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步枪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  中国猎人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中国猎人最新章节猎人周边活动详情(18-11-08)      写在最后(18-11-08)      猎人续集投票(18-11-08)     

第1101章 连锁反应


  姜还是老的辣,确切地说,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打击多么大的事情,老一辈人总是能够沉得住气的。m.手机最省流量,无的站点。
  在飞机上的陈韬还没接到最新的消息,李牧还活着的消息就已经传到了冯老总这边。他感叹的同时,也为李牧的伤势担心。
  根据报告的描述,李牧的伤势实在是太重了,最要命的是,他极有可能再没有办法站起来。最终的结论,要等到把人接回国,组织专家组会诊才能得出来。
  只要人还活着。
  就连冯老总这个当父亲的,都没有办法预估,如果李牧死了,冯玉叶会闹出什么事情来。他可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她就真的能把天都给捅破了。
  消息传出去需要一段时间,和大多数小道消息一样传播,只是这个消息比以往的消息传播得更快。确切地说,王明发回来的关于李牧牺牲的报告,在极短的时间内就传播了出去。而王明随后发回来的更正报告,却因为各种原因,在到了总部几位首长手里之后,没有很快的传播出去。
  这就导致了这样一种局面很多人知道李牧牺牲,但极少人知道那是一个有误的消息。
  各路牛鬼蛇神跳了起来。
  国内凌晨六点左右,急促的电话声把郑凯韵叫醒。本来就有神经衰弱睡觉质量极差的他,非常的恼火。不过,接了电话之后,他一点怒火都没有了。
  “真的?你说的是真的?”郑凯韵连续问电话那头的人。
  那人说道,“千真万确!武警总部有我的同学,他亲眼看到了电文!张宁将军已经连夜赶往第三师了。老郑啊,你这叫什么,守得云开见月明。李牧是什么人啊,明星指挥官啊,武警系统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三十岁的大校正师干部,啧啧,英年早逝啊!”
  郑凯韵足足愣了有一分钟,随即才不管自己的样子有多吓人,坐在床上就哈哈哈大笑起来,“老天开眼!老天开眼!老天开眼啊!爬得越高摔得越重!这下踏实了吧,直接摔死了!哈哈哈!说得好!守得云开见月明!”
  他的老婆显然被吵醒了,揉着朦胧的双眼,嗔怪,“你干什么,大清早的发什么神经。”
  此时,有先天性残疾的老婆在郑凯韵眼里也不那么讨厌了。郑凯韵放下话筒,翻身压到了老婆身上,挺枪上阵强行进入,十多秒后他心满意足的翻身下来,开心得不得了!
  他老婆刚被他撩起了一些性趣,是不愿意就此罢手的。主动的上去,郑凯韵推开她,道,“不行,我要马上赶往第三师,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说完急忙下床,穿戴整齐便叫机要参谋准备车子。
  也许并不是为了第三师师长的宝座,可能只是为了在这样的时候出现在第三师,以一个他认为合适的姿态出现,让第三师全体官兵知道,他郑凯韵是要杀回去的。或者根本就是为了出现在伤心欲绝的冯玉叶面前,让她后悔当初的选择。
  甚至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强烈的动力是什么,他只是直觉必须要马上赶到第三师,不管如何。
  半个小时后,起床号吹响,远在东南的第107试验步兵团的官兵们和往常一样出早操。官兵们快速集合,在指挥员的指挥下原地踏步喊番号,让精神头起来,然后再整队向连队值班员报告集合情况,借着就是出早操。每天固定一趟五公里是跑不掉的。
  徐岩和张以陌和往常一样,从各自的房间出来,同样穿戴整齐,他们会跟着团部机关的队伍出早操,把自己当成普通一兵,同时两人还能进行交谈,说一说今天的工作。
  但是,当他们在楼梯口那里会合才说两句话的时候,团部值班室的值班参谋风一般跑过来报告:“团长!政委!军区电话!”
  “哦?”徐岩微微愣了一下,有些小兴奋,对张以陌说,“这么早来电话,可能有任务了。”
  两人就快步到值班室。
  徐岩拿起了话筒,听了一句就哈哈大笑起来,“是老赵啊,怎么,赵大参谋大清早的,有什么好关照。”
  说着摆头看了看张以陌,抬了抬下巴。张以陌背着手也笑了。他知道是打来电话的是赵旭,从107团走出去的干部,在军区司令部担任军训部的一名副处长。
  赵旭却是丝毫开玩笑的心情都没有,他的声音沙哑得可怕,缓缓的说道,“团长,咱们的老团长……”
  电话那头的赵旭,死死咬住了牙齿,后面半句话无法轻易的出口。
  徐岩听出了不对劲来,那颗心慢慢的沉下去,却依然存在最后一丝希望,“他怎么了?”
  张以陌看出不对来了,“怎么了?”
  “说话!”徐岩提高了声音。
  赵旭艰难地说道,“老团长牺牲了,在中东。”
  107团的官兵们以及军区机关首长们以及所有的干部都知道,107团只有一个老团长,他叫李牧。
  徐岩瞬间呆住了,雕塑一般站在那里。张以陌急得不行,把话筒从徐岩的耳边拿过来,“赵旭,出什么事了?”
  赵旭哭着说,“政委,老团长牺牲了。”
  手中的话筒滑落,重重的砸在了桌面上。值班室的干部骨干不敢去扶,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团长和政委这个模样。
  “他怎么会死呢,李牧怎么会死呢?”不知道过了多久,徐岩像是暂停恢复播放一样,然而却是哂然一笑,秃自不知道声线已经在颤抖,拿起话筒说,“李牧怎么会死呢你说,老张,我看一定是谁在开玩笑。我打个电话问一问。”
  徐岩的动作并没有什么异样,他拿起话筒,然后去拨号,动作很慢,前面两三个数字拨得很顺利,慢慢的,动作越来僵硬,双手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手指颤抖着根本无力摁下下面的号码。
  他死死咬着牙,要拨完号码。
  张以陌心里难受得要裂开一般,“老徐……”
  徐岩停下了动作,慢慢的放下话筒。
  是啊,军区司令部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吗,赵旭会在这件事情上开玩笑吗?
  徐岩感觉身子有些瘫软,他慢慢的走到行军床那边去坐下,两个胳膊的肘部支在大腿上,慢慢的两个手盖住了脸,头慢慢的埋了下去。
  值班室里的干部骨干看到了他们终生难忘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的一幕他们的团长像个小孩似的坐在那里抱头痛哭,死死压抑着的哭声让天地为之变色……
  

Snap Time:2018-12-14 19:18:32  ExecTime: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