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入城主府拷问林开元(18-12-16)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帅字仁义楚家忆故人(18-12-16)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询问楚仙人玄经知其路(18-12-16)     

第八十四章 修行遇难题渐渐变透明


  第八十四章修行遇难题,渐渐变透明
  李玄经闭上眼很快进入了入定状态,周身环绕丹田处竟然形成一个黑色的真气漩涡,如往常一样,那块儿古怪的石板和黑色的鱼珠都已经悬浮于他身前。看1毛线3中文网
  他感知到丹田处的旋转,随后下意识地像身体外的石板看去,想要琢磨个究竟。
  突然,他醒悟过来。
  为什么自己闭上眼能看得见身前的石板和鱼珠?
  他突然愣了,这是他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看,与肉眼去看有所不同,虽然闭上眼,可却也明确地知道自己身前的一切,虽然看不见,却可以十分肯定那里悬浮着石板和鱼珠。
  他吃惊不已,随后想要去感知丹田。
  这一下,他更加震惊了。
  他这回感知丹田是他的主观意识,可是实际上他等于是用了那双无形的眼睛去看了身体。
  镜照内观!
  李玄经突然想起了之前经书上描述的第二个修行境界,内照境。
  他下意识地看向丹田处,自己的本命神符仍然只是一笔阴爻,没有丝毫进展,每每凝结第二笔的真气都会被鱼珠和石板吸走。
  他睁开眼,控制着从入定中出来,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他连忙找出自己的无字天书,然后打开了那卷经文。
  “果然,镜照内观,内照己身,如同观镜中花一般,便已入内照境,可是,我的本命神符怎么办?不是说从筑基境到内照境按照师门所述,必然会觉醒本命神符?”
  他连忙放下经书,再次闭上眼入定,镜照内观,他看着自己身体里的每一部分,就如同照镜子一般,如此明澈,却又与感知不同。看。毛线、中文网
  这是一种观想,一种看见。
  他再次看向丹田处,这一次,他看得更清晰了,仍是只有一笔阴爻。
  他再次睁开眼,这一次,他没有继续修行下去,而是穿上鞋往屋外走去,心中忐忑不安。
  李玄经直接去了洗心堂,恰好,顾师兄正好在堂中忙碌,见到李玄经来了,笑了笑便接待进后堂。
  “怎么,师弟有时间来我这里了?最近我听说你可是修行如同着了魔啊。是因为那次任务出去受刺激了?”
  顾长青看着李玄经笑了笑问道。
  李玄经尴尬地挠了挠头,确实,自从从天妖遗迹回来之后的半年里,他很少来洗心堂这里了。
  “确实有点,各位师兄师姐都太厉害了,遇到危险,我只能干看着着急……”
  “哈哈,我第一次和那些天才出去也是备受打击,不过么……”
  顾长青看着李玄经声音拖长了一些,微笑着言道。
  “不过修行是个徐徐渐进的过程,师弟才入门一年,不需要太过着急,就算开始比别人慢,也不代表后来就会比别人修行慢,天资并不代表一切。”
  “顾师兄所言甚是,受教了。”
  李玄经连忙点头称是。
  “师弟这些日子不见倒是变得客气了,说吧,今天来找我有何事?”
  顾长青问道。
  “顾师兄猜到了?”
  李玄经微微吃惊。
  “你成天闷着头修行,必然是修行上遇到了麻烦或者问题,这不难猜。”
  “顾师兄,你说,有没有可能不凝结本命神符便突破到第二境界内照境的?”
  李玄经连忙问出自己心中疑惑。
  顾长青闻言微微皱眉,答道:“据我所知,只要是修炼本门功法入门,修炼到内照境都会必然觉醒本命神符。你遇到这个麻烦了?”
  顾长青元神外放,感知到了李玄经的修为,微微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个师弟如此努力了半年,竟然还未凝结本命神符,想来是被天资所累,之前筑基不算慢,还以为他天资不错……可惜了,如此好心性的一个孩子。
  “没有没有,我就是问问,我修炼了这么久还未凝结出本命神符,所以来问问有没有这种可能。”
  李玄经连忙解释。
  顾长青闻言,起身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言道:
  “师弟,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只有坚持本心,一路向前,才能踏足仙路,修仙长生。你虽然现在修行慢了些,切忌投机取巧,走些歪门邪道,一步一个脚印,便是坦途。”
  李玄经感受到顾师兄的安慰,点了点头,表现出自己要继续努力的神情,心情却在打鼓。
  既然不可能未凝结本命神符就突破筑基境,那为何我能镜照内观?
  ……
  从顾师兄这里没得到答案,他只能回返,后来也曾问过二师兄和大师兄,二人皆是面露古怪的神情给自己解释,随后安慰一番,所言与顾师兄无差,都是鼓励自己不要走歪路,慢慢来。
  他不敢问师父,怕暴露些什么,便也无人可问,只得埋头继续苦修。
  ……
  ……
  时间如梭,山中无岁月,转眼,已经是李玄经来到仙道宗的第三年。
  他每天除了苦修,就是帮师父炼丹,可是他的修为却止步在筑基境,就连第二笔符文都未凝结出来。
  二师兄楚璟辰见到他就会安慰他,大师兄则是摇头叹气,而之前对自己多了几分兴趣时不时回来嘘寒问暖的姜璃儿师姐,也已经半年再未见过。
  李玄经觉得自己仿佛成了大家眼中的空气。
  除了每天去五谷堂吃饭的时候,大家都会背后偷偷笑他。
  入门三年,还未入内照境,李玄经已经从第一位仆从闯关成功的这个令人刮目相看的身份,变成了大家口中的笑柄。
  百年来最弱的门人,就连那个曾经欺负过他的纨绔子弟许胖子许三丰,也是一年多就凝结了本命神符进入内照境。
  时间一久,他便很少出现在五谷堂,而是自己在屋外搭了个炉灶,偶尔下山去准备些食材,自己做饭,自给自足,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
  渐渐的,他便成了仙道宗众人眼中的空气,甚至连二师兄都很少再见到李玄经了。
  倒是濮阳子师父没有说些什么,还是如常地指挥着他打下手,每天倒也过得充实。
  就这样,李玄经便已经入门了三年。
  第三年开春的某一日,他如往常一样去帮师父药庐做事,却在闲暇时被濮阳子师父叫到一旁,询问了一件事。
  

Snap Time:2018-12-18 03:23:15  ExecTime:0.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