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406章 司鸿初你已经是我们警局的常客


  整个大厦都在震颤,玻璃渣和建材的碎渣刷刷掉落下来,行人一边惊恐的喊着,一边四下里逃遁开。
  突然,一声更猛烈的爆炸声响起,卷起一股厚重的烟柱,震得所有人的耳朵嗡嗡直响。
  只见顶层与大厦彻底分解脱离,随着这声惊天的巨响,竟然被强劲的冲天气浪硬生生的抬高,随后又落了下来。
  这个让人叹为观止的超强爆炸,带来滚滚热浪,司鸿初在楼下都能感到灼人的温度。
  大地在颤动,似乎整座城市都在颤动,顶层在瞬间被分解粉碎,砖瓦砂石漫天扬起,接着又纷纷坠落。
  浓烟如同一只狰狞的怪兽,瞬间吞噬了整座大厦,一时间震撼人心。
  爆炸的第一时间,司鸿初就喊金虎子:“快去看看你老板!”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金虎子已经离开了。
  司鸿初不敢耽搁,立即上了悍马,几乎也就在于此同时,大厦开始倾塌。
  路上到处都是纷乱的行人,不住地惊叫着,人人露出惊惧恐怖的神情,四散奔逃,躲避从天而降的砖瓦沙市的袭击。
  硕大的混凝土块、弯曲变形的钢筋,不住往下坠,经常有路人被击中。
  停在大厦下面的车子,被砸得变了形,报刊亭和一些路政设施更是被直接砸得粉碎。
  这个时候,司鸿初猛然间发现,曹如送自己一辆悍马是多么有先见之明。
  不断有东西掉落下来,在车体上发出“咚咚”的响声,不知道砸出多少凹陷,车子前盖更是坑坑坑洼洼如同月球表面一般。然而司鸿初自身却安全无虞,连一点擦伤都没有。
  司鸿初清楚地看到,一辆捷达轿车途径大厦下面,刚好被一块混凝土砸中,整个车体登时变成了铁饼。车窗变成蜘蛛网一样,扭曲成夸张的模样,上面沾染着刺目的血迹。
  司鸿初发动车子,一打方向盘,想要把车开走。
  然而,到处都是纷乱的行人,车辆也像没头的苍蝇一样乱撞,整条街路已经陷入了彻底的混乱。
  司鸿初刚开出没十几米,一辆帕萨特从侧面撞过来,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悍马的车门凹进去一块,但大体上并没有变形。
  帕萨特的整个前车体被挤压到一起,变得如同揉皱了的纸团,驾驶室彻底扭曲变形。看不到司机情况如何,但可以看到风挡玻璃上全是血迹。
  司鸿初只想尽快离开,不管对方如何,一打方向盘,调转车头想另外一个方向开去。
  然而还没开出多远,悍马就被一辆公交车挡住了,紧接着,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刹车声,司鸿初发现周围不断停下各式车辆。
  所有这些车,就像是一堆牙签散乱的扔在一起,根本理不出头绪。
  整条街路被彻底拥堵住,就算蚂蚁都难以通过。
  “艹!”司鸿初恼火的拍了一下方向盘,又向大厦看去,发现楼顶很平整,整个顶层已经被削平,正冒着滚滚浓烟。
  这简直就是一次完美的爆破,太具震撼性,没有任何生物能从顶层逃脱。
  郭正毅一直都留在办公室里,看样子当时没打算出去。就算他到了其他楼层,只怕也要受重伤。
  司鸿初深吸了一口气,一时间还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本来以为这个毒枭出狱之后要引发一场血雨腥风,却没料到一转眼就被人给炸死了。
  “什么人干的?”司鸿初脑海中立即升起这个问题。
  答案不难找,郭正毅固然势力庞大,却必然也有不少对头。即便他当年的手下,也有不少人想要干掉他。
  司鸿初马上想到陈老六,回想起陈老六挟持郭佳妮时紧张的样子,肯定是彻底激怒了郭正毅。既然郭正毅出狱之后不会饶过他,他就有可能先下手为强。
  尽管司鸿初不知道陈老六到底什么人,不过从搞出这样爆炸案的胆量来看,这帮毒贩子果然不是普通罪犯。
  司鸿初惦记着郭佳妮的安慰,马上拿出手机给郭佳妮打过去,然而那边传来的依然是移动客服小姐甜美的声音:“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艹!”司鸿初骂了一声,把手机摔在驾驶台上。
  爆炸发生不到十分钟,四处传来警笛声。
  紧接着,大批身穿黑色作训服的特警出现,穿梭在混乱的街道上。
  这让司鸿初感到很惊讶,警方的反应速度未免太快,就算附近有派出所或分局,可以马上出警,但调动特警却不是那么容易。
  现场出现的特警已有上百之多,调动这样庞大的警力,组织和动员需要一个过程,正常来说不应该这样快。
  只见这些特警手持武器,一边警戒周围,一边救援伤者,很快的来到司鸿初车前。
  一个特警敲了敲车窗:“你没事吧?”
  司鸿初苦笑两声:“没事!”
  车门已经被其他车辆堵住,几个特警费了很大力气,才把车门弄开,随后把司鸿初从里面搀扶下来。
  司鸿初安然无恙,告诉特警:“不用管我,你们去救其他人吧。”
  “不行。”一个特警告诉司鸿初:“我们把你送到安全地带。”
  其他特警继续去救援,另一个特警护送着司鸿初来到爆炸现场外围,这里已经临时设成救援场所,停放着许多救护车,医护人员正忙碌着。
  这让司鸿初更惊讶了,问特警:“这不会是演习吧?”
  特警冷笑一声:“要是演习,这成本也太高了吧?!”
  “可是你们的反应也太迅速了!”
  “我们事先有各种应急方案,一切都是按照方案执行。”特警把司鸿初送到一辆救护车前,又道:“让大夫给你检查一下吧。”
  “我没事,不用管我。”司鸿初仍然记挂着郭佳妮,提出:“我现在要回去。”
  特警立即摇摇头:“不行,你不能走。”
  “为什么?”
  “我们要对这起爆炸进行调查。”
  司鸿初有点火了:“你们怀疑是我干的?”
  “不是,当然不是。”特警安抚的笑了笑:“你是爆炸案重要目击者,我们需要你提供线索。”
  “这样吧……”看了一下时间,司鸿初匆匆的道:“我把联系方式留给你们,你们事后再找我,我现在真的有事,要赶紧回去!”
  “不行!”
  “我把学生证和身份证全压给你!”
  特警再次拒绝了:“你必须留下!”
  “你特么有病呀!”司鸿初按捺不住的吼道:“我把身份和联系方式留给你,你们随时都能找到我,为什么不让我走?”
  “先生你冷静一下。”特警摇摇头,态度依然温和:“你现在现场,保持着对案发最直观的记忆,能够及时提供给我们第一手线索。”
  司鸿初非常无奈:“可我现在真的有事……”
  “先生,这不是针对你一个人,而是所有在场的人都要做笔录。”顿了顿,特警接着道:“相信你也能意识到,这个案子的性质非常恶劣,有很多无辜市民伤亡,你也希望尽快把凶手绳之以法对吧?”
  “好吧,我可以配合你们工作,但我确实有事,该怎么办?”
  “这样吧,我安排一下,尽快给你做笔录。”特警正说着话,又有几个警察赶了过来,冷冷的问司鸿初:“你就是那个从悍马车上下来的吧?”
  司鸿初点点头:“请你跟我们来一趟。”
  “什么事?”
  警察面无表情的道:“马上你就知道了。”
  司鸿初没法抗拒,只得被几个警察带着离开。
  此时现场已基本得到控制,大批警察和医护人员穿梭往来,伤者得到医治,没有受伤的则由警方了解案发情况。
  司鸿初的待遇有点特殊,被请上警车后,直接带到了市局。
  随后,司鸿初被请进了一间“讯问室”,这让司鸿初有点戒备起来。
  严格来说,警局内调查案件的场所有两个,一个是“询问室”,另一个是“讯问室”。
  司鸿初过去不了解,全都当做审讯室。直到前几天跟张云茹聊天,司鸿初这才了解到,两个地方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区别可就大了。
  询问室是用来正常了解情况的,如果你碰巧遇到什么事情报案,警方也可以让你进询问室。
  但如果你被带进讯问室,就是说警方已经认定你身上有事,完全有可能施以一定的手段。
  在普通派出所或分局,如果办公场所面积有限,也就只有那么一间屋子充作审讯室。但在市局这样的地方,功能划分却很详细,两个地方绝对不一样。
  警方对司鸿初还算客气,既没上手铐,也没用老虎凳,而是请司鸿初坐下,还端上来一杯热茶。
  “没必要这样吧……”司鸿初看了看周围,发现有两台摄像机正对着自己:“你们怀疑是我制造了爆炸案?有证据吗?”
  一个警察冷冷的道:“我们没有这么说,不过你确实有些问题应该交代清楚。”
  司鸿初马上问:“什么问题?”
  警察没再说话,过了一会,讯问室的门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白色制式衬衫的警察,正是市局新任局长张定安。
  “又见面了。”张定安在司鸿初对面坐下来,语气有点怪异的道:“你总是有麻烦,已经是我们警局的常客,而且麻烦一次比一次大。”
  司鸿初叹了一口气:“这一次跟我真的没关系!”
  张定安缓缓摇了摇头:“不,关系很大!”
  

Snap Time:2018-12-18 03:13:24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