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326章 男儿何不带吴钩(三)


  司鸿初还是第一次这样使用异能,由于持续的时间又比较长,体力严重透支。
  此时,司鸿初的异能已经收齐,张世龙恢复了常态,听到“口供”二字,登时愣住了:“什么口供?”
  张云茹扬了一下那几张纸:“你刚才已经把所有经过都写下来了!”
  “放屁!我才没有!”张世龙根本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好像刚刚睡醒。见那份口供上有自己签字画押,他登时就急了,冲过来就要抢。
  张世龙胆子太大了,敢在警局这样放肆,本来已经坐下的张云茹一下站起来,也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根警棍,面无表情的迎向张世龙。
  张云茹用足了劲,抡起警棍,发出呼啸的声音。
  张世龙瞬间吓出一身冷汗,马上清醒了过来,浑身都在颤:“等等……”
  就在与此同时,他感到额头上传来一点凉意,张云茹手中的警棍已经冲着脑袋落下来,如果不是他及时开口,恐怕下一刻就头破血流了。
  张世龙口干舌燥,艰难的吞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的道:“警官别打人呀……”
  “你到了我们局子里,竟然还敢这么嚣张,过来抢笔录。”张云茹冷冷一笑:“就算你是富二代,这一次也救不了你。”
  “张警官冷静一下……”司鸿初惬意的坐在椅子上上,点上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反正我们已经拿到口供,我们不怕他翻案。”
  “什么口供?”张世龙感觉口干舌燥,也不敢开口要水喝,只能很小心地问道:“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能不能给我解释一下。”
  张云茹上下打量着张世龙,狐疑的问道:“你刚刚写了份口供,把所有事情都交代出来,怎么转眼就全忘了?”
  听完这句话,张世龙长长吐了口气,整个人如同一堆烂泥一样瘫软在椅子上。
  张云茹收起警棍,冷冷的道:“坐好了。”
  张世龙对刚才的事情完全没印象,不知道自己怎么写出这份口供,浑身无力。听到张云茹的警告,他急忙把仅有的一点气力全部用来支撑腰部,努力坐正了身体:“警察叔叔……”
  张云茹一瞪眼睛:“嗯?”
  “警察阿姨,我真没写什么口供,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我们亲眼看着你写口供,怎么着你还想抵赖?”司鸿初抽着烟,玩味的看着张世龙:“后悔已经晚了。”
  张世龙嘴唇颤抖着,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胆量:“求求你,我真不知道……不知道这口供怎么回事……”
  “真的吗?”司鸿初收起笑容,转头看向张云茹。
  “我们亲眼看到你写出口供,你就不要抵赖了……”张云茹表面说的郑重其事,心里却也是不住的犯疑,因为张世龙前后判若两人。
  此时的张世龙才是正常的,跟刚到警局的时候一样,刚才根本就是发疯。
  但无论如何,口供已经拿到了,这个案子暂时可以告一段落。虽然犯罪嫌疑人在不正常状态下提交的口供,法律意义要打一个折扣,不过没有证据表明张世龙刚才是真的在发疯。
  张云茹估计,张世龙的爹妈可能会申请进行精神鉴定,不过那是后话了。反正从本心来说,她希望张世龙受到足够的教训,不要以为有了点钱就可以胡作非为。
  “事情就这样了。”司鸿初瞥了一眼张世龙,站起身来对张云茹道:“这里没我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张云茹点点头:“慢走,不送。”
  司鸿初出了审讯室后,又回了局长办公室。
  分局局长看到司鸿初,就像看到瘟神一样:“你怎么回来了?”
  “案子已经破了,你可以依法处理。”耸耸肩膀,司鸿初笑嘿嘿的说着:“这个张世龙会落个什么下场?”
  “首先、要包赔学校损失,因为很多物品被损坏;其次、要支付同学的医疗费……”说不清到底为什么,在司鸿初面前,局长非常紧张:“至于怎么量刑,这个事不好说,要看他家人怎么打这个官司。”
  司鸿初郑重的点头:“打好了怎么样?打不好又怎么样?”
  “从行政拘留半个月,到劳动教养一年,都有可能。”局长抹了把额头的汗水,接着又道:“如果你希望按照上限量刑,最好现在做些工作。”
  “不用了。”司鸿初摆摆手,若无其事的道:“拘留个十天二十天就不错了,毕竟是年轻人嘛,难免冲动犯错误,应该给个改过的机会。”
  司鸿初这番话说得太大度了,局长心道:“我信你才见鬼……”
  局长心里很清楚,司鸿初真正目的,是等到张世龙被释放之后,通过自己的方法惩治一番。
  不过,无论司鸿初怎么折腾,只要别给警局添麻烦就行,局长也懒得问:“那么我们就正常处理。”
  “谢谢了。”司鸿初微微一笑,起身告辞了。
  一个上午的时间已经过去,司鸿初刚离开警局,严映绮打来电话,约司鸿初一起吃午饭。
  社团经过昨天的爆满,如今已经一跃成为全校第一大社团,严映绮感到非常高兴,打算和司鸿初庆功。
  她当初当上社长的时候,只想把社团运营完善,从没有想到会迎来这个社团历史上最辉煌的时候。
  两个人去了一间茶餐厅,正要进去,从里面迎面走出几个人。
  司鸿初反应甚快,一拉严映绮,带向旁边,随后紧紧搂住躯,把嘴唇凑了过去。
  严映绮卒不及防,不知道出了什么事,被司鸿初抱了个满怀。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她对司鸿初好感丛生,但此时心里还是有点恼怒,觉得司鸿初不应该这样轻薄自己。于是她拼命挣扎起来,看到司鸿初的嘴唇袭来,快速把脸蛋侧向一边,同时抬脚狠狠踩在司鸿初的脚背上。
  “别动,前面有熟人……”司鸿初刚说了一句,脚背传来一阵巨痛,登时倒吸了口凉气。
  严映绮穿的可是高跟鞋,又是练家子,这一脚着实不轻。
  来人是井上正则,旁边是石原浩,后面跟着几个人,看穿着和气质应该也是扶桑人。
  司鸿初来到菁华的时候,刚好华夏和扶桑关系紧张,所以学校的扶桑人非常低调。
  后来,司鸿初才知道,不仅菁华有很多扶桑师生,广厦这座城市更是有不少扶桑侨民。
  但最近一段时间,扶桑人活动非常频繁,好像走到哪都能见到他们。
  井上正则和石原浩都认识司鸿初,比较奇怪的是,他们一个从商,一个从教,两个人按说没有交集,怎么会走在一起。
  井上正则对石原浩毕恭毕敬,看来两个人不仅很熟,井上正则还像石原浩的下级。
  这多少证明了司鸿初先前的推测,石原浩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教授。
  所以,司鸿初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所幸他们从身边走过去的时候,没有注意司鸿初和严映绮。
  司鸿初似乎隐隐的听到,石原浩说了一句:“怎么跑了一个?”
  井上正则很小心的回答道:“我们正在全力找……”
  看着扶桑人远去,司鸿初松了一口气,马上却又发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金宝宝,好像独自一个人来吃饭,司鸿初幸好反应够快,马上看见了她。
  要是被她看见自己跟其他女人在一起,又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反应,司鸿初只得跟严映绮拥在墙边装恋人。
  只是脚背实在太痛,司鸿初凑在严映绮耳朵边,一个劲的喘粗气。
  严映绮已经停止了挣扎,知道司鸿初可能遇到突发情况,不是故意想占自己的便宜,可惜刚才狠狠的一脚已经收不回来。
  她有点内疚,正想说点什么,突然感到司鸿初的鼻息喷在耳边,感觉暖暖的,痒痒的。
  她嗅着司鸿初身上的男性气息,身子开始有点发软,有了一种恼人的感觉。
  金宝宝这时已经走到两人身边,突然传来手机铃声,她停住了脚步,从兜里掏出了手机。
  “喂……是你呀,臭丫头……”金宝宝说着话的同时,扫了一眼那对亲热的情人,两人的姿势实在太暧昧了,女人的手紧紧的搂住男人的脖子,男人则把女子紧紧抵在墙边。金宝宝隐隐觉得,这个男人的背影好像有点眼熟,不过她不好意思多看,暗啐了一声,转过身继续接电话。
  来电话的好像是闺蜜,金宝宝说起来就没完了,司鸿初心里暗暗叫苦,不敢稍动。
  司鸿初不知道,金宝宝正背对自己,否则就偷偷溜走了。
  至于严映绮,完全被司鸿初的身体挡住,看不到外面的情况。她只能配合司鸿初的动作,把整个娇躯完全贴上去,樱唇埋在司鸿初的喉结处。
  金宝宝的声音还在身后响起,司鸿初怕被认出,只得将脸向严映绮靠得更近,
  司鸿初的嘴唇已经碰到严映绮的脸蛋,感觉香滑嫩软,鼻息间满是严映绮的体香,胸膛压迫着她的双峰,感觉丰满坚挺,好不消魂。
  严映绮穿着很薄的衣服,胸前两点宝石渐渐起了变化,司鸿初很快感觉到了硬度。与之相对的,她的身体却越来越软,而司鸿初的身体也开始出现最不希望看到的变化。
  逐渐的,严映绮心跳变得很快,因为发现司鸿初身体起了变化。
  司鸿初的胸膛宽厚结实,身上的气息不断撩拨严映绮的心弦,严映绮的脸蛋开始发烧,身体进一步潮热变软。
  严映绮知道男人是怎么回事,发现司鸿初小腹关键的地方已经开始昂扬,正强有力迫入自己的秘密花园。
  严映绮想挪动身体,却使不出半分力,因为感受到一丝无法言喻的快感。
  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严映绮在心里不住叫着:“不要……不能这样……”
  然而,金宝宝却打开了话匣子,站在那大聊特聊,从学校的绯闻,聊到了演艺圈的八卦。
  “什么?张柏芝和谢霆锋要复婚?”金宝宝跺了跺脚,惊讶地道:“那么我又开始相信爱情了!”
  司鸿初心理不住的哀叹,这个金宝宝真是闲的蛋疼,虽然根本没蛋。当然,像金宝宝这样的人很多,自己的生活还没搞明白,却非常关心明星的性
  生活。
  另一方面,司鸿初到有点喜欢现在这种感觉,严映绮身上味道诱惑着自己,搂着自己的手很紧。
  严映绮的身体有些许颤抖,刺激到了司鸿初的神经。
  很快的,司鸿初真正吻上了严映绮的脸蛋,而且还在不住搜寻,向最温润的地方进发。
  司鸿初想去品尝那种香甜,身下也感觉到了缝隙。尽管严映绮在挪动身体,也尽管司鸿初并不愿亵渎严映绮,但司鸿初的身体背叛了思想。
  司鸿初不断侵犯着,进而摩挲起来,呼吸渐渐变得粗重。
  很快的,司鸿初发现严映绮似乎在配合着自己,她的身体变得越来越软,带着荡人心魄的喘息。
  终于,司鸿初找到那两片温润,刚想把舌尖探进去,严映绮的手却使劲推起了司鸿初。
  尽管动作力度不大,却还是让司鸿初清醒过来。身后已经没了声音,金宝宝终于聊过绯闻八卦和爱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了。
  司鸿初饶是脸皮够厚,也禁不住老脸有些发烧,自己实在太投入,假戏真做了。
  严映绮吐气如兰,美眸凝视着司鸿初:“你……还不松开我……”
  司鸿初急忙后退了一步,然而下面的东西却仍然恬不知耻的昂扬着,结果司鸿初站也不是,蹲也不是,简直无地自容。
  严映绮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心跳得很厉害,本来有点恼怒,因为司鸿初轻薄自己,同时还有点羞耻,因为身体背叛了自己,竟感到愉悦。但到了此时,所有这些情绪都被慌乱取代了,两个人在社团共事一段时间,虽然也有过极近距离接触,比如练武的时候,却从没有过这样的纠缠。
  严映绮发现,这种快感有点让自己迷恋,所以下意识的配合起来。
  

Snap Time:2018-12-18 02:44:34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