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淡淡竹君  木仙传最新章节  木仙传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木仙传最新章节八百六十六碎片再现(18-12-13)      八百六十五关系匪浅(18-12-13)      八百六十四开启条件(18-12-13)     

五百八十八突然


  “噗~”屠炎尊者陨落的刹那,魔域祟魔宫,正在闭关疗伤的炎冥尊者突然重重的吐出了一大口鲜血,面色也变得异常难看!
  “怎么回事?”炎冥尊者捂住正在剧烈跳动不停的胸口,先后服下三颗天级疗伤丹后才将体内暴动的魔气给压制住,“难道屠炎出事了?”
  炎冥尊者来不及顾及身上的伤,如同残风一样快速朝着祭祀殿奔去,当看到中心大堂台柱上一盏熄灭的魂灯时,眼底流露出疯狂的狠厉。
  叶洲天植城,宁馨从岐幽山回来后,先在城里探查了一番,看能不能找到之前那个大乘魔修,不过却并没有什么收获,眼看天色渐晚,就快速回到了清泉水榭!
  “去哪里了,怎么在这晚才回来?”观景阁里,叶帧正在煮茶,灵茶的香味飘荡在水榭上空,看到赶回来的宁馨,面上露出温和的笑意。
  “师傅,徒儿去了一趟岐幽山!”
  “你怎么想到去哪里了?”叶帧正在沏茶的手一顿,神色变了变,快速探查了一下宁馨的身体,发现她没什么事,才松了一口气。
  岐幽山虽说并不像传言的那般危险,可山上确实存在一些诡异难解之事,就连叶家的两位散仙和几位渡劫尊者上去探查,也没找到原因。
  “我是跟踪一个大乘魔修去的!”
  “魔修?”叶帧神色一惊,面色一下变得严肃起来,难怪之前他听家主说起这段时间巡逻队老是收到有修士离奇失踪的消息!
  “是的!”之后宁馨便将她在岐幽山上的所见所闻全部告诉了叶帧。
  随着宁馨的叙述,叶帧的眉头拧得越来越紧,尤其是知道叶家竟然暗中掩藏着一位魔修的暗探,面色更是变得无比严肃。
  “你把那渡劫魔修给杀了?”叶帧有些诧异的看着徒弟,有些惊讶于她如今的实力。
  “恩,我想着不能让他将师傅的消息传回魔域去,所以就杀了他!师傅,那人看上去在魔域应该有些地位,我杀了他,会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啊?”
  “无碍,他们既然在调查我,那我跟魔修之间就避免不了麻烦!”叶帧摸了摸腰间的祥云玉佩,双目变得有些凌厉。
  “师傅,这是那魔修的储物戒!”
  叶帧接过储物戒,看到戒指上的火焰标志时,神色动了动,“他应该是祟魔宫的屠炎尊者,宁馨,这事你不要管了,也不要告诉其他人你接触过魔修,之后的事就交给为师吧!”
  “是!”宁馨点了点头,涉及到叶家家族内部的事她一个外人确实不好插手,“对了,师傅,之前我还发现城主府南部有人发出了一道传讯符,直朝灵界东北方向而去!”
  “竟还有人!”叶帧目光一沉,他该说是叶家的安保做得太差,还是说那隐藏在暗中的人道行太高深了呢?竟然可以瞒过叶家这么多人!
  要不是宁馨偶然撞见,叶家发生的一切估计都尽在他人掌握之中吧!突然叶帧双眼闪了闪,或许那个发送传讯的人跟当年叶家内乱的事有一定的关联!
  “宁馨,我出去一趟,你早点休息!”
  “是,师傅!”
  “这屠炎尊者的储物戒就放在我这里了,你去过岐幽山之事就不要再告诉他人了!”
  “是,徒儿遵命!”
  之后的几多月宁馨一直都呆在清泉水榭没有再出去过,看到师傅每天神色无异的样子,也就没怎么关注叶家有内贼的事。
  叶家传承了那么久,揪出隐藏在家族里内贼的能力还是有的吧,再说,叶家的两位散仙、几位渡劫尊者身上的伤如今都先后痊愈了,有他们看着,总会事半功倍的!
  在一个灵气浓郁得都快雾化的万丈深渊中,一道残影快速飞下,随后就看到一个周身遮盖的十分严密的黑衣男修朝着灵雾走去。
  男修很快来到了深渊中灵雾最浓厚的一处峭壁前,之见他单膝下跪,双手抱拳,极其恭敬的对着峭壁方向说道,“派见老祖!”
  “你来了!”一个空旷低沉的声音在深渊空响起,那声音听起来好似近在眼前,又似远在天边,紧接着,男修正前方的灵雾开始涌动起来。
  片刻之间,就出现了一道光幕,光幕里坐着一个若隐若现看不真切的白衣老者。
  “禀老祖,晚辈刚刚收到叶家的消息,这才冒犯过来打扰你!”
  “什么消息?速速禀来!”
  白衣老者的声音听不出息怒,可没来由,黑衣男修还是感到一阵压制,于是背脊弯得更低了!
  “被紫光击伤的叶帧在不久之前伤势突然痊愈,如今已经清醒过来了!”
  “哦?查出什么原因来了吗?”
  “据说是因为他的徒弟救了她,晚辈无能,并没有查出她具体是用什么办法救得叶帧!”
  “可知他的徒弟是何人?”
  “据我们在叶家的暗卫禀报,说是一个实力高强的大乘女修,具体身份还在查实中!”
  “大乘女修?”白衣老者语气有些戏谑,“那紫光的威力非同凡响,一般的手段根本无法治好它造成的伤势,务必查清她的身份!”
  “是!对了,老祖,叶家的两位散仙和几位渡劫修士伤势也好了,不过这次他们并没有出手帮其他在叶家药池疗伤的渡劫修士,如今那些渡劫修士对叶家都多有抱怨,晚辈猜想他们会因这事生出嫌隙!”
  “哼!掌管灵界九洲的九大家族,相互交好不过是因共同的利益暂时捆绑在了一起,他们终究也会因利益而解散的!”
  “叶家在灵界的威望一直很高,我们要不要趁机。。。”叶家自从出了一位战神叶熠,之后在灵界就一直有着较高的地位。
  “当然,我们要做得事,没有这些人的相助可是成不了事的,他们不是想让身上的伤尽快痊愈吗,你就投其所好吧!”
  “晚辈明白了!”黑衣男修神色动了动,眼里流露出一丝为难,不过并没有开口说出来,他知道,无论他说不说,最后这是都得完成,还得漂亮的完成!
  “恩,你办事我放心,之前我推算出,灵巫族圣女的真正后人已经在灵界现身了,你务必要找到她,并将她体内的祥云印记夺过来,要是时间久了,我怕她炼化了祥云印记,到时候,我们想夺都夺不了!”
  “晚辈遵命!可是,晚辈该怎么找呢?还请老祖指点!”
  “你只要将灵巫族的人盯紧,自然能够找到她,他们觉对有办法感应到圣女后人!”
  “可是,灵巫族的人不是已经承认瑾语是圣女后人了吗?”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以为灵巫族的人那么好糊弄,开启神址钥匙的碎片之后圣女后人才能感应到,一旦灵巫族的人提出要寻找碎片,你觉得诸葛瑾语能隐瞒多久?”
  “瑾语的占卜术还是很。。。”
  “哼,愚蠢,要是占卜术能够占卜出碎片下落,你以为本座还用得着被困在这里十多万年吗?”
  “晚辈知错了!”
  “好了,这也不能完全怪你,本座在提点你一下,那圣女的后人来自下界,是飞升修士,这是一块界石残块,你拿着,就能感应到当初本座炼制的随身空间,空间里有器灵,它或许能够帮你尽快找到圣女的后人!”
  “多谢老祖,老祖可知圣女后人来自哪个下界?”黑衣男修恭敬的接过空中悬浮的拇指大小的界石。
  “这个本座也推算不出来,得靠你自己查找了!”
  “是!”黑衣男修心里有些苦笑,飞升修士何其多,灵巫族的人又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他要找到何年何月才能找到圣女真正的后人啊!
  “下去吧,无事不要到这里来,记住,不能让其他人发现你的踪迹!”
  “晚辈明白!”
  “恩,对了,这是给你的奖励,好好做事,本座不会亏待你的!”
  “多谢老祖!”黑衣男修激动的接过白衣老者挥出了一瓶丹药,“晚辈告退!”
  “恩!”
  光幕快速晃动了一下,周围散开的灵雾一下就飞涌了过来,黑光一闪,黑衣男修也消失在了,深渊底部又恢复了平静!
  和往常一样,宁馨修炼完后,就到观景阁里品茶赏景,并拿出了一坛用仙岛上的灵果酿制的灵酒,准备等师傅回来的时候,和他一起品尝。
  没过多久,宁馨就看到神色似乎有些不太好的叶帧回到了清泉水榭,“师傅,你怎么了?”
  叶帧看了一眼宁馨,喝了石桌上的灵茶之后才开口说道,“在药池养伤的渡劫尊者准备离开了!”
  “哦?”宁馨挑了挑眉,“他们不治身上的伤了?”
  叶帧没有回到,只是说道,“他们觉得药池根本无法治愈他们身上的伤,所以不愿在继续浪费时间!”
  “可以前他们不是这个态度的!”除了她手中仙岛上炼制的灵药,就只有叶家药池能够治疗他们身上的伤了,时间虽然长点,可伤势到底在逐渐变好不是!
  “是啊!”叶帧也有些百思不得其解,虽然再见到他和叶家几位老祖伤势都痊愈后,他们心里有些不舒服,可到底还是继续留在药池养伤,这次这么决然的要离开,是他没有想到的。
  “难道他们找到其他办法治疗他们身上的伤了?”
  听到宁馨这么说,叶帧神色一动,“紫光造成的伤势需要仙岛上灵药炼制的丹药才能痊愈,除了你,还会有谁能收集齐那么多仙岛灵药呢?”
  “当然有了,灵巫族的人啊!”
  “灵巫族的人向来不与外人结交,他们怎么会突然拿出丹药救治那些渡劫修士?”
  “灵巫族的人或许不会,可诸葛家的人会!据说灵巫族的人对诸葛瑾语可是百依百顺,要是她开口了,想来灵巫族的人应该不会拒绝的吧!”
  “这倒是有可能!他们能够拿出丹药救治诸葛家的几位渡劫修士,必然也有能力救其他洲域的渡劫尊者!”
  “可是他们为何突然这么做呢?如果要救人,为何不在救诸葛家人的时候,就一起救了呢?”宁馨神色疑惑的看着师傅。
  叶帧目光闪了闪,或许诸葛家的人是知道了叶家几位渡劫修士伤势好了,却没有救其他人,所以才趁机做出这个举动,目的是为了交好其他洲域的渡劫修士?
  就在宁馨师徒猜测诸葛家这么做的原因时,在叶家药池养伤的渡劫修士聚集到了一起。
  “我说你们到底走不走,给个痛快话啊!”玄真尊者有些急躁的说道。
  “我们就这么走了,似乎有些。。。”受伤期间叶家对他们也算是周到。
  “有些什么啊?叶家药池根本无法治愈我们身上的伤,他们又不让叶帧的徒弟为我们疗伤,要是继续呆在这里,我们要得到什么时候才能养好伤啊?”
  “可是诸葛家为何会突然帮我们呢?”
  “也许。。。也许他们只是出于道义!”
  在场的渡劫修士都有些沉默,他们心里明白,在座的各位跟诸葛家的关系都不怎么样,诸葛家会主动出手帮忙,绝对不会是心血来潮,顾及道义。
  “管他是为了什么呢?我们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我听说跟叶帧伤势差不多的驭变尊者如今已经清醒过来了,吴家的其他渡劫修士也能活蹦乱跳了!”
  “哎,不管了,我们去诸葛家只是为了医治身上的伤,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干嘛顾及这个顾及那个的,只要能够治好身上的伤,付出一些代价也是值得的!”
  “恩,那好,我们明天就一起去诸葛洲吧!”
  “那我们要不要跟叶家说我们是去诸葛洲呢?他们好像还不知道!”
  “说一下吧,这又没什么说不得的!”
  就在其他渡劫修士准备离开的时候,褚家的扶摇仙人站起了身,“你们去吧,我和褚家修士就不去了!”
  “扶摇仙人这是为何,难不成你还觉得叶家会帮我们吗?”
  “叶家不帮我们想来确实是有难处,我怎可勉强,在座的各位跟叶家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力所能及之事哪次叶家没有出手相帮!”
  “这个我们当然知道了,所以才不为难他们,去诸葛洲求医嘛!”
  “人各有志,我和诸葛人就留在叶家药池疗伤了!各位,我们先告辞了!”
  看着离去的扶摇仙人和褚家渡劫修士,剩下的人都有些沉默,“不管他们了,我们自己去!”
  文中仙人看到后,神色一动,“听说叶帧的徒弟跟褚家关系匪浅,或许褚家人还想着她会出手帮他们呢?”
  “有什么关系啊?”
  “据说叶帧的徒弟是褚家家主小女儿褚欣怡的私生女!”
  “啊,还有这样的事!”
  “不过可惜,人家似乎并不承认!”...
  

Snap Time:2018-12-14 19:35:25  ExecTime:0.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