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猎人周边活动详情(18-11-08)      写在最后(18-11-08)      猎人续集投票(18-11-08)     

第424章 女特警的钢铁意志


  李啾啾带着人马赶到这里,在听见枪声之后,他就带着部队以最快的速度奔跑起来。
  当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看到的是横七竖八的地上躺了好几个人,边上是散落的枪支,然后是这个地下制枪车间彻底地震撼了他们,那一排排整整齐齐码着的枪支挑战着大家的视觉极限。
  这种场面要是在部队兵器室那是一点也不奇怪,但分明是在绝对不允许出现的民间的这样的大山深处。
  这处非法枪支制造作坊让所有人大开眼界。
  李啾啾的目光落在了靠着墙壁被捆绑起来的三个人,他们都受了伤,并且被包扎好了。其中一个是山羊胡子。在最后关头,李牧和杜晓帆避开了要害,击伤了三人,而且是他们认为的比较重要的三个人。之前从凌若萱口中,李牧知道活口对警方破案很重要。否则,那些人是没有哪一个能在李牧和杜晓帆的枪口下存活的。
  一名中年妇女和一名少女缩在墙角的位置瑟瑟发抖,惊恐地看着这横七竖八的尸体。李牧扶着凌若萱从隔间里走出来,李牧原来穿的那套便装穿在了她的身上。事实上,凌若萱的衣服已经没一处是完整的地方了,如果没有衣物的遮挡,她的身体就会暴露在空气之中。
  李啾啾走到他们跟前,打量着李牧和凌若萱。
  “李牧?”李啾啾问道。
  李牧敬礼,“首长好。”
  “我是第十三特战旅武侦连长李啾啾。”李啾啾回礼,和李牧握手。
  那边,杜晓帆看见石磊,扫了他一眼,石磊走过去,无奈地低声说,“他非要我带路进来,妈的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也没办法。不过好在你们结束战斗了,不然功劳就给他们抢了。”
  “人家的官可比你大不止一级。”杜晓帆笑着说,“功劳个屁,刚才你要是也在,你是不会想什么功劳不功劳的。”
  石磊指着地上蔓延开的鲜血,砸吧着嘴巴低声说,“都你们干的?”
  “那不废话吗,刚就我和老李在。”杜晓帆不满地说,“不过大半是老李弄死的,他下手忒黑。你看那俩被扎穿了脖子的,啧啧,他就喜欢这样来,真他妈恶心跟杀鸡一样。”
  石磊翻了翻眼睛说,“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捅人心脏还有理了。”
  “这些人简直就是丧尽天良的土匪,如果今晚咱们没有碰见他,看见那边那两名无辜群众了吗,她们就会被活埋掉。而且,从歹徒的口中听到,他们好像杀害了不少无辜群众。别看这些人长得憨厚老实,其实心狠手辣比起恐怖分子那是一点也不逊色。愚昧而灭绝人性。”杜晓帆言中饱含了悲哀,法律常识上的缺失,在贫穷的驱动下,走上犯罪道路那是必然的结局。
  长叹一口气,石磊无言以对,只是唏嘘不已。
  那边,李牧把情况向李啾啾详细地介绍了一边,然后说道,“情况紧急,我们不得已便提前发起了攻击。哦对了,这位是警方的侦查员凌若萱同志。”
  凌若萱敬礼。
  李啾啾连忙还礼,佩服地看着这名深入虎穴的女警。
  凌若萱说道,“李连长,能不能请你帮忙联系我的上级,我已经和上级失去联系三天,通讯工具也被他们给破坏了。”
  “没问题,马上撤出这里,我们有卫星电话。”李啾啾点头,随即对李牧说,“李班长,你们也撤出去吧,这里我会安排人看着。估计你们猎头也该到了。”
  “是!”李牧一本正经地答道,给李啾啾很好的印象,是个正派的军人,却不知道此人一肚子坏水,只是憋着不轻易外漏。
  李牧扶着凌若萱往外走,巴不得离这里越远越好,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场会更加恶心。被子弹击中的身体不会马上流出很多血,需要时间,然后会在空中弥漫着鲜血的味道,刺激着人的观感和嗅感。
  杜晓帆和石磊跟上,石磊抢先一步上前帮着一起扶凌若萱,挨了杜晓帆一个鄙视的目光。
  半路上就遇上了陈韬带着其他人匆匆忙忙赶到,李牧又是一番汇报,随即陈韬带着人进去,李牧三人护送着凌若萱出去。
  到了外面,李牧找了一处避风处,扶着凌若萱坐下,说道,“现在我要检查你的伤口,进行初步的处置。”
  “不用了,我没事。”凌若萱紧张地说,处理伤口意味着要脱衣服,她当然不愿意。
  李牧却是不由分说地说,“你要获得救治最起码要在天亮之后,而且不知道天候条件是否适合直升机飞行。有可能你要依靠自己的力量走出大山。因此,你的伤口必须要处理,尽量排除恶化的可能。”
  说着,李牧就扭头对杜晓帆和石磊说,“你们的急救包给我,注意警戒。”
  杜晓帆和石磊把自己的单兵急救包拿出来,然后两人就散出去在两侧进行警戒,把李牧和凌若萱护在了身后。
  李牧帮着凌若萱首先脱下上衣,露出里面的烂成了布条的女式便装,李牧左手拿着手电慢慢照着一处处地把伤口找出来。
  说是遍体鳞伤也毫不为过,显而易见凌若萱遭到过毒打,那帮丧心病狂的歹徒一定曾经想从她嘴巴里问出什么来,看伤势,歹徒显然没得逞。
  两条胳膊,后背,胸口,腹部,都有淤青红肿,李牧知道这样的伤他现在是没法处理的。
  李牧用军刀切开了一处伤口处的衣服,低声说,“你左边胳膊上有一处划伤,看样子是刀伤,我得抓紧处理,腹部上部也有一处见血的伤口,也要抓紧处理,其他地方的,只能到了医院再处理。”
  “嗯。”凌若萱点头,十分的淡定。
  这哪里还是那个娇气得不知天高地厚的刁蛮女特警,李牧看着她沉入水的脸色,甚至到现在都没法相信这会是同一个人。伤痕反映出来的毒打,就算是放在没有接受过抗击打训练的男兵身上他都不一定受得了,可这个女警却是都承受过来了,波澜不惊地承受过来了。
  “你叫凌若萱。”李牧准备清洗她胳膊上的刀伤。
  凌若萱意外地看着李牧,“教官,你还记得我名字?”
  笑了笑,李牧说,“用我们部队的说法,你是刺儿头,印象很深。”
  说完,李牧就往凌若萱的胳膊上倒了消毒水。
  “吸……”
  凌若萱疼得死死地咬紧了牙关狠狠地倒抽了一口凉气……
  

Snap Time:2019-01-23 22:38:58  ExecTime: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