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淡淡竹君  木仙传最新章节  木仙传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木仙传最新章节八百六十六碎片再现(18-12-08)      八百六十五关系匪浅(18-12-08)      八百六十四开启条件(18-12-08)     

十四族学记事6


  “你们在干什么?”
  穆洋看着相互瞪着对方都有些狼狈的两个女儿,怎么也没想到,平时温柔可爱的女儿会有刚刚的那一面,他知道两个女儿有矛盾,没想到已经到了出手的地步了。
  “到底怎么回事,不知道府里静止打斗吗?”穆洋十分生气的说道。
  穆宁在看到族中长辈过来了,就知道这件事闹大了,也反应过来是她先出的手,不过还好,爹一定会站在她这边的,对于这一点她很有信心。
  “姐姐看着宁馨打我才和她打起来的。”宁浩马上告状。
  “穆宁馨,你怎么回事,你不知道要有爱兄弟姐妹吗?你娘是怎么教你的。”看着宁馨被骂,宁浩十分高兴,爹果然更爱他和姐姐。
  “不是的,是宁浩先打的我,姐姐才打宁浩的。”阿懿在旁边着急得说道。
  “穆洋,我们先听听孩子们怎么说的吧,我看宁馨也不是那种爱惹是生非的孩子。”大长老在一旁说道。
  “我娘是怎么教我的,不劳你费心,但肯定的是,你没有教好他们两个。阿懿才四岁,就被宁浩打了,你看不见吗?你看见我和穆宁打架,责问我不有爱兄弟姐妹,那你看不见穆宁修为比我高,年纪比我大吗?你怎么不说说她不有爱兄弟姐妹呢?”宁馨面色平进的说道。当看到被打的宁姐弟,穆洋简直急得不得了,把同样有伤的宁馨姐弟忘在了一边。
  宁姐弟当时的眼神,宁馨忘不了,穆洋当时的神情,她也忘不了,罢了,没爹就没爹吧。
  “那你也不该动手。”穆洋继续道。
  “不动手,你可能不知道,是你的宝贝女儿穆宁先动的手,我要不反击,就那么站在那里给她打?还是你觉得,我不能跟她动手,就因为在你心里只有她一个女儿?”宁馨嘲讽道。“面对她们两姐弟,你总是忘了问事情的经过,先先的就给我和宁懿定了罪,然后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当着她俩的面教训我们了。”
  听了宁馨的话,穆府的几个长辈脸上虽看不出什么,但在心里都觉得穆洋做得太过,这心偏的没边了。
  穆洋看着楚楚可怜的大女儿,再看看倔强又有点咄咄逼人的小女儿,穆洋头疼的紧。
  “你们这次在府里打斗,犯了族规必须受到惩罚。”穆洋话还没有说完,谢如意就眼里带泪的跑了进来。
  看到女儿遍体鳞伤,眼泪就止不住的流。然后向宁馨不住的磕头,嘴里含糊不清的说道,“求小姐放过宁吧,她只是担心弟弟,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将一副弱者的面孔做得足足的。
  “你先起来,她是晚辈。”穆洋急急的将谢如意扶起。
  宁馨面带讽刺的看着谢氏的表演,和穆洋面上的心疼不忍。
  “什么晚辈,她不就是你一个妾,有资格做我的长辈?爹,你是不是将穆府家规全忘了?”
  “宁馨,你对长姐幼弟出手,现罚你去思过崖反省三月。”穆洋此话一出,周围的人都是一愣,好像有点接受不能。
  宁馨的心揪地一下疼了起来,眼睛也红红的,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穆洋,可能也觉得罚得太过,后又说道,
  “看在你是初犯,就去一个月吧”
  “我不服。”
  “你说什么?”
  “我说我不服,在穆府出手,我确实触犯了族规,应该接受惩罚,可是,穆宁呢?是她先出得手,现场这么多人,你可以随便找一个问问,还有,穆宁浩打了宁懿,你不表示一下吗?什么时候穆府里的庶子庶女可以向嫡出子女动手了?您还要因为你的偏心偏袒他们吗?”
  “你。。。”穆洋有点气急,同时也有点难堪,尤其是还当着穆家的一些长辈,被自己女儿指责。
  “我有说得不对吗?做人你可以不公平,可做事你应该得公平。几位叔伯以为呢?”
  被点名的几个穆家长辈现在有点起虎难下,都觉得这个宁馨太厉害了,直接把他们拉进了战场。
  “几位长辈不用为难,宁甘愿受罚。”
  “为难?难道穆府的长老不就是处理家族纷争的吗?”罗静才离开穆府没几天,回来就看见这个。
  罗静慢慢的走了过来,“几位长老觉得处罚一个庶女为难吗?”
  “不是,不是,我们只是在想该如何处罚。”
  “是这样啊,刚刚我也大概的了解的一下事情的经过,穆洋,你好像只处罚了我的女儿,而他们你好像忘了?”罗静看了看谢如意几人。
  “不过既然都动了手,没道理只处罚其中一个,要罚就一起吧,毕竟穆府的族规不能当摆设,几位长老说是吧。”
  “夫人,儿身体有伤,不适合去思过崖呀。”谢氏急忙道,“如果夫人生气,就请罚我吧。”
  “罚你,为什么要罚你,你做错什么了呢?在说你算什么呢?不过一个妾,本夫人和穆家长老说话是谁给你资格擦嘴的。”母亲金丹中期的威压直接施压在谢氏身上。谢氏立刻一下趴在地上,面色惨白,冷汗连连。
  “夫人,你做什么?”穆洋立马扶助谢氏,挡掉她身上的威压。
  “没什么,就是觉得嫡出小姐都受罚了,没道理妾出子女不受罚吧。”母亲缓缓的说道。“听说懿儿脸上的伤是宁浩打的,念在他年级还小那么就和馨儿去思过崖一个月吧,至于宁就去思过崖呆上三个月吧。”
  “不可以。”穆洋回声到。
  “不可以?我还记得你曾经说过,要在他们小时候就纠正他们的一些行为,不然大了可就该不过来了。穆宁公然无视穆府家规,率先在府里动手,不是应该惩戒一番吗?穆洋就是到族长那里,对于这个处罚,他也不会说什么。还有,有些事别做得太过分。就算你不在乎嫡庶,想来穆府还是会在乎的,你们说是吗?”
  “是啊,穆洋,夫人说得很对,这次是宁姐弟的不是,穆家子弟都看着呢,你也不想让所有人都觉得你处事不公吧。”大长老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处罚有些中了。”
  

Snap Time:2018-12-11 23:37:07  ExecTime:0.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