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只爱煞英雄  惊雷最新章节  惊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惊雷最新章节第九百四十八章 药品(18-12-11)      第九百四十七章 奇怪之处(18-12-11)      第九百四十六章 铺垫(18-12-11)     

第九百一十八章 解决办法


  找到了最终的问题所在,两人就没有继续说话,反而是躺在一起,各自心里思考,去找寻办法。看1毛线3中文网
  余惊鹊心里先想到一个办法,那就是开车去。
  如果开车去的话,箱子可以放在车子后面,到时候不会被人看到。
  只是这个办法的唯一坏处就是,如果剑持拓海或者蔡望津看到车子,一定会搜查。
  桥本健次这个人,可以为了面子,将余惊鹊留在家里,而他自己离开。
  但是剑持拓海和蔡望津,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到时候不管是他们其中哪一个看到余惊鹊的车子,一定都会拦下来检查,他们可不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
  他们理由多得是,例行公事,你想要他们看在面子上,不去搜查你,那简直就是做梦。
  如果是桥本健次负责这一次的事情,余惊鹊有很多办法来应付,偏偏是蔡望津和剑持拓海,这就很麻烦了。
  开车是最后没有办法的办法,余惊鹊心里不太认可这个想法,所以并没有说出来。
  其实不需要余惊鹊说出来,季攸宁心里也想到了,只是她的担心和余惊鹊是一样的,所以同样没有开口提。
  “先睡觉吧,明天再想。”余惊鹊抱了抱季攸宁,打算明天再想。
  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需要的是灵光一闪,这样硬想下去,你也很难想到的办法。
  季攸宁自然是听余惊鹊的,嗯了一声,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就开始睡觉。
  一觉起来,余惊鹊就去特务科上班。
  虽然现在身上有很重要的任务,但是特务科的工作,还是要负责的。
  不过余惊鹊的态度就是,交给李庆喜负责,自己懒得出去遭罪。
  这个态度必须要表现出来,才能符合余惊鹊接下来的行动。
  蔡望津自然知道余惊鹊不乐意去行动,不过他也没有说余惊鹊什么。
  因为蔡望津心里对宪兵队的事情心知肚明,也知道余惊鹊去不去行动都不重要,李庆喜带人一样可以给军统的人压力。wap.
  只要给军统的人压力,就是宪兵队想要做的。
  余惊鹊并不知道背后是白川俊夫,如果知道,一定会亲自带队行动,尽心尽力。
  就是因为不知道,才会有些消极,因为余惊鹊在这个任务上面,看不到任何立功的机会。
  蔡望津没说,余惊鹊自然是乐得逍遥。
  至于你说剑持拓海呢?
  他去宪兵队询问任务,羽生次郎有告诉剑持拓海吗?
  这一点,余惊鹊现在没有办法去判断。
  从剑持拓海的脸上,你很难看出来什么东西。
  剑持拓海现在反而是跟着蔡望津,负责地下党的事情。
  为什么蔡望津不让剑持拓海负责余惊鹊现在所负责的任务,转而让余惊鹊跟着蔡望津,去抓捕地下党呢?
  还是同样的道理,那就是蔡望津心知肚明啊。
  这一次的任务,余惊鹊看似是一点用都没有。
  但是如果换了剑持拓海过去,之后宪兵队等到白川俊夫离开冰城,可能就会说剑持拓海立了大功。
  立功了吗?
  其实根本就没有啊。
  什么都没有做,就搜捕了一下军统而已。
  但是宪兵队就可以这么说,可以说剑持拓海立了大功。
  所以蔡望津才会让余惊鹊负责这个任务,而不是让剑持拓海来。
  当然了,如果是余惊鹊负责的话,宪兵队什么都不会说,因为确实没有用。
  但是剑持拓海来,就不一样了。
  蔡望津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我宁愿剑持拓海和余惊鹊都没有功劳,也不愿意宪兵队给剑持拓海邀功。
  所以余惊鹊在负责一个看似没有用的任务,剑持拓海反而是跟着蔡望津行动。
  蔡望津还能顺便敲打一下剑持拓海手下的警员,一举两得。
  这些就是现在特务科的一些东西。
  情况余惊鹊看的透彻,问题是余惊鹊怎么才能,行动下去?
  昨天和季攸宁想到的问题,现在还没有得到解决。
  余惊鹊在办公室里面,冥思苦想。
  他自然是希望自己想出来,让季攸宁就不需要辛苦的去思考。
  作为一个男人,这一次任务,季攸宁是最主要的环节,余惊鹊自然也想要体现一下自己的重要价值。
  整整一天,余惊鹊都躲在办公室里面想办法,可是等到下班回家,余惊鹊都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
  就在余惊鹊走回家,见到季攸宁的一瞬间,余惊鹊的脑海里面,闪过一丝灵光。
  季攸宁还想要上前帮余惊鹊脱外套,谁知道余惊鹊就站着不动了。
  “怎么了?”季攸宁问道。
  “我想到了。”余惊鹊笑着说道。
  季攸宁还没有问,就用一种崇拜的眼光看着余惊鹊。
  余惊鹊苦笑着说道:“别,你这样我觉得是演戏。”
  “是真的。”季攸宁不满的哼了一声。
  因为季攸宁太聪明,昨天晚上已经将余惊鹊打击的不行,现在用崇拜的眼光看着余惊鹊,他心虚。
  “是什么办法?”季攸宁白了余惊鹊一眼问道。
  余惊鹊坐在沙发上,说道:“你还记得我上一次带回来的诸多资料吗?”
  “记得啊。”季攸宁当然记得。
  “里面是不是有一条消息,说有一个犹太人,被人给算计了,家破人亡。”余惊鹊提了一句。
  季攸宁的脑子比余惊鹊好使,立马就说道:“有,之前是商人,现在只能打打工混日子。”
  “坑害他的是一个西方人,这个西方人背后是日本人。”
  这个西方人,和戴维德的性质差不多,日本人用来敛财的工具。
  “这个犹太人,一直想要杀了这个西方人,甚至是买凶杀人。”余惊鹊他们为什么调查到了这些。
  那是因为在调查宁晓知这群人的时候,十二个警员里面,有一个警员就是这个犹太人,买的凶手。
  但是这个人没有帮着犹太人去杀人,反而是将犹太人给举报了,最后这个人去了警察学校,犹太人反而是被抓起来关了几天。
  没有太多证据,就给放了,因为犹太人也多,警察厅不想闹大了,被日本人责怪。
  “你突然提起来他干什么?”季攸宁问道。
  余惊鹊笑着说道:“我们的枪,我们是没有地方藏,但是有些人可以帮我们藏啊。”
  “你是说这个犹太人?”季攸宁美目突然一亮。
  余惊鹊说道:“对,他一直想要杀了西方人报仇,而且也实行过计划,现在还没有放弃。”
  “如果家里突然出现一把枪,而且是很优秀的狙击步枪,你觉得他会放弃吗?”余惊鹊问道。
  “他不会,他会想办法将枪藏起来,躲避过日本人和特务科的搜查,之后用枪报仇。”季攸宁知道余惊鹊想要说什么了。
  余惊鹊就是这个意思,枪他们肯定是带不走,也不可能藏起来不被发现。
  所以他们需要有一个人,帮他们藏起来。
  “如果这个犹太人没有地方藏,被发现了呢?”季攸宁有这样一个担心。
  “他会有的。”余惊鹊认为这个犹太人一定有地方藏东西。
  因为这个犹太人,还可以买凶杀人,证明他还是有钱的,但是警察厅借故调查,搜查这个犹太人家里,却没有找到这些钱。
  说明有一个,不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也正是这一点,给了余惊鹊的灵感。
  

Snap Time:2018-12-11 23:18:56  ExecTime:2.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