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猎人周边活动详情(18-11-08)      写在最后(18-11-08)      猎人续集投票(18-11-08)     

第495章 首长驾到


  计划赶不上变化,李牧本来想想想办法带哥几个到几个军事基地参观参观,毕竟他们是军人也是军迷,更何况,猎人突击队的密级估计比很多军事基地的都要高。&#;&#;&#;&#;&#;&#;&#;&#;&#;&#;&#
  他们本身就是秘密。
  不过,这些计划都被冯副司令员的提前到来打乱了。
  本来冯副司令员是计划月底几天到南港,那个时候再组织小范围的宴席,两家人坐在一起聊一聊。
  没成想,计划赶不上变化,冯副司令员其实也很难左右自己的日程,于是突然空出两天时间,八月十五日这天他就带着警卫参谋和机要参谋飞了过来。
  李牧带着猎人突击队众人齐刷刷的到了机场特别通道口那里等候,特别通道实际上就是贵宾通道,李牧分析,按照冯副司令员的级别,显然是从这里出来。
  本来冯玉叶和梅院长也是要来接机的,但是冯副司令员上飞机之前说了,让他们在酒店待着,考虑到冯玉叶有身孕在身。其实没几个月,但冯副司令员爱女心切,再大的领导也是有普通的父母心。
  哥几个就在通道口那里齐刷刷地站着,一个个都脸色紧张,只不过像杜晓帆和赵一云这样的比较善于控制的没有表现出来。
  石磊就不行了,他抽了一根又一根的烟,说道,“军区副司令员是什么级别?相当于副省长了吧?好紧张,这辈子见过最大的领导只是军长。”
  耿帅无奈地解释道,“石头你真是一点常识都没有。如果按照行政级别来对照的话,实际上大区副职相当于政府系统里面的副国级了。你这样看,咱们旅长和地级市一把手级别差不多,军长就基本上等于省部级干部了。”
  “副国级?不是吧!”石磊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李牧说道,“也不能这么硬生生地对应来算,但是大区副职级别比省部级干部高是肯定的,不过也到不了副国级,介乎两者之间吧。如果从待遇来看,可能差不多。军政本来就是两个系统,行政级别上面不尽相同。相对来说,军队系统的级别虚高了些,这就是为什么部队干部转业到地方要降半级使用的原因。”
  杜晓帆点头说道,“你们肯定还记得熊副,他是副师级转业,到了地方公安局级别就变成正团了。也就是县团级干部。”
  “没错,连长当时就说过。”赵一云肯定地说,“反正冯副司令员的级别比省长高就是了。不知道南港的领导会不会被惊动。”
  “应该不会吧,冯副司令员过来是私事,肯定不会通知当地。”李牧也不是很确定。
  “不管怎么样,我的确是紧张了。”石磊猛抽了一口烟说。
  李牧笑着摇了摇头,“不就是一老兵嘛,至于你紧张得嘴唇都发抖不?”
  “班长你有所不知道,我这人最怕见着大领导,以前熊副不是经常来咱们连队视察吗,来一次我就怕一次,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爹给我造成的心理阴影。”石磊苦着脸说。
  “你老爹当老板的,又不是什么大领导,能给你造成什么心理阴影。”赵一云无语地说。
  石磊尴尬的笑了笑,说,“其实你们不知道,我爹在家里都要我喊他石董,我妈都说了想当官想疯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忍不住笑了,石磊家看样子也是挺有意思的,否则也培养不出来这么一个逗比。
  “几点的飞机来着?”林雨看了看时间,问道。
  “十点四十五分到港。”李牧说道。
  “还有半个小时,快到了。”
  这会儿,李牧余光里忽然看到两辆海军涂装的越野车把一辆考斯特护在中间,从那边开了过来,朝着到达区这里就速度很快很霸气地杀过来,打头的越野车上面还装着警灯,车身上印着“警备纠察”字样。
  “看那边。”石磊也发现了,低声说了一句,下巴指了指。
  众人的目光都扫过去,他们几个人站在一起本来就是很惹人注目的了,个个腰板挺直往那里一站自然的就有一股气势,不过和开过来的车队相比,那就气势就弱了许多。
  他们看到车队开向了侧边的那个明显地标着工作车辆入口的地方去,李牧认真一看,入口的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闪着黄色灯的机场工作车在等着。
  车队直接过去,机场工作车就在前面引导,居然直接开进了机场里面!
  “那里应该是通往飞行工作区的入口吧?”杜晓帆耐人寻味地问道。
  李牧慢慢地笑了,“很明显,警备区得到了消息,前来接冯副司令员了。”
  “太牛逼了吧,直接开进去。”石磊惊讶得嘴巴张得大大的。
  其他几个人心里也受到了震撼,就算是部队里面的人,他们也没有见过这么霸气的场景。机场飞行工作区是什么地方,管控如同军事禁区一般严格,寻常人靠近拍照都会被阻止,别说车辆直接开进去了。
  就算是地方的大领导恐怕也不能这么做。
  可以说,今天见到的这一幕让他们对军队特权的感受更加的深刻了,也更加明白军队和地方的区别。
  “我想起了前年演习的一件事情。”李牧微微笑道。
  这么一提醒,大家都有想起来了,顿时都咧开嘴笑了。
  事情发生在前年的演习机动途中,某装甲旅在参演途中接到紧急命令,装甲纵队于是开始按照命令进行公路机动,前往指定地域布防。当时的时间非常紧张,所以所有的装甲车辆全部自行,而不是依靠半挂车进行运输。战斗状态的装甲部队都是自行的。
  路线要经过一个县城,在穿过县城的时候,一辆122毫米履带式自行榴弹炮在行进途中为了避让路边围观的群众失控,撞向了中间的护栏,剐蹭到了对向车道的一辆民用轿车。
  “装甲旅牛逼啊,当时直接就走了,压根管都不管你。”耿帅忍不住笑着说,“那车也不知道保险给不给赔。”
  林雨咧开嘴笑道,“应该会赔的吧。”
  石磊纳闷地问,“说真的,这种事情,部队到底是负责不负责的?”
  “很显然会负责。”李牧笃定地说道,“要看具体情况的,如果是在执行军务,而且是军事任务,那么当时撞车的榴弹炮是不会管的,军情第一。这种事情,部队会有专门的人来善后,比如保卫部门的,或者是后勤部门的。”
  赵一云耸了耸肩说道,“其实很简单,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说得很清楚了,那辆榴弹炮全责,部队肯定会负责赔偿。以前咱们不小心挖了老百姓的啥都没种的农田都赔了两袋大米和二百块钱,更别说这样的意外了。”
  “后来听说那车主报保险,保险公司给赔了修车的钱,所以说,老百姓对咱们当兵的还是很有感情的。”李牧说道。
  众人相视而笑,这种被老百姓爱戴的感觉很容易感动到自己,这是当兵的心里的真实情感。当兵的实际上需要的不多,仅仅是群众的理解和支持,然后冲着这些就能把命豁出去。
  “怎么着,咱们还在这等?”杜晓帆问道。
  李牧的目光移向那个工作车辆入口,说,“再等等吧,等冯副司令员的车队走了咱们再走。”
  航班进入了降落程序,接机车队那边情况如何呢?
  ...
  

Snap Time:2018-12-14 22:13:02  ExecTime:0.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