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雨天下雨  山沟皇帝最新章节  山沟皇帝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山沟皇帝最新章节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追求幸福自由的宋丸子(18-12-13)      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为了单身狗可是操碎了心(18-12-13)      第一千二百七十五章 大唐扶桑相亲大会(18-12-13)     

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要破阵一堆乱石足矣


  看着第四波骑兵安然无恙的撤回来了,辛爱黄台吉并没有第一时间率领全部大军撤退,虽然刚才的一波进攻有点吃亏,但是还没有让他就此率军撤退的程度。
  毕竟对于五千大军而言,死伤两百,并不算什么,刚才选择让第四波骑兵取消进攻退回来,只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么打下来不行。
  己方的骑射攻击,虽然也造成了对方的部分伤亡,但是他们却也是给自己造成了不小的伤亡,双方的伤亡保持在一比一,而这种战损比是辛爱黄台吉所无法接受的。
  他换一种战术,改变目前这种该死的状况。
  辛爱黄台吉选择了暂停进攻的时候,刘梦阳却是露出了笑容,刚才的这一场防御作战,他是非常满意的!
  用两百步兵换两百骑兵赚大了,如果今天有机会,他宁愿用手底下的一整个辎重团去换取对面的两三千骑兵!
  因为不管从那个角度来看,和对方拼消耗,而且是一比一交换这种事,对于大唐陆军来说都是占便宜的。
  可惜的是,估计对面的鞑靼人不会给他这种机会了。
  “继续维持防守阵型,收治伤员!”刘梦阳知道,对面的鞑靼人估计一时半会的是不会发动进攻了,不过己方却也是不能松懈。
  防御阵型还是需要维持的,不然的话,对面的骑兵冲过来再想要变阵可就来不及了。
  己方收治伤员的时候,顺手还把鞑靼人遗留的部分马匹给收拢了过来,不多,只有十来匹而已,虽然死伤的鞑靼骑兵不少,但是大部分的马匹都是跑开,或者干脆是死伤了。
  战场上,大唐陆军的枪炮可是不分是人还是马的,而是采取覆盖射击,理论上来说,马匹受到的伤害几率要比骑兵本身要高得多。
  收治了伤员后,刘梦阳让曹广涛那边派人,帮忙把伤员都是抬到运输辎重的四轮马车上,让军医们直接就地救治。
  不过怎么说了,能救的也就还有一些轻伤员了,那些重伤员的话,以目前的医疗条件基本是无能为力,只能是靠着他们硬坑,能够扛过去就能活下来,抗不过去的话,就只能成为阵亡人员里的一人了。
  和刘梦阳对于死伤将士基本无动于衷,甚至脑子里还想着有机会就继续拼消耗不一样,曹广涛看着伤员被陆续抬回来,心中却是有些感叹。
  刚才短短的几分钟交战里,就是死伤了两百多人,而这两百多人里,有不少人都是当场被箭支射中要害战死,还有部分人是重伤,剩下的百人左右则是四肢等非致命部分受伤。
  但是即便是那些受到轻伤的士兵,想要活下来也是不容易的,因为一不小心伤口就会感染,一旦感染了,到时候截肢什么的都是轻的,重者是会死亡的。
  为什么只是受到箭伤也会感染?
  因为箭支上的箭头可不是光滑洁净的,生锈的箭头一大堆,有些箭头甚至都有倒刺,而且箭头往往会浸泡屎尿这些,再不济也会临战之前把箭头插入泥土里,为的就是击中敌人后让敌人受到感染。
  当然了,箭伤对比子弹的伤口来说,那也是小巫见大巫了,铅弹的伤口可是相当恐怕的,铅弹击中人体后很容易发生翻滚,造成空腔效应,同时铅弹头比较软,很容易碎裂,因此击中人体后,铅弹往往是碎裂成很多块,同时铅弹击中人体后,也会把衣服上的织物一起带入体内。
  因此清理铅弹的伤口,那是非常麻烦的,别说十六世纪的医疗条件了,就算是放在现代医学来,清理铅弹的伤口也是想当麻烦的事。
  这也是为什么铅弹的致死率那么高的缘故!
  两百多鞑靼骑兵里被铅弹直接命中的部分鞑靼骑兵,不出意外的话大多都是活不下来的。
  相对比而言,大唐的伤兵们要幸运的多,只是也好的有限。
  战争,哪有不死人的!
  曹广涛很清楚这一点,当时真的看到上百名伤亡被抬回来,不断的发出哀嚎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叹气,这些可都是帝国子民,陆军将士啊!
  不过,虽然有所叹气,但是他却是没有生出什么为什么要打仗,能不能不打仗之类的心思,他固然有恻隐之心,但是也只局限于此了。
  身为大唐陆军里的一名中级军官,他在考进武学堂的第一天起,就是天天受到忠君爱国,奋勇杀敌的教育,这么多年下来,他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而且以后也会这么做。
  只是,他到底是没有刘梦阳那样,能够做到眼睁睁的沿着将士伤亡而无动于衷,只把士兵们当成一个个冷冰冰的数字而已。
  而这,其实也是为什么他们年龄差不多,也是武学堂了的同期,但他只是一个少校,而刘梦阳却已经是中校的缘故。
  有着恻隐之心,太过顾虑的将领,注定不是一个好将领,因为战争本来就是一个数字游戏,你非要把数字看成是活生生的生命,那么这仗也就没法打了。
  比如第九军北上作战,哪怕是再顺利,但是估计也得有几千人死伤,如果不忍这些伤亡的话,那还怎么北上?还怎么收复河套?还怎么奠定帝国北方战略安全?
  曹广泰在后头叹气,刘梦阳则是拿起了单筒望远镜观察着前方的鞑靼人骑兵,他们虽然暂停进攻了,但是却没有选择彻底撤退。
  不过刘梦阳也是管不了这么多了,既然他们不进攻,甭管他们之后还有什么阴谋,他都打算继续施行自己的战略,那就是继续前进。
  所以原地和鞑靼人大眼瞪小眼一刻钟后,刘梦阳再一次下令部队保持防御阵型的前提下继续行军!
  反正他们行军也挺方便的,他们运输辎重的都是四轮马车,不用人力去推动什么的,为了保持对骑兵的防御力,这一次刘梦阳并没有让步兵们在马车的外围行军,而是选择了让马车在外围,步兵们则是在马车的里侧,同时马车首尾相连,彼此的间隔非常小,然后也是多辆马车并行。
  同时为了保证灵活性,五百辆马车,也是非常了前后两批,各自有两百多两的马车,这些马车首尾相连,形成一个狭长长方形的空心车阵。
  这种阵型,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步兵的空心方阵的翻版,只不过是用马车充当外围屏障而已,同时队列也是大了一点。
  这也是大唐陆军研究了多年,用马车来抵抗骑兵,保障运输部队安全的一种战术,虽然说保持阵型的时候,行军速度比较缓慢,但是总比不能走来得强。
  同时也比单纯用步兵在外围防守作战好一些。
  部队里的火炮,大多也是直接被拖拉着行军,一些散弹炮更是架在了四轮马车上的车顶上,这些火炮,大多都是提前装填好了弹药,只要鞑靼人的骑兵想要发起进攻,那么立即就能够开火,那些散弹炮甚至都不用停车开火,直接在马车车顶上就能够开火。
  大唐陆军的重型四轮马车,载重量可是能够达到一吨多的庞然大物,用来抗野战炮的后坐力勉强了些,但是要抗住两斤,三斤散弹炮的后坐力,还是可以的,只是打多了同样会散架就是了。
  刘梦阳让部队继续前进,北边的辛爱黄台吉看到这一幕,有些犹豫不决!
  这继续冲上去进攻的话,那是不行的,但是也不能放过他们啊!
  怎么办?
  目送刘梦阳的部队开始行军后,辛爱黄台吉思索了半天,然后才是道:“我们走,绕到前面去!”
  “去绕道前面去进攻吗?”一个属下如此道。
  辛爱黄台吉却是用看白痴的眼神看向着,都是懒得回答!
  这得多白痴的人,才会问出跑到前面发动进攻这种问题啊!
  那些大唐蛮子的车阵,就是一个移动的城堡,进攻个屁。
  他们这些人可都是骑兵,又不是和大唐陆军一样,有着众多的火炮,甚至连火绳枪都只有百来杆,而且都还没多少子弹,这主动进攻是找死。
  此时,辛爱黄台吉道:“我们快速前进,到前头设置障碍等着他们过来,这一次,我们要让他们来进攻!”
  强攻敌人的车阵,那是不行的,但是敌人的车阵也有着一个最大的缺陷,那就是阵型过于庞大,对地形的要求太高了。
  虽然此地是广阔无比的草原,但也不是所有的地方都能够让数百辆马车同时并行通过的。
  他只需要在前头选择一个地形比较适合的地方,直接布置下障碍物,就能够让这些马车过不去,到时候,这些大唐蛮子想要过去,就只能硬闯,或者是绕道。
  如果是绕道,他大不了再到其他地方再堵一次,反正自己的是骑兵,跑得快,总能够跑到他们的前头去,草原虽然广阔,但是也不是他们想要绕过去就能够绕过去的。
  如果是硬闯,那么也是正中他的下怀!
  自己强攻车阵不想,难道还怕他们来进攻不成!
  辛爱黄台吉南北征战几十年,自然不是只知道蛮干的人,些许的小计策他并不介意使用。
  所以,不用多久,他就是带着几千人的骑兵到了大唐运输部队的前头大约五公里的地方,这片地方算不上什么地形险要,只不过左右两侧刚好各有一座小山头,也不高,骑马一个冲锋都能上去了,两个山头之间间距大约三公里多一点。
  他们停了下来,然后就开始忙了起来!
  他们忙啥?
  他们下马开始搬石头,然后直接把石头搬到中间开阔的道路上!
  辛爱黄台吉看着堆积起来的乱石墙,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伪唐车阵虽然犀利,不过要破其车阵,一堆乱石足矣!
  

Snap Time:2018-12-14 17:45:32  ExecTime:0.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