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猎人周边活动详情(18-11-08)      写在最后(18-11-08)      猎人续集投票(18-11-08)     

第442章 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


  准时装车出发,由民用涂装的陆地巡洋舰组成的车队,由警车开道,一路朝边境驶去。他们要通过陆路前往目标区域,途中要经过老挝,然后才能进入到金三角地区泰方一侧。
  国家的强大在这个时候表露无疑,装载着武装警务人员的车队要过境,没有极其高效有力的外交手段是绝对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办下来的。要经过的国家就算是再弱小,它也是一个主权国家,因此协调起来的困难是可想而知的。但,李牧他们的车队还没出发,所有的通道都已经全部打开。
  李牧和陈韬以及凌若萱同乘一辆陆地巡洋舰,加上司机四个人,又是空间充裕的陆巡,因此舒适度是很高的。其他人也是三人一台车,和警方的联络官同乘,猎人突击队七名成员,加上凌若萱,四名司机,以及两名警方的联络官以及一位外交部的协调员分成四台车,全部都是民用涂装的陆地巡洋舰。一台帕杰罗警车的负责开道,浩浩荡荡的就行进在高速公路上。
  除了猎人突击队一身的武警迷彩服打扮,以及外交部的协调员便装,其余人都是来自公安机关,全部警服上身。
  陆巡的后排,李牧在帮着凌若萱换药,尽可能地多换药是没办法中的办法,李牧细心地包扎好伤口,说道,“多喝点葡萄糖,加快伤后愈合,差不多了就不需要包扎了,不透气反而会恢复的慢。”
  凌若萱一双大眼睛眨着,看着李牧,“教官,你们当兵的都懂医术?”
  “这算什么医术,一般的战场急救是必须要掌握的。在战场上受伤了,首先要自己处理,自己处理不了战友帮忙处理,卫生员可不多。”李牧笑道。
  陈韬回头看了一眼,笑了笑,没说什么。
  “首长,为什么不给我发枪?”凌若萱却是逮着了机会,问陈韬。
  再一次回头,陈韬指了指李牧,“有他保护你,比十把枪都有用。”
  凌若萱看向李牧,脸却是忽然的红了红,她认为自己不需要保护,但李牧保护她,她却是满心的欢喜。小女人的心思,男人怕是不懂。
  李牧一百个不愿意这么一个累赘随行,但他不得不面对现实,猎人突击队里没有人懂泰语,因此翻译必不可少。上级但凡有别的人选,就不会让带伤的凌若萱来当这个战地翻译。
  “据说凶手的手段非常残忍,并不是简单的射杀,猎头,具体情况现在可以讲讲吗?”望了眼两侧不断后退的树木,李牧提出了心里的疑惑。尽管新闻上能够窥到蛛丝马迹,但是李牧相信真实情况一定比新闻上的要严重许多。
  比如说,最新的新闻报道上显示,两国警方还在协调之中,而实际上李牧他们这些侦察人员已经在路上,甚至凶手的范围也已经基本确定!这些是不能够在现在出现在新闻报道上面的。
  陈韬沉思了一阵子,缓缓说道,“嗯,手段非常残忍。”
  李牧沉默了,连陈韬都认为手段非常残忍,便可想而知当时那些无辜的船员遭遇了什么。
  有着总部高参这个背景,并且在总部的事情是在情报口工作的陈韬,李牧知道他知道的非常详细。在猎人突击队之前,陈韬经常和特种部队打交道,而一定意义上,特种部队的天然搭档是情报部门。
  前者是攻击组,后者是支援组。完美。
  李牧心里很气愤,猎人突击队的兵们心里都很气愤。就算没有穿这身军装,都很气愤。那种必须要有所反应的愤怒和那种有心无力的愤怒是截然不同的,谈不上那种更难受。
  一来,人死不能复生,二来惨案发生在境外,三来不能随心所欲。对兵们来说,想的就是比较简单的问题,复杂的,也轮不到他们想。
  刚刚经历过一番深刻教育的李牧,得开始学着在这样的事情面前放置好自己的心态和位置。以后遇到的重大事情还会有,要成长,而不是停留在大头兵的位置上,就必须得整合自己的思想融入更多元素的东西进去。
  正想着,就看见陈韬拿起了卫星电话接了起来。
  “我是陈韬,是首长,是我。”陈韬说着,倾听了好一阵子,他说,“明白,请首长放心,我一定会约束好我的人,是的,精神状态很好,斗志高昂!明白!我会把握好的!严格按照指示命令执行!首长再见!”
  放下卫星电话,陈韬便陷入沉思之中。
  李牧听不到电话那头的首长说了些什么,也不知道首长具体是哪一位首长,但是从陈韬的语气可以听得出来,绝对不是李唐义,也不会是齐少将,一定是比这两位级别都要高的首长,甚至极有可能是政府方面的。
  陈韬手里的卫星电话使用的是北斗卫星通信的保密频道,是直接和前指以及更高级别领导通话的工具。
  凌若萱也感觉到了气氛的沉重,慢慢的凝重起来,显然陈韬得到的不是什么好消息。
  好几分钟之后,陈韬开口说了,他沉着声音缓缓说道,“我们要改道经缅甸前往泰国。老挝方面不允许携带武器入境。”
  他话刚落音,车载电台就传来了外交部协调员的呼叫:“陈参谋,听到请回答。我是张刚”
  “我是陈韬,请讲。”陈韬拽起送话器说道。
  张刚是外交部派来的经验丰富的联络官,专司负责外交协调事宜,这支混合小队里,如果说陈韬是军事主官,那么张刚是可以当半个家的,他的话很重要。
  “我刚刚接到消息,老挝方面不允许携带武器入境,现在有两种方案,第一,转道缅甸入境,第二,到边境将武器交由老挝方面保管直到出境。陈参谋,绕行缅甸要多出半天的行程。”张刚说道,保持着外交人员一贯的风格,话语极少带有主观性。
  陈韬回头看了一眼李牧,李牧耸了耸肩,说道,“不可能将武器交出去,那跟缴械没什么两样。”
  武器是军人的第二生命,把武器交给别人保管,那非常的扯淡,非常非常的扯淡。就算是生死战友,你也极少听说过谁谁谁你替我保养一下枪支替我看着我的枪。那非常非常的扯淡。
  陈韬没有犹豫,果断地说道,“绕行缅甸。张干事,没有将生命交到他人手上这一说法。”
  “明白!通知车队改变路线吧。”张刚也没有纠结,他考虑到的是,猎人突击队代表是国家武装力量,怎么可能将武器交给他国进行保管?那更加的扯淡。
  很快,车队接到了通知,在前方驶入了另外一条直接通往中缅边境的高速公路。幸好如今高速公路网络四通八达,否则这一改变,起码要增加三天到四天的形成,而不是半天!
  李牧把目光投向车窗外那祖国万千河山,脑海里翻滚着的却是几十年前中国人任人欺凌的年代,如果,那个年代一去不复返了。
  

Snap Time:2018-12-11 23:26:59  ExecTime: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