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秋江独钓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  无敌学生俏校花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无敌学生俏校花最新章节第594章 关于未来(全书完)(18-12-09)      第593章 国家的敌人(18-12-09)      第592章 照雪(18-12-09)     

第68章 这一次是真耍流氓了


  “哎呦,好像你经常进局子,要不怎么这么了解我们的说辞。”男警察呵呵一笑:“我不怕老实告诉你,我们去那家快捷酒店不是没原因的,是接到了线报。”
  司鸿初听到这话,回想了一下,马上明白了。
  听说警方有“线人”这回事,看来那个出租车司机就是。
  事实证明,司鸿初猜测正确,很多人以为线人都是社会人儿,其实不尽然。出租车司机每天要接触各种各样的人,能探听到许多消息,往往是线报的最佳来源。
  之前的出租车司机发现金宝宝醉酒,认定司鸿初是要迷女干金宝宝,于是给警方打了电话,这一次自己是真耍流氓了,完全说不清楚。
  其实,这种事情如今非常常见,一般人懒得理会。不过司机想赚点线索费,再加上张云茹着急破几个案子,于是才有了这一幕。
  “你们有证据吗?”司鸿初冷冷一笑:“线报不能作为证据,你们不能把我怎么样…….”
  话音未落,张云茹突然起身冲了过来,拳头毫无预兆的打到司鸿初的眼眶上。
  司鸿初“哎呦”一声,眼眶登时青了,金星不住在眼前飞舞。
  人们常说:“莫装逼,装逼遭雷劈。”这句话在司鸿初身上得到了应验。
  自从进城之后,司鸿初总是一副屌丝模样,说话都是唯唯诺诺的,暴打康大伟也是因为实在被气急了。
  今天好不容易装B一次,态度嚣张的跟警察说话,结果就被警察给打了。
  这个张云茹还真有些功夫,不仅力道十足,速度也够快。司鸿初丝毫没有反应过来,躲也躲不开。
  “你敢打人……..”司鸿初捂着眼眶,想要给自己讨个说法,却发现其他警察全都扭过头去,好像什么都没看到。
  “能交代了吗?”
  “你打人!我要报警!”
  “我就是警察!”张云茹轻哼一声,似笑非笑的道:“告诉你,司鸿初,我从看到你第一眼开始,就知道你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司鸿初很委屈:“我怎么了?”
  “到目前为止,咱们见面三次…….”张云茹说着,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第一次是你放跑了我抓的犯罪嫌疑人,第二次是你暴打一位同学,打的还是副市长的儿子。我事后了解过,好像当时是市长儿子招惹你在先,所以多少还对你有些同情。但这两次事情已经足够说明你是什么样的人,只可惜我竟然疏忽了,其实早该把你抓起来。眼下是咱们第三次见面,人证物证俱在,你躲不掉了。”
  “我怎么躲不掉了?”司鸿初有点急了,下意识站起身:“我冤枉…….”
  张云茹厉吼一声:“蹲下。”
  司鸿初只得乖乖地重又蹲下:“我真的冤枉……..”
  “老实交代,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没到底……..”
  这句话说得很暧昧,张云茹没明白:“什么意思?”
  那个男警察又出来打圆场了:“我劝你老实把事情经过说一遍,也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澄清就没事了。你要是坚持不说的话,我们就只能联系学校领导,就算你真是冤枉的,只怕到时也是影响不好。”
  张云茹马上跟着说了一句:“现在要不是半夜,我们早就给学校打电话,让你的老师过来看看自己教出来的好学生。”
  牛B人物碰上麻烦,会让律师来解决。各种二代碰上麻烦,会让爹妈来解决。屌丝碰上麻烦,就只有麻烦单位或者学校领导了。
  领导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司鸿初听说,学校常有学生惹下事情,被带到了派出所,然后班级导员或系主任再或学工部去派出所领人。
  有的领导比较有人情味,在公安系统也有些人脉,帮学生解决了麻烦。
  有的领导则就比较“本分”,曾经有过这样离谱的事情,派出所没追究学生的责任,反倒是学校给了一个处分。
  这年头,学生进派出所是很正常的,但司鸿初摊上的麻烦却不正常。
  司鸿初思索了一下,觉得秦寿生好像很讨厌自己,系主任张海年因为康大伟的事情也未必对自己有好感。
  如果学校方面真的知道了,只怕自己会变的更麻烦。
  但是眼看张云茹气势汹汹要整治自己,司鸿初没办法自己解决,只能求助外界力量。
  几个名字先后在脑海中闪过,却一一被司鸿初否决了。
  曹珮如不行,警方肯定知道她是什么人,要是她出场,自己在警方眼中的身份,就不再只是普通学生。
  蓝昊也不行,知道自己卷进这么一件事情里,只怕以后要让蓝萱远离自己。
  陈友银似乎是个热心肠,不过跟自己没什么交情。前两位毕竟欠着自己一份人情,陈友银上次把自己从拘留所捞出来已属不易,这一次未必肯出手。
  “天快亮了!”张云茹看了看时间,冷冷的提醒道:“等到上班时间,我一定给你们学校打电话,到时你不仅要面临法律的惩处,还可能要被学校开除!”
  司鸿初蹲在那里,闷头不出声。
  “你不说,我替你说…….”张云茹拿过法律文书,刷刷在上面写了起来,用了不到十分钟,竟然做出了一份笔录,认定司鸿初强女干金宝宝。
  张云茹把笔录往司鸿初面前一扔:“签字画押!”
  司鸿初登时一哆嗦:“你有这么审案的吗?”
  张云茹没说话,只是盯着司鸿初的手,目光炯炯。
  司鸿初有些怕了,把手藏在身后,却不料张云茹冲了过来。
  “你干什么?”司鸿初一个劲的躲:“你是不是失恋了?还是更年期提前了?你不能这么审案呀!”
  “你既然不招供,我只有替你招供!”张云茹把笔录放在桌上,一把抓住了司鸿初的手:“只要你签字画押,仍然算你主动坦白!”
  司鸿初心里叫苦,张云茹的这种作风,比严刑逼供还要人命,简直就是欲加之罪。
  “你伪造审讯笔录,这可是犯法的……..”眼看着自己的手印要出现在笔录上,司鸿初拼命往后抽手,张云茹拼命往前拉,两个人竟然较量起手劲。
  “你按不按?”
  司鸿初满脸通红:“我不按!”
  “我让你按!”张云茹咬牙切齿,双手都用上了:“你要是不按,别想睡觉吃饭!”
  司鸿初只得对其他的警察呼救:“救命啊!”
  张云茹也对其他警察道:“王哥,过来帮下忙!”
  那个叫王哥的警察为难一笑:“那个…….我还没吃饭呢,正要泡方便面,水开了,我去看看…….”话没说完,人已经没影了,简直比黄鳝还滑溜。
  张云茹又看向其他警察,其他警察马上低头装作忙碌。
  这种审讯方式简直就是胡闹,将来拿到法院那里,如果司鸿初翻供,或者把事情发到网上,警方的麻烦会很大。
  可是没人敢违拗张云茹,至多不过来搀和罢了。
  “臭小子……..”张云茹没办法,只得继续和司鸿初对抗,瞬时间满脸通红:“我告诉你,我最恨你们这种色狼,见一个收拾一个!”
  司鸿初下意识的问:“你被强女干过?”
  张云茹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记耳光,司鸿初半张脸立即肿了起来。
  紧接着,张云茹提膝,狠狠撞在司鸿初胸口上。
  这一下子,司鸿初七荤八素,差点昏倒在地。
  几乎本能的,司鸿初就要还手,不过还是忍了下来。袭警毕竟是重罪,在派出所袭警,这罪名更大。
  也就在这个时候,门外有人喊了一声:“云茹,有人找!”
  张云茹闷哼一声:“没时间!”
  “是报案的!专门来找你!”
  “算你走运……..”张云茹终于松开了手,喘了几口粗气,又整理一下衣服,大步走了出去。
  片刻后,张云茹回来,看着司鸿初轻哼一声:“你可以走了。”
  “啊?”司鸿初听到这话,又是一哆嗦:“大姐,你别玩我了……..”
  “没才没空玩你。”张云茹越说,脸色越阴沉:“事情已经查清了,你没责任,赶紧滚吧!”
  “我……..”
  “磨叽什么?想在这过夜?”
  “大姐……..”司鸿初晃了晃手:“麻烦你先把手铐给我打开……..”
  张云茹掏出钥匙,打开了手铐,随后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司鸿初小心翼翼的向外面走去,突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回头一看,发现桌子断了一条腿。
  张云茹气鼓鼓的站在那里,目光凶狠的看着司鸿初:“你以后给我小心点。”
  司鸿初嘀咕了一句:“我一学生,又不做违法的事,你这话说的多余……..”
  张云茹耳朵很灵,竟然听到了,马上要冲过来教训司鸿初:“你说什么?”
  “你冷静一下!”一个警察急忙把张云茹给拦住了:“事情已经查清了,既然只是误会,你消消气吧!”
  “大学生!”张云茹一把推开同事,气呼呼的对司鸿初道:“你算什么大学生?”
  “我怎么了?”
  “你说说在学校都干了些什么,不是暴打同学,就是跟女同学出来开房……..”张云茹越说越激动,差点就要把一口唾沫啐在司鸿初的脸上:“别再出来给你的大学丢人了!”
  

Snap Time:2018-12-18 04:03:08  ExecTime:0.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