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只爱煞英雄  惊雷最新章节  惊雷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惊雷最新章节第九百四十八章 药品(18-12-17)      第九百四十七章 奇怪之处(18-12-17)      第九百四十六章 铺垫(18-12-17)     

第九百零二章 过招


  想要找到鱼向海,余惊鹊不可能自己去跟踪,更加不可能自己去医院监视。看‘毛.线、中.文、网
  他没有时间,他必须要负责特务科的事情,而且他出现在医院附近,会很招人眼光。
  所以这件事情,余惊鹊找到了木栋梁。
  晚上两人坐在一起吃饭,余惊鹊将监视找到鱼向海的事情,告诉木栋梁。
  “只是监视?”木栋梁问道。
  “对,不用动手,找到鱼向海的住所就行。”余惊鹊现在没有打算对鱼向海动手。
  鱼向海是双刃剑,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自然不用多说了,余惊鹊和剑持拓海现在的关系,鱼向海有大功劳。
  那么坏处自然就是,余惊鹊以后对付剑持拓海,也是畏手畏脚,这恐怕同样是现在剑持拓海最心烦的事情。
  “找到住所之后,要不要派人盯着,不然他们换地方住了怎么办?”木栋梁有此担心。
  只是余惊鹊却说道:“不用,找到就行了。”
  木栋梁的担心确实有可能发现,但是如果你派人盯着,可能会被剑持拓海发现。
  剑持拓海偶尔应该会去看鱼向海,那么如果发现有人盯着鱼向海,就会很麻烦。
  余惊鹊为什么不派人跟踪剑持拓海,从而找到鱼向海的住所?
  那是因为,剑持拓海一定能发现有人跟踪他。
  甚至是现在跟踪鱼向海,余惊鹊都必须要提醒木栋梁小心,因为鱼向海最早的时候,同样是特工出身。
  不过很多事情都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鱼向海这么多年没有做过这一行,比起来剑持拓海自然是差远了。
  至于你说鱼向海会不会搬家,余惊鹊认为几率很小,剑持拓海好不容易给鱼向海找到了一处藏身的地方,搬来搬去不是一个好选择。看1毛2线3中文网
  木栋梁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鱼向海的长相木栋梁自然是知道的。
  “我今天晚上就去。”木栋梁说道。
  “你方便吗?”余惊鹊其实觉得木栋梁找一个人去就行了。
  因为木栋梁要负责公司里面的事情,还有薛家这里的事情,余惊鹊担心他抽不开身。
  木栋梁知道余惊鹊想要问什么,说道:“现在帮派里面没有什么事情,至于薛家,雪狐真是难为我。”
  木栋梁根本就不会和女人打交道,更加不要说谈情说爱了,所以才说雪狐是难为他。
  “那行,你先负责这件事情,之后再忙薛家的事情。”余惊鹊认为,让木栋梁找个事情避一避,调节调节心情也不错。
  吃完饭,余惊鹊说道:“我们一起去医院,我进去和剑持拓海见一面,你在外面守着就行了。”
  “你去和他见面?”木栋梁问道。
  “去看看,表示表示关心,顺便看看会不会有收获。”余惊鹊自然是要去看一眼的,不管是出于什么心态。
  来到医院,木栋梁躲在暗处,余惊鹊一个人进去。
  手里自然是拿着礼物,进来之后就找到了剑持拓海。
  其实现在根本不用来医院,在家里就行,等到快要生的时候,来医院是来得及的。
  可是莲见久子前一段时间身体不适,就来了医院,刚好快生孩子,就住下了。
  主要是有钱了。
  如果是以前的剑持拓海,肯定不会这样选择,但是现在就不同了。
  剑持拓海和莲见久子见到余惊鹊,自然是很热情。
  余惊鹊放下礼物,说了几句话,就离开了,并没有多停留。
  出来之后,木栋梁就走了上来。
  “走吧。”余惊鹊直接对木栋梁说道。
  “不监视了吗?”木栋梁问道。
  余惊鹊一边走一边说道:“白天来,晚上不用来。”
  余惊鹊进去见剑持拓海,可不是一点用都没有,他从剑持拓海的反应就能看出来,晚上鱼向海是肯定不会来的。
  因为晚上剑持拓海在这里,剑持拓海肯定告诉了鱼向海,让他不要来。
  剑持拓海是很谨慎小心的一个人。
  但是白天剑持拓海不在,鱼向海还能不能忍住,就不一定了。
  最主要的是,莲见久子,可能就不知道鱼向海的身份,到时候鱼向海过来,也只能远远的看一眼。
  既然余惊鹊说了晚上鱼向海不会过来,木栋梁自然是相信的,跟着余惊鹊离开,打算明天白天过来。
  两人分道扬镳之后,就各自回家。
  剑持拓海在看到余惊鹊从医院离开之后,在病房之中,坐立不安。
  莲见久子见状问道:“怎么了?”
  剑持拓海看了看莲见久子,然后说道:“我有事情出去一趟,一会就回来。”
  “您放心去吧,我一个人可以的。”莲见久子说道。
  拿着衣服从医院出门,剑持拓海很谨慎的观察有没有人跟踪自己。
  之后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地方,敲门声三短三长,然后门被里面的人打开。
  开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鱼向海。
  看到剑持拓海过来,鱼向海急忙问道:“生了吗?”
  莲见久子怀孕,是喜事,剑持拓海自然是告诉了自己的哥哥。
  剑持拓海和鱼向海的感情是真的,不然也不会冒险救鱼向海。
  “还没有,就这两天。”
  “我今天来是告诉哥哥你,不要去医院。”剑持拓海已经和鱼向海说过这个问题,但是现在又专门跑来说了一次。
  鱼向海知道剑持拓海担心什么,点头说道:“我明白。”
  “那我就不坐了,改天再过来。”说完剑持拓海扭头就走了。
  鱼向海关了门,在房间里面,露出一丝苦笑。
  他是没有死,可是现在和死了差不多。
  没有人身自由,和坐牢没有区别,见不得人,见不得光。
  剑持拓海这个人确实小心。
  余惊鹊能想明白的问题,他同样能想明白。
  余惊鹊想要知道鱼向海的位置,剑持拓海也知道这一点。
  所以今天在余惊鹊去了医院之后,剑持拓海心里就放心不下,专门跑来再一次通知鱼向海。
  这个地方一定是安全的,而且剑持拓海自信余惊鹊跟踪自己,自己一定能发现。
  唯一要担心的就是鱼向海自己跑出来,而且是跑去医院。
  因为鱼向海跑去其他地方,余惊鹊肯定不知道,但是如果跑去医院呢?
  从鱼向海这里离开,剑持拓海回到医院。
  可是他没有立马进去,而是在门口转悠起来,开始观察有没有人监视。
  观察了一圈下来,剑持拓海发现没有。
  但是他也不认为自己今天做的事情是多余的,小心驶得万年船。
  好在木栋梁被余惊鹊叫走,不然今天晚上,就会被剑持拓海给发现。
  

Snap Time:2018-12-18 03:12:44  ExecTime:0.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