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342章 我还真就禽兽不如


  这个手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不管怎么回答,都有可能让司鸿宇发狂。三寸人间
  他惊恐的看着司鸿宇,体似筛糠,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来话。
  司鸿宇一把推开了手下,哈哈一笑:“其实,他们说对了,我特么还真禽兽不如!”
  手下们互相看了一眼,其一个壮起胆子问道:“那司鸿初和寻明院那边……”
  “这些年来,我让他们逍遥自在,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但这有一个前提,那是他们不能挑战我的位子。”司鸿宇说到这里,面部肌肉不断地抽搐,声音变得有些沙哑:“我才是当家人,我是挂冠堂唯一的当家人,任何人都不能反对!”
  司鸿宇说着,抓起酒瓶,用力摔在了地。
  这是一瓶顶级苏格兰威士忌,价值三万美元,破碎开之后,整个书房都弥漫着一股酒香。
  “寻明院现在去找司鸿初,是为了什么?”没有人敢回答,司鸿宇也不需要别人回答,自顾自的说道:“很简单,要扶持司鸿初位,继承挂冠堂的当家人!”
  还是没有人敢说话,整个房间如同死一般沉静,只有司鸿宇一个人在那发疯:“我可以跟司鸿初和寻明院不战不和,但如果这两方面勾搭到一起,别怪我司鸿宇下手无情了!”
  ……
  可以想见的是,司鸿宇被当做极度重犯,关押在一间很特别的审讯室里。
  这间审讯室布满了摄像头和录音器,能把司鸿初的一举一动和每一个声音记录在案,司鸿初自己则被关在一张硕大的铁椅,身体全部关节都被固定住,一动不能动。
  黑漆漆的金属紧贴着皮肤,传来一阵阵寒意,司鸿初用力挣扎了一下,这张铁椅甚至都没发出一点声响。
  可饶是如此,还有十几个特警环绕站开,把手里枪口对准了司鸿初。
  负责本案的警监,是市局一位副局长张定安,说起来,普通凶杀报案根本不用劳烦他这个级别的领导,很巧的是,110指挥心分派任务的时候,他刚好指挥特警在附近地区进行反恐演习,于是直接赶了过来。
  此时,警方已经把司鸿初的全部档案调出来,张定安在监控室里,看一眼屏幕的司鸿初,又看一眼手头司鸿初的档案。
  “只是一个普通大学生,虽然经常打架惹事,不过也不该犯下这么重的案子……”张定安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警察过来,弓下腰,毕恭毕敬的汇报道:“已经查清楚了,案发地点是一间扶桑料理店,已经很长时间没营业。至于现场的死者,全部都是扶桑人……”
  “扶桑人?”张定安闻言,眉头立即深深地拧在一起。
  也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随后另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局长,有人要见你,是部队的。”
  “部队的?他们来找我干什么?”张定安不耐烦地摆摆手:“没看见我正忙着审案吗,不见不见,让他们回去吧!”
  一般来说,警方与武警打交道较多,两者的领导经常交叉任职。
  海陆空军俗称大部队,与警方少有交际,也是在查扣违章军车或者处理军人犯罪的时候,双方才会有一些合作。除此之外,警方领导与军队官员之间的关系,多数时候都是私交。
  所以,听说有两个军人来找自己,张定安根本没往心里去。
  如果是朋友有事相求,直接打电话过来了,不可能直接登门。张定安估计,可能是哪个当兵的在外面打架被警方抓住,所在部队的领导跑过来要人。
  事实,其他警察的想法与张定安一样。
  十分钟前,两个身穿陆军军装的小伙子来到收发室,开门见山提出要见张定安。
  这两个小伙子,一个是尉,另一个是尉,对应政府部门的级别也是科级。张定安可是副局级干部,跟他们间隔了好几级。
  那个负责接到的警察回到收发室,告诉两个军人:“你们回去吧,我们局长现在有事。”
  一个军人冷冷的道:“算有事,也必须见我们。”
  “我都说过了,我们局长不见客……”警察打量了一眼对方,有点不耐烦的道:“你们要是有什么事,最好通过你们所在部队领导出面,别直接找到门要求见我们局长,难道我们局长是你们想见能见的?”
  另一个军人有点火了:“你这话什么意思?”
  警察重重哼了一声:“我的意思是你们太狂了点!”
  “我们的来头大得很,你惹不起!”第一个军人没有发火,只是语气依然冰冷:“你最好马让你们局长出来!”
  警察本来只是公事公办,不想因为工作的事情得罪人,但是听到这句话,却有点火了:“哎呀,果然挺狂,说说看,你们的来头有多大?”
  第一个军人没说话,只是把一张公放到警察面前,这个警察只看了一下公的落款,登时汗流浃背:“对不起,你们稍等,我马去通知局长!”
  这个警察回去见张定安的时候,张定安已经准备提审司鸿初了,这个案子性质太过严重,张定安决定亲自出马。
  等到这个警察把公奉,张定安看了一眼,眉头拧得更紧了:“这……”
  警察小心翼翼的问:“我们怎么办?”
  “让他们十分钟后去我办公室。”叹了一口气,张定安又吩咐其他警察:“把这个司鸿初给我看严了,要是出半点差错,唯你们是问!”
  十分钟后,张定安换了一身衣服,回了自己办公室,两个军人已经等在这里。
  他们看到张定安进来,开门见山道:“张局长,我们要和你谈谈司鸿初的案子……”
  ……
  沈鹏只以为司鸿初是杀了人,根本不知道和风料理里面是什么情况。
  看到警察把司鸿初给抓走,他不再感到害怕,反而隐隐有些兴奋。
  “司鸿初这下可倒霉了……”沈鹏远远的看着警察把和风料理团团包围,觉得这是一个天大的八卦,拿出手机打算发微博。
  也在这个时候,伴随着一阵轮胎摩擦地面的刺耳声音,一辆黑色轿车停在了沈鹏身边。
  车门打开,面下来两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径直来到沈鹏面前:“你是沈鹏,菁华大学系三班学生?”
  沈鹏警惕的打量着对方:“你们是……”
  对方没有回答,一个黑衣人问道:“是不是你报警,说这里杀人?”
  沈鹏轻哼一声:“怎么的?”
  “记住……”另一个黑衣人一字一顿的道:“从现在开始,你要当做这件事没发生过,不许对任何人提起。不管是你的老师、同学还是朋友,你不能透露半个字。”
  沈鹏不满的嚷嚷道:“我擦,你们谁呀,凭什么对我吆五喝六的?!”
  “警察。”一个黑衣人拿出证件,在沈鹏面前飞快的晃了一下:“记住我们的话,对你有好处。”
  “我擦,忽悠谁呀,警察有打扮成你们这样的吗?”沈鹏哈哈大笑起来,满不在乎的道:“你们这是打算拍《黑衣人4》?证件是不是在街头找小办的?”
  一个黑衣人突然掏出一把枪,抵在沈鹏的太阳穴,随后缓缓打开了保险:“其实我们真不是警察,这枪也是仿真
  枪,要不要试试看?”
  沈鹏玩过仿真
  枪,当枪口刚刚接触到自己,立即意识到这是真家伙。
  枪口散发着一股寒气,沈鹏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哆嗦,态度马怂了:“大哥,两位大哥……是我错了,咱们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开枪!”
  “我跟你打个赌……”另一个警察掏出一根烟点,抽了一口,冲着沈鹏吐出一个烟圈:“我们算在这里把你毙了,这件事也只是和没发生过一样!”
  沈鹏胆战心惊的道:“我……我信……”
  “这还差不多。”另一个警察表示满意,收起了枪,同时张望了一下周围,看了看有没有人路过。
  “大哥……你们……”咽了口唾沫,沈鹏小心翼翼的问:“到底是什么人?”
  “没告诉你是警察吗!”
  沈鹏很认真的道:“你们可不是普通的警察,你们一定……是某个特殊部门的……”
  “不要问那么多,对你有好处。”一个黑衣人看着沈鹏,冷冷的道:“总之,这个案子非常特殊,你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如果你对外界透露半个字,我们很有可能半夜去你家拜访你。”
  沈鹏突然想到一件事:“等等……你们刚才是怎么找到我的?”
  “手机定位。”顿了顿,一个黑衣人淡淡的道:“我向你保证,没用几分钟,我们已经把你查的底掉了。你高时和哪个女孩子谈过恋爱,你父亲昨天晚和什么人在一起吃饭……等等这些,我们全都知道。”
  沈鹏的嘴角不住的抽搐起来:“是……是吗……”
  一个黑衣人叹了一口气:“好了,说这么多……”
  “我能不能知道……”咽了口唾沫,沈鹏小心翼翼的问道:“你们会怎么处理司鸿初?这是不是杀人罪?”
  https:///html/book/49/49636/l
  

Snap Time:2018-12-14 22:12:38  ExecTime:0.0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