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455章 扶桑也有好人


  紫纱微微点了点头:“我会告诉司鸿初的。”
  “紫女士能相信我,我非常高兴。”石原浩像是松了一口气,笑着道:“我觉得,我们真的不应该成为敌人,你能信任我,或许会是我们双方转变关系的一个开始。”
  紫纱冷冷的问了一句:“你能代表纮州会吗?”
  石原浩不明白紫纱的意思,犹豫片刻,才答道:“不能。”
  “那么就是说,你做的什么事,并不能代表其他扶桑人有同样的愿望!”顿了顿,紫纱接着道:“或许这一次你帮了司鸿初,但将来有可能大家仍会成为对手!”
  “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希望大家公平竞争!”
  “但愿如此。”紫纱说着,缓缓站起身:“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回去了。”
  “麻烦你一定告诉司鸿初……”石原浩仍有些不放心,再次叮嘱道:“藤原望间斋龙也明天就会去找司鸿初的麻烦,不过他未必亲自动手,而是会派第二十刃中岛永泰。”
  紫纱离开咖啡屋,没有直接回到住处,而是先在附近绕了一圈,确认石原浩没有跟踪自己,这才回去,然后直接找到曹珮如:“有人要杀司鸿初!”
  曹珮如微微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的?”
  “我偶然认识了一个扶桑人……”叹了一口气,紫纱有点无奈的道:“这家伙消息挺灵通的,竟然还知道新余巷那档子事,也正因为如此,他才知道二十刃会对司鸿初出手。”
  “紫纱,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下……”曹珮如打量着紫纱,若有所思的道:“我们跟扶桑人本来没有交集,无论所谓纮州会,还是什么二十刃。不过,我们帮司鸿初突击和风料理,等于是跟扶桑人已经结仇了,而扶桑人素来狡诈,我觉得你不要轻信。”
  “我觉得扶桑人也有好人,至少我遇到的这一个,和其他扶桑人就不太一样。”寻思了一下,紫纱又道:“就像曹姐你说的一样,我们事实上跟扶桑人已经结仇,如果我们在扶桑人内部有一个眼线,至少没有什么坏处吧!”
  曹珮如点点头:“那倒是。”
  “不能否认,扶桑人可能会耍弄阴谋,不过至少这一次应该不是。他只是提醒司鸿初注意安全,这无论如何也不是坏事。”顿了顿,紫纱接着道:“如果,明天确实有一个叫中岛永泰的扶桑人去杀司鸿初,可以证明我认识的这个扶桑人是可靠的。”
  “我知道了。”曹珮如看了一下时间,又道:“现在有点晚了,明天我再告诉司鸿初。”
  第二天一早七点多,曹珮如果然给司鸿初打去电话,当时司鸿初还躺在宿舍的床上朝拜回龙教。
  司鸿初迷迷糊糊的问:“森么事啊?”
  “扶桑人的秘密组织纮州会,有一个盟友是二十刃,全都由武士组成。他们的首领称作第一刃,名字有点怪,叫藤原望间斋龙也……”
  “这些我都知道了……”司鸿初说着,打了个哈欠:“一大早晨打电话,就为跟我介绍这个?”
  “二十刃已经来了国内。”顿了顿,曹珮如一字一顿的提醒道:“我得到消息,说他们的首领可能想要见你,而且还带来了一个杀手叫中岛永泰。”
  “行了,我知道了,没什么事我就撂了……”司鸿初又打了个哈欠,随后不管曹珮如是不是还要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睡觉的时候,司鸿初不关心任何事,哪怕火上房都不会醒,更别说是这么一档子事。
  于是,司鸿初继续回笼,等到八点来钟,才在闹钟的嗡鸣下很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
  马上就要上课了,已经来不及吃饭,司鸿初草草穿好衣服,正准备简单洗漱一下,又接到了一个电话:“你现在忙吗?”
  “张云茹?”听到是美女打过来的,司鸿初马上精神了:“有什么事吗?”
  “我想和你谈点事,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有时间。”司鸿初当即决定旷课:“你说吧,几点钟,去哪里。”
  “不如九点三十吧,我去你们学校找你。”顿了顿,张云茹问道:“菁华附近有没有清静点的地方?”
  “怎么清净?”
  “就是没什么人,方便谈话。”
  司鸿初心头登时升起了一个想法:“这是要跟我告白吗?”不过,司鸿初立即否定了这种推测,张云茹没有理由突然对自己发花痴。
  大家有些日子没见面了,基本也没怎么联系,张云茹肯定是有事找自己,于是司鸿初回答道:“去新余巷吧,那里有一家辰唯料理,平常根本没人去!”
  张云茹立即道:“好,不见不散。”
  放下张云茹的电话,司鸿初隐约想起,似乎曹珮如也给自己打过电话:“藤原望间斋龙也……中岛永泰……他们要来杀我?”
  司鸿初准备给曹珮如打个电话,把事情问清楚,还没等拨号,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
  司鸿初担心耽误事情,关掉了手机上的防火墙,结果经常接到一些莫名其妙的电话。
  司鸿初本来以为又是一个推销电话,接起来正准备挖苦一番,里面传来王一刀气急败坏的声音:“你麻痹的……”
  “你麻个痹!艹!”司鸿初火了:“你特么一大清早给老子打电话找不痛快是吧?!”
  “司鸿初,我没得罪你吧,正相反,老子还挺给你面子!那次在慈善晚宴,你特么一再找茬挑事,老子都没把你怎么样!”顿了顿,王一刀咆哮着质问道:“你特么干嘛背后捅我一刀?”
  “我什么时候捅你了?我要是捅你,你能活到现在?”
  “你特么别在这跟我装糊涂!”
  司鸿初破口大骂:“我装你麻痹糊涂!”
  大早晨的,司鸿初就这样在电话里跟人破口大骂,林弘扬本来想过来问问怎么回事,一看到司鸿初凶恶的眼神,马上又躲到一旁去了。
  “算了,我不跟你犟,司鸿初,你敢不敢当面出来对质?”
  “对就对,我怕你呀!”司鸿初毫不犹豫的说出了一个地方:“你敢不敢去新余巷辰唯料理!”
  “我有什么不敢去的!”
  “艹!”司鸿初提醒道:“别特么忘了你们上次在那死了多少人!”
  王一刀毫不示弱:“要是不把事情给我解释清楚,你今天就特么也死在那吧!”
  司鸿初马上道:“好!九点整,不见不散!”
  司鸿初跟张云茹约在辰唯料理,是因为辰唯料理实在没生意。而跟王一刀也约在那里,是因为上一次新余巷血战让郭正毅集团损失了不少人,这样可以杀一下王一刀的威风。
  结果两件事情就这样撞到了一起。
  刚到九点,司鸿初已经来了辰唯料理,本来担心还没开业,却发现早已经开门了。
  尽管一直没什么生意,也尽管上次死了很多人,院辰唯却很勤劳,每天正常营业,从不偷懒。
  此外,她把店里店外收拾得干干净净,到处都是垃圾的新余巷因为这间店的存在,似乎也变得干净了不少。
  走进辰唯料理的同时,看着华夏人自己丢下的垃圾,和扶桑人清扫得干干净净的巷子,司鸿初突然有点尴尬。
  网上有很多愤青天天吹牛
  逼,一会要平了M国,一会又扬言灭了扶桑。
  他们往往先看扶桑爱情动作片身体炉管,然后再隔空对着其他国家精神炉管。他们认为,华夏一直在打一盘很大的麻将,如今这盘麻将就快要和了,因此华夏君临天下指日可待。
  如今,其他所有国家都已经屈服于华夏的淫威,不是M国总统哀求华夏手下留情,就是扶桑首相被吓得屁滚尿流。到各大军事论坛去看看,入目全是这样的标题。
  如此这般双重炉管,让这帮傻
  逼达到双重高
  潮之后,跟刚抽过白面的瘾君子般飘飘欲仙。也正因为就像吸过毒一样,他们的智商格外低下,所以从来没有质疑过,为什么华夏这个国家这么牛掰,护照却是全世界最不值钱的。
  全世界没有几个国家给华夏以免签待遇,华夏人想要去发达国家必须办签证,而很多签证条件近乎苛刻。
  与之相对应的是,M国公民全球免签,不管想去任何一个国家,只要拿着护照买张机票就可以。更加讽刺的是,扶桑人凭借本国护照可以免签进入华夏,华夏人想拿到扶桑签证却得提供资产证明、在职证明、房产证明等等一大堆证明,以证明自己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不会赖在人家国家不回来。
  一个国家是否真正有实力,体现于这个国家的公民是否有尊严,也体现于这个国家给世界带来了什么,而不是那些虚无缥缈的GDP数字和藏在深山沟里从没有人见过的神秘武器。
  如果说M国牛
  逼,其实不是因为M国经济多么发达或军队多么强大,其实这只是能继续牛
  逼的保证。M国公民只凭着一张护照能走遍全世界,只要说一声“我是M国公民”就没有人敢招惹,而且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角落能吃到肯德基和麦当劳,甚至还能看到M国大片……这才是真正的牛
  逼。
  如果离开这些软实力的体现,只能做一场醒不来的梦。
  院辰唯看到司鸿初,急忙迎了上来:“怎么这么早啊!”
  “有事。”
  “请问你想吃点什么?”
  “我已经饱了,被人气饱了!”司鸿初摆摆手:“我来你这是为了跟人谈点事情!”
  院辰唯很失望:“哦。”
  瞥了一眼院辰唯,司鸿初觉得有点过意不去,递过去了一百块钱:“这个就算场地租金了。”
  院辰唯犹豫了一下,把钱收了起来:“你没吃东西,按说不该收你钱,不过我这里没生意,店铺租金和水电都要花钱的。”
  司鸿初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是吗。”
  尽管凭空赚了一百块钱,院辰唯却仍然不开心,因为司鸿初不喜欢自己做的菜。轻叹了一口气,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武士,上次的事……你怎么样了?”
  “你叫我武士?”回想起当日血战,司鸿初呵呵一笑:“哦,对了,我确实算个武士。”
  “你没事吧?”
  “我还好。”顿了顿,司鸿初问道:“倒是你,怎么样了,没受伤吧?”
  “我把店关了,然后趴在门缝上,看着你们厮杀……”叹了一口气,院辰唯轻声道:“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不过……现在想起来,真是惊心动魄。”
  “你没受伤就好。”
  当天死了那么多人,整条巷子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如果是普通女孩子看到,只怕要被吓得失魂落魄。但是,院辰唯虽然也有些心惊,大体上却还是很镇静:“后来,我看到你们冲出去,就知道是平安离开了。本来我想问问你受伤没有,可又不知道你的电话……”
  “你怎么这么关心我?”
  “你是我这里的客人吗,我当然要关心了。”院辰唯一边说着,一边仔细打量着司鸿初:“看起来你好像没什么事!”
  “受了点伤,不过没有大碍。”
  “那我就放心了。”
  司鸿初看着院辰唯,有点奇怪:“你不害怕?”
  “我从小就跟刀打交道,没什么好怕的,只是从来还没见过那么多血。”
  “跟刀打交道?你在扶桑是做什么的?”
  院辰唯听到这个问题,表情有点慌乱:“那个……要是没什么事,我去后面忙了。”
  院辰唯前脚刚离开,王一刀后脚就到了,还带着两个手下。
  “你特么的!”王一刀看见司鸿初,立即就要冲过来:“你敢背后捅我刀子,老子跟你拼了!”
  “尽管放马来吧!”司鸿初满面嬉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随后感慨的道:“过去好多天了,这里的空气还弥漫着一股血腥味,全都是郭正毅手下的!”
  王一刀听到这话,停住了脚步。
  “上一次,郭正毅派人在这堵击我,结果死了那么多手下。可惜当时王一刀你不在,否则我就当面捅了你……”顿了顿,司鸿初急忙纠正:“不对,我特么什么时候背后捅你刀子了,你不要诬赖好人!”
  

Snap Time:2018-12-18 02:45:30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