜璃儿只是他的师姐,并不是那么一回事。门外却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二师兄连忙去开门,一开门,门口站着濮阳子上师和姜璃儿,还有大师兄。
  “师父……”
  “嗯,药尘怎么样了?”濮阳子上师微微点头,推着一脸不情愿的姜璃儿进了门。
  气氛有些为妙,药方一眼就看出来姜璃儿师妹一脸的不高兴,小嘴撅起,一句话也不说,看向大师兄,露出询问的眼神。
  药引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瞟了一眼师妹和师父,药方立刻明白姜璃儿恐怕来之前就被师父训斥过了。
  “哦,药尘师弟还在床上,刚才醒了一下。”
  药方想起方才开门前师弟的请求,言道。
  “什么?醒了?千万别让他动,以免毒气攻心,可就回天乏术了。我这就让璃儿给他解毒。”
  濮阳子微微有些吃惊,看了一眼屋内,见李玄经还躺在床上,松了口气,推了推身旁的女儿。
  “璃儿,你惹的祸,还不赶紧给师弟解毒道歉?”
  姜璃儿撅着红唇,百般不愿地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丸,在父亲的注视下不得不上前给药尘喂药。
  然而当她走上窗前,想要把解药送进药尘嘴里时,却发现药尘躺在床上,似笑非笑,正瞪着眼睛看着自己。
  “你……你,你怎么可能醒!”
  方才听到二师兄说药尘醒了一下,她本以为不过是他回光返照,可没想到药尘竟然跟没事儿人似的躺在床上仿佛在看自己笑话。
  姜璃儿气不过,扔下药丸一巴掌就要打上去。
  哒。
  然而还没挥下,就被身后的父亲一把拉住。
  “璃儿你要干嘛!还不赶紧喂解药?”
  “喂什么解药!他根本就是百毒不侵!我说了你们还不信!”
  姜璃儿一脸委屈地看向身后的父亲,看向大师兄,怒道。
  濮阳子闻言微微皱眉,看向床上,大师兄药引也是看了过来,李玄经知道装不下去了,连忙起身行礼。
  “师父,我没事。”
  濮阳子没有言语,上前检查了一番,这才皱着眉问道:“你真没事了?你这毒?”
  “可能是我小时候在海边玩耍,捡到过一个奇怪的生物吃了,自从那时起,我好像就很少生病,来到仙道宗,多亏了师姐的照顾,我才知道自己百毒不侵。”
  李玄经解释道,着重说了照顾二字。
  本以为师父会问起为何,可此时一抬头,却见到师父和身后的大师兄用一种古怪的表情看着自己。
  片刻之后,濮阳子叹了口气,道:
  “倒也是天选之子,运气如此。药尘,为师待你也不薄吧?”
  “是。”李玄经毕恭毕敬答道。
  “你觉得璃儿的样貌如何?”
  濮阳子突然开口问道一句不着边际的话。
  李玄经不解,却也点头答道:
  “师姐貌若天仙,整个仙道宗里能和师姐容貌比肩的恐怕只有楚仙子。”
  听到徒弟夸自己女儿,濮阳子还是十分满意的,随后笑眯眯地问道:
  “嗯,我的女儿十分优秀,虽然你才入师门,却也还不错,如今第一次地门大比就进入前五。你和璃儿的事,我已经知晓了,既然已经发生,那便是天意,你们都已经到了年龄,过些日子,选个良辰吉日,便让你们二人结为道侣,你看如何?”
  “!!!”李玄经愣住了,半天没有说话。
  怎么师父会突然说这些?
  “爹!女儿不嫁!”
  听到濮阳子突然如此说,姜璃儿满脸委屈,眼看就要哭出来了。
  “胡闹,女孩子的名节岂能儿戏?婚姻大事一向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决定了。”
  濮阳子微微皱眉,看向身前的姜璃儿,训斥道。
  “女儿就是不嫁!女儿喜欢的人是楚师兄!”说完,姜璃儿一甩袖子,竟然哭着冲出了屋去。
  李玄经看着姜璃儿冲出屋去的背影,还在愣着。
  濮阳子却是叹了口气,随后和气言道:“药尘,你好好休息,璃儿那边我去和她好好谈谈,尽快养好伤,地门大比的下一轮比赛三日后开始。”
  说完,濮阳子转身也是离开,大师兄和二师兄却没离去,纷纷行礼恭送。
  “大师兄,这……是个什么情况?”
  

Snap Time:2019-01-23 21:12:07  ExecTime:0.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