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猎人周边活动详情(18-11-08)      写在最后(18-11-08)      猎人续集投票(18-11-08)     

第1250章 老同志的开解


  “老爸,听老妈说你的副军长被撸了。壹看书WWWKANSHUCOM”
  傍晚,李牧带着儿子女儿在大院里遛弯,走出大院的时候,李瑾钰这么问。
  李耀军说,“别瞎说,只是暂时的。”
  作为哥哥,尽管和李瑾钰的岁数只差了几分钟,但李耀军是更加解人意更加稳重一些的,随他老妈,性格很稳重。李瑾钰随他老爹,脾气火爆。
  李瑾钰抬头看李牧,问,“老爸,是这样的吗?”
  李牧一手一个牵着,道,“这有什么关系,肩膀上的那些只是个形式,不要太看重。你们祖父连个正式身份也没有,不也照样为人民服务一辈子。”
  “祖父?他在哪?”李瑾钰问。
  李牧说,“死了。”
  “哦……”
  “小李,遛弯啊。”
  那边背着手走过来个穿着个农村老头似的的老大爷,笑呵呵的说。
  李耀军和李瑾钰乖乖的打招呼,“耿爷爷好。”
  “你们好,哎哟哟,二公主出来遛弯还打扮这么漂亮。”耿爷爷笑着对李瑾钰说。
  “嘿嘿,我母后给梳的头发,漂亮吧?”李瑾钰小心摸着自己的小长发。
  “漂亮,很漂亮,咱们大院就数二公主最漂亮了。”耿爷爷补上一句,“也是最捣蛋的。”
  李瑾钰就不高兴了,哼了一声。
  “你们俩去那边玩,我和耿爷爷说会话。”李牧松开他们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游乐场,都是大院的孩子。
  孩子们乖乖去了,很快就和其他小伙伴打成了一片。
  “耿叔,近来身体可好。”李牧和耿直走到一边站着说话。
  耿直说,“很好,还不需要去三零幺。”
  李牧也是上身汗衫下面大码裤不穿袜子穿迷彩胶鞋的状态,一老一少站在一起倒是挺搭的。壹看书WW看WKANSHUCOM
  “我听说了。”已经退下来的耿直说,“小李啊,你这个事情,根本不叫个事。这不还给你保留了军衔,级别嘛,以后有机会,你想想,他们还会正常的让你升?那肯定是一步到位的了。”
  李牧笑着说,“耿叔,我知道,我能理解的。这几天我也好好的反省了一下,这几年的工作方式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太过激了。”
  “你能这么想很好。到了一定级别,工作就不像基层那么干了。不是一股热血往前冲就能办好。得学会妥协,学会方法方式。掌握很好的工作方式尤其重要。”耿直说。
  “是,耿叔,我很知足了。”李牧说。
  凉风微微的吹过,入秋了,气温开始下降。
  耿直点头道,“可不是。你说你参加的那些行动,任何一项放在别人身上就是一辈子的资本。你身上有多少,数不清楚了吧。所以我说你目光放长远一些,你的功绩就是你最大的资本,明白吗?”
  “是,耿叔,我明白。”李牧诚心点头。
  耿直问,“准备把你放到哪里去?”
  “陆军特战训练基地,当教官。”李牧说。
  “这个安排很合适,你擅长的。要理论你是双硕士,要经验没人比得上你。你小子,大校正团教官,独一份。凡事有两面性,要学会换角度看问题。这个结果,不全是坏事。”耿直道。
  李牧有些不解,“耿叔,这话怎么说?”
  “哈哈哈!”耿直大笑,“我就说你小子没那么容易过了这个坎。你这是没了信心。你说,以你的能力,到陆南的那个三流训练基地工作上一段时间,你有没有信心把它变成一流的训练基地?你还有这个自信吗?”
  李牧一愣,认真思考,重重点头,“我当然有这个信心。”
  “那不就得了。”耿直道。
  李牧豁然开朗,竖起大拇指,“耿叔,姜还是老的辣。”
  “那不废话吗,小冯当年还是我的兵,他那点斤两我能不清楚。”耿直说。
  把冯老总叫做小冯的,也就耿直这样的老资格敢这么干了。
  “呵呵。”李牧只能笑。
  耿直说,“小同志啊,我送你四个字。”
  李牧严肃起来。
  耿直竖起只有四根手指的右手,一字一顿地说,“厚积薄发。”
  “厚积薄发……”李牧念叨着,浑浊的脑袋逐渐的晴朗起来,“耿叔,我记下了。”
  “就这吧,有什么想不开的给我这个老兵打电话,我给你说道说道。”耿直说,摆了摆手悠悠然的去了。
  李牧转头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王国庆,敢情耿叔早就发现了王国庆在那边等着,老同志的敏锐观察力一点都没有丢掉!
  王国庆大步走过来,低声向李牧汇报,“头儿,陆南传来消息了。地方政府已经正式立案侦查,海警第一师的调查工作也进行得很顺利。和你的猜测基本一致。”
  顿了顿,他说,“训练基地新兵伙食的问题,是司务长的责任,他渎职了。葛镇长被双规,葛祥生的企业涉黑被查封,岗亭边防派出所的纪律整顿也在进行着。宋小江很得力。”
  李牧微微松了口气,“这么说,我在海警第一师的工作,算圆满结束了。”
  王国庆没办法接这话,他说,“s岛扩建工程也有了定论,基本上按照你提出的方案来实施,不过工期延长到了五年。”
  “这是个好消息,五年后,南海再无争端。”李牧的心情大好,目的已经达到,芝麻绿豆的事情所产生的影响就越小了些。
  犹豫了一下,王国庆似乎有难言之隐。
  李牧说,“还有什么,说吧。”
  王国庆道,“刘华强和其他企业合资成立了一家海上工程建设公司,参加了s工程的投标。”
  李牧皱了皱眉,“个人?”
  “是,他个人出资,和大陆控股集团没关系。”王国庆道。
  李牧沉默了好一阵子,半晌,他微叹口气,“由他去吧。”
  沉默了一阵子,李牧说,“你跟我到陆南特战训练基地工作,有什么想法?或者把你调回警卫团,或者到其他单位。我走之前把你安排好。”
  “我哪也不去,就跟着你。头儿,你身边要有人。”王国庆想都没想拒绝道。
  李牧点头,“好,那就跟着我,委屈你了。”
  王国庆没接话。
  “哦对了。”李牧想起个事情,看向那边玩耍的李瑾钰,说,“这次回陆南得把老二带上。她妈妈是管不了她了,我带在身边管教几年,否则不知道以后会发展成什么样,这样的性格往后要吃亏。得物色个女警卫,你有什么人选?”
  “二公主要到陆南去啊……”王国庆愣了一下,想了一阵子,说,“陈参谋合适。我看平时刘妈管不住二公主,陈参谋的话她还要听一些。”
  他说的是冯玉叶的警卫参谋陈春英。
  “小陈啊……”李牧犹豫着,“单身女同志,不太合适吧。”
  王国庆顿时笑了,“头儿,你还不知道,陈参谋已经结婚了,这都快半年了。”
  “是吗?”李牧惊讶,随即苦笑摇头,“我这个记性……”
  “你是没空闲记这些琐事。”王国庆说。
  李牧道,“行,那就小陈吧。”
  注:弟兄们别骂了,书评区看一眼难受一下,今天这个礼物已经足以让步枪失眠,求放过。
  :,,!!
  

Snap Time:2018-12-14 18:14:40  ExecTime:0.0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