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79章 王侯切糕宁有种乎


  司空宥又笑了起来,良久才道:“我就是喜欢听你这样吐槽。”
  “你要是想继续拿切糕刺激我,对不起,我饿了…….”司鸿初揉了揉肚子,说道:“没什么事我就去食堂吃饭了,虽然吃不起切糕,可以吃盖浇饭。”
  “等一等。”司空宥喊住司鸿初,用很古怪的语调问:“你对司徒龙这样的人,是不是有些羡慕?”
  “羡慕也好,嫉妒也罢,或者羡慕嫉妒恨也行…….”耸耸肩膀,司鸿初很无奈的道:“我和他毕竟是两个世界的人,他的生活与我毫无关系。我将来的生活,就是等毕业之后回老家种地,或者在省城找份工作,勉强糊口。再然后,我就把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或者下辈子投胎能做个地主家的孩子,待着没事能带几个家丁上街去调戏一下良家妇女!”
  “你真这么想?”
  “尽管我是骗你的,但你要相信我!”
  “现在是一个拼爹的时代,一个人有着怎样的价值,无关乎你拥有多么了不起的才华或者理想,而是取决于你是谁射出来的。”呵呵一笑,司空宥缓缓又道:“命运是这样的不公正,你有没有想过改变这一切?”
  司鸿初一拍桌子:“王侯切糕,宁有种乎?”
  “这就对了。”司空宥微笑着点点头:“我相信你能做到,奉送你一句话见有机缘宜把握,没有机会要营造,机缘未熟不强求。”
  “你的意思是……”
  “还有,有些不可知的事情正等着你,你要做好准备。”
  “我不明白。”
  司空宥没回答,而是看了看时间,告诉司鸿初:“时间不早了,你快点去吃饭吧,我还有其他事要做。”
  司鸿初始终不明白,司空宥把自己找到办公室,说上这么一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司空宥已经下了逐客令,司鸿初总不好赖着不走,只能告辞司空宥去了食堂。
  刚到食堂门前,沈鹏迎面走了过来,这家伙像是刚吃饱饭,打了个饱嗝。
  看到司鸿初,沈鹏就是一愣,随后硬挤出一丝笑容:“你怎么才来吃饭…….”
  话还没说完,有人从后面用麻袋把沈鹏兜头罩住,随后一脚把沈鹏踢倒。
  是班里的几个同学,包括杨易、尊晓航和林弘扬,连牧奎都来了。他们顾不上跟司鸿初打招呼,把沈鹏按在地上,没头没脑就是一顿踢。
  杨易之前说过要教训沈鹏,可他们一伙人没被沈鹏看到。倒霉的是司鸿初,没参与这件事情,却撞了个正着。
  尽管司鸿初很想看沈鹏倒霉,但不是什么热闹都能围观。司鸿初没敢停留,急急忙忙溜走了,也不敢再去食堂,只好去东墙外吃饭。
  司鸿初从一扇侧门出了学校,这扇侧门很小,平常少有人进出,周围也很冷清。
  司鸿初正准备过街找地方吃饭,突然停下脚步,语气平静的道:“出来吧。”
  马上的,五个头发染的花花绿绿的痞子,阴沉着脸大步向司鸿初走来。
  司鸿初四下看了看,发现背后同样有五个痞子,这帮人已经把自己包围了。
  “有什么事吗?”司鸿初不住揣测着对方的来意,听说学校附近有不少痞子专门抢学生的钱,但自己穿得这么普通,犯不上对方动用这么大的阵势。
  “我们受人之托…….”一个带着耳环的痞子轻哼一声,冷冷的道:“过来给你传个话。”
  司鸿初眼睛一转,不假思索道:“对方给你们多少钱,我给你们双倍。”
  “你一个穷学生,给得起吗?”
  司鸿初讪讪的笑了笑道:“给不起又怎么样?”
  “那你要倒霉了。”
  “各位,这是法制社会,你们打人是要坐牢的,大好年华千万不要在铁窗里度过。”
  几个痞子没说话,只是不屑的嗤笑了几声。
  “既然要动手…….”司鸿初的语气突然一变,一步步向对方逼了过去:“你们别怪我手下无情,不过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机会,老实说是谁让你们来的?”
  无形间,司鸿初竟然爆发出强大的气场,几个痞子感到压力不小,下意识的抽出球棒。
  其中那个戴耳环的,像是这帮痞子的头,他打量着司鸿初:“别逞能,我们人多,你没机会的。”
  这个痞子倒是没说错,司鸿初想要一个打十个,胜率实在太小,更何况他们手里还有家伙。
  孰料,司鸿初却大喝一声,猛的冲向正前方的五个痞子。
  双方相隔几米远,司鸿初转眼来到近前,又大喝一声:“看招……”
  司鸿初表现出鬼魅一般的速度,看样子是小宇宙爆发,要大打一场。
  迎面的五个痞子不禁一怔,下意识的扬起手中的球棒,迎头砸向司鸿初。
  让人意料不到的事情再次发生了,急速前冲的司鸿初嘎然停住,距离几个痞子的球棒只有几公分远。
  紧接着,司鸿初横跨几步,优雅的跳出两米,旋即向一条小巷跑去,速度越来越快。
  这伙痞子本来以为司鸿初要是出什么大杀招,没准还能像天霸封神斩一样,既好看又杀伤力强大。
  孰料司鸿初竟然逃走了,等到他们回过神来,已经在二十米开外。
  “追!”十个痞子围追堵截,却已经迟了一步,但见司鸿初头也不回,一转眼就没了。
  十个痞子傻傻的望着司鸿初消失的方向,过了许久,为首的那个摇摇头:“我眼花了吗?”
  “这…….这可怎么办?”另一个痞子摇摇头:“申警官让咱们把他教训一顿,现在让人给跑了,咱们怎么向申警官交代?”
  “可不是吗!”又一个痞子不无忧虑的道:“申警官肯定要收拾咱们,咱们以后别出来混了……”
  “都给我特么闭嘴!”为首的痞子十分不痛快,暴喝一声,随后掏出一根烟,自顾的的吸了起来。
  思索良久,他摇了摇头,缓缓的道:“这单生意,咱们不做了。”
  一个痞子马上问:“为什么?”
  “申永安怎么说也是警局一个校领导,想要收拾一个大学生,办法多的是。”又抽了一口烟,痞子头目接着道:“他为什么让咱们出手?我看这里面有鬼!”
  “能有什么鬼?”
  “我不知道。”痞子头目摇摇头:“申永安没把事说明白,这小子身手又不简单,我看咱们还是别趟这浑水了!”
  其他几个痞子互相看了看,随后不约而同点点头。
  “散了,都散了吧。”痞子头目摆了摆手,略有些疲惫的说道:“你们都回去,这件事我会处理好的。”
  其他痞子纷纷走了,痞子头目把烟蒂扔在地上,刚转身也要离开,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痞子头目惊讶的发现,司鸿初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叼着一根烟斜倚在墙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
  痞子头目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退后几步,刚想要逃走,却不防司鸿初突然挡在身前。
  “老子从来是睚眦必报!”司鸿初说着,骤然发难,抬脚直接踹在痞子的肚子上。
  痞子闷哼一声,双手捂着肚子,痛苦得弯下腰来。
  司鸿初没停手,上前一步,提膝撞在痞子脸上。
  痞子哀嚎一声,身体向后仰倒,摔在地上。他嘴角溢血,身子疼痛得蜷缩起来,痛苦的哼哼着。
  司鸿初扔到烟头,来到痞子身前,抬脚踩在痞子的头上:“说还是不说?”
  吐痞子口淤血,强硬道:“不说。”
  司鸿初用力捻动起脚掌,痞子凄厉的惨叫起来,身体不住的颤抖着。
  “再问一遍说还是不说。”司鸿初又掏出一支烟点上,吐了一个烟圈:“我这人可没什么耐心。”
  “我说,我说…….”痞子有气无力,声音断断续续:“你想知道什么?”
  “谁让你们来的?你们要干什么?”
  “是…….是一个警官,让我们教训你一顿。”痞子在巨大的疼痛之下,不得不说出了事情:“他为什么这么干,我们也不知道。”
  “不要骗我,更不要看扁我的智商。”
  “我没骗你…….”痞子一口气没上来,差一点晕过去,浑身软绵绵的躺在地上,汗水不住的滴落下来:“是真的,我要是骗你,我就不得好死。”
  “这个警官是谁?”
  痞子的胸膛急骤起伏着:“他姓申,叫……..”
  还没等痞子把话说出来,一辆警车突然停在司鸿初身旁,两个警察从上面下的来,不由分说掏枪瞄准了司鸿初:“不许动!”
  司鸿初不得不抬起脚,高高举起了双手。
  一个警察看看痞子,又看看司鸿初,冷冷一笑:“当街打架,严重伤害他人身体,跟我们回局一趟吧!”
  随后,警察给司鸿初戴上手铐,押进了警车。
  司鸿初注意到,警察没理会痞子头目,直接把警车开走。
  那个痞子头目从地上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一瘸一拐的离开了。
  于是,司鸿初就这样又被捕了,不过警车没把司鸿初送到派出所,而是带去了分局。
  再接下来,司鸿初被关在审讯室,整整一天一夜也没人过问。
  

Snap Time:2018-12-11 23:18:09  ExecTime: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