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云中弱水  择仙录最新章节  择仙录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择仙录最新章节第二百六十一章 夜入城主府拷问林开元(18-12-16)      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帅字仁义楚家忆故人(18-12-16)      第二百五十七章 询问楚仙人玄经知其路(18-12-16)     

第三十九章 修行练气易小偷偷鱼珠


  第三十九章修行练气易,小偷偷鱼珠
  嘤咛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李玄经很多天,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察觉到自己每次入定结束后,似乎都会深呼吸一口,如同溺水之人突然喘上第一口气一般。wap.
  嘤~
  这一日,李玄经正在坐忘中,却突然觉得应该想一想嘤咛到底是什么。
  于是,仿佛水到渠成一般,他第一次从坐忘中自行苏醒,而不是如睡醒一般。
  这一次,他听到了自己的那一声“嘤”。
  “坐忘成嘤咛,原来这就是嘤咛!”李玄经喜上眉梢,开始修行已经过去一旬,今日总算是有所成!
  “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李玄经再次打开修行入门仙法书绢,突然发现之前显现文字中的介绍筑基境的文字旁,多了一些小字!
  他连忙借着月光,贴近了仔细看了起来。
  “坐忘成嘤咛,便可自行控制入定,此时即可吞吐灵气至丹田之处,三十六口唯唯诺诺,直到丹田处气之感觉显现,便尝试着感受那股气在丹田处凝聚你的第一笔,三笔完全凝聚,既是筑基境成,待渡过**天劫,此三笔始元之气便会自行组合成你的天命属性。”
  李玄经小声念了出来,松了口气。
  还以为这本一百贡献点兑换的入门修行卷一点用没有,原来是修为到了,那段内容才会详细显现。
  想到这里,他哪能睡得着?立刻回到自己的床上,再次调息进入入定。
  有了第一次自行控制,果然可以行云流水般入定自如。
  很快,他便开始了吞吐。
  似乎比想象中更顺利?
  能自行控制入定后,最关键的变化,便是脑子可以想,却如同一个旁观者一样不会影响入定的空明。
  凝气?
  他很快便在丹田处感受到的气感!自己在幻境之中的经历果然有效。
  这么简单?
  ……
  ……
  “嗯?”
  濮阳子正在自己房中打坐。
  虽然他修的是上古外丹之术,却也是旁支,乃是外丹辅助内丹,也要打坐修炼。
  可是此时却察觉到整座丹霞峰的灵气都在往一处凝聚!
  他微微皱眉,感知向那个位置,却发现一片混沌,感知不清楚。
  然而正当他想将元神感知更靠近那里之时,却发现一道漩涡,如同无底黑洞一般,差点没把自己的元神吸走!
  濮阳子顿时惊出一生冷汗,猛地收回自己的元神。
  是何人?
  这回,濮阳子起身,出了自己的屋子,看向不远处。
  竟是那几名弟子房间的位置。
  “李玄经?”
  濮阳子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此子不是刚开始修行,怎么就能有如此动静?”
  正要上前一探究竟,一道黑影出现,停在他的门前。
  叹了口气,濮阳子微微点头,重新关上房门,不再管那灵气之事,反正丹霞峰灵气浓郁,这一点并不影响他的药田。
  ……
  ……
  丹霞峰位于仙道宗琅琊仙山的偏远之地,可是却也属于仙道宗。
  丹霞峰灵气异常,除了丹霞峰之主濮阳子有所察觉,自然整个仙道宗的主人亦是有所察觉。
  琅琊仙山最高处,最为神秘的留仙殿中,此处云雾缭绕,举头便是明月,仿佛伸手可摘,人间仙境一般。
  这里又被称作留仙仙宫,只有历代的掌教才有资格在此修行和议事。
  留仙殿修炼室中,昊天真人正在调息,感受到远处丹霞峰的灵气流向,顿时睁开了眼睛。
  他是仙道宗掌教,持有仙道宗护教法宝,所以仙道宗灵气本由他控制。
  “是何人能自行吸引如此庞大的灵气?莫非是濮阳子突破了?”
  昊天真人微微皱眉,起身一甩拂尘,一道流云腾空而起,载他腾云而去,直奔丹霞峰。
  丹霞峰此时天地之间,淡淡的云气盘踞在一间低矮的房屋上,形成一团云旋。
  “竟然不是濮阳子?”
  “是他!”
  昊天真人元神微微察觉异样,一股奇异的吸力竟然吸引着他,收回元神,他驾云上前,到了屋子窗前。
  定睛看去,竟然是一颗黑色的珠子悬在那少年头顶,那股奇异的吸力便是那颗黑色的珠子所发。
  “珠子?他?莫非这就是那颗巫珠!”
  昊天真人顿时想伸手抓取那颗黑色珠子,却发现这颗珠子突然停止了吸收灵气,缓缓落在那盘坐少年的丹田处,竟然融进了他的身体。
  而此时,少年也突然转醒。
  昊天真人连忙收回手影,转身迅速腾云而去。
  “哼!这次就绕过你!”
  飘向远处的昊天真人冷哼一声,云遁而去。
  ……
  ……
  丹霞峰李玄经屋内。
  方才李玄经刚开始凝气于丹田,很快便发现丹田之处渐渐有一笔凝型,本来他真高兴,突然却感觉到自己身上一动,就像一直老鼠从身体里窜了出来,随后便感觉到自己丹田之处的灵气大部分都被这个小偷偷走。
  气愤之余,他连忙结束了入定,却并没有发现屋内有任何异常。
  然而他在身上一摸便发现问题了。
  自己随身佩戴的那颗鱼珠不见了!
  “东西呢!莫不是真的来小偷了?”
  李玄经百般搜寻屋内,却毫无所建,顿时着急了起来。
  每天回到房屋时,他都要小心检查一番身上贴身携带的玄经和鱼珠,可是今天这东西竟然不见了!
  想到刚才入定后那股老鼠从身体上串出去的感觉,他心里突然有了一丝想法。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李玄经再次回到床铺上,盘腿入座。
  进入入定开始凝气运气于丹田的瞬间,他立刻再次感觉到身体上有一处位置有一样东西从衣服里窜了出来。
  只是这一次,他清晰无比地确定了那个小偷的位置。
  因为这一次,不再是在身上糊乱窜,而是从裤腰带的位置,丹田处,猛地钻出自己贴身衣襟。
  他立刻睁眼退出入定,想抓住这个小偷,却发现四周什么都没有。
  李玄经皱了皱眉,站起身来。
  屋内没准备烛火,他只得站在窗前敞开衣襟看向自己的肚皮。
  这一看,他目瞪口呆,因为不知怎的,他那从来没有任何胎记的身上,此时肚脐眼下三寸左右的位置,出现了一颗眼珠那么大的痣!
  

Snap Time:2018-12-18 02:44:26  ExecTime:0.0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