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我是墨水  执魔最新章节  执魔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执魔最新章节第1246章 仙皇阵(19-06-26)      第1245章 圣人威(19-06-26)      第1244章 一声师尊如陌生(19-06-26)     

第1244章 一声师尊如陌生


  紫薇北极宫,第九宫,鹑尾宫。
  鹑尾宫曾是紫薇仙皇存放丹药的仓库,漫长岁月过去,此地不少丹药都熬出了灵智,修成了丹魔。若说析木宫是杂物小妖们的家园,则这鹑尾宫便是丹魔们的乐土了。
  此刻,一名紫衣女子手提花篮,正行走在鹑尾宫的护宫大阵边缘。此女不是旁人,正是入宫寻药、想要炼死北海真君的奉女族女王。
  阵法周遭,一片茫茫白雾,便是仙人法目,也难将其穿透。
  紫衣女子虽是仙王修为,却也只能看清十丈方圆,更远处则无法看清。
  任何人想要进入鹑尾宫,都必须穿越这座阵法,紫衣女子来过此地数次,对此阵了解颇多,想要穿越此阵,原也不是什么难事。可她并不打算这么做,而是在阵法内徘徊,寻找着什么。
  这一找,便是四日。终于,紫衣女子寻到一处毒瘴弥漫之地,在那毒瘴深处,生有大片半人深的腐草。腐草的枝叶上,爬满了墨绿色的飞蛾,食腐而生。
  “此飞蛾口器之中,藏有三个碧针毒齿,是三齿蛾不会错了…三齿蛾的鳞粉,可催生出化魂叶。若我所料不错,再往前走十数里,在那腐草最深处,必可寻到化魂叶。”
  化魂叶,灭圣草,封道灵泉。只要找齐这三样东西,她便有十成把握将北海真君炼成丹药,报当年血仇!
  念及于此,紫衣女子的眼中有了几分快意,更多的却是伤感。她想起了父王和母后,想起了年幼时承欢膝下的时光,想起了永远回不去的往事。
  她记得,每当龙珊瑚开出白花,父皇便会放下琐事,放下一族帝王的威严,变化为一只头戴王冠的奉鱼,将她驼在背上,在海中游呀游,游呀游,满脸得意。那种欢快,就仿佛想要向全世界,炫耀自己平平无奇的女儿。
  于是沿路相遇的海族们便会问呀:海臣大王,你堂堂妖王,为何要自甘轻贱,化身为小女子的坐骑?
  每到此事,父王便会生气地回道:什么小女子!这是吾女阿摇,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阿摇!老子爱怎么宠怎么宠,你管不着!
  …
  她记得,自己小时候又懒又馋,还怕苦怕累,一修妖术就喊腰酸,一练妖法就说腿疼。每次王宫御师给她上课,她便找机会逃课,气得御师吹胡子瞪眼,满世界找她。她则躲到母后的寝宫,央着母后给她做糕点吃。
  每到这时,母后便会好笑地弹一下她的脑瓜,宠溺道:阿摇惰于修行,日后修为定是不高,偏又体娇嘴馋,真不知哪家夫婿肯要你。想吃娘做的糕点,就得乖乖练功,练够一个时辰,娘便给你做最爱吃的金鱼糕,练够两个时辰,娘给你包河神粽…
  …
  她记得,自己身为奉女族鱼妖,却因妖魂有缺,始终无法化为鱼形。十二次族中大祭,十二次醒血失败,身为一只奉鱼,她竟凝聚不出奉鱼之血。那时的她,成了北界河的笑柄,失去了所有族人的信任,失去了所有朋友,所有认同,茫然不知所措。
  往日待她亲善的族老们,陡然变了态度,高呼着要将她从族中除名,逐出族群。一个觉醒不了奉鱼妖血的人,有何资格留在族中?更有何资格继承偌大的奉女族?只是一族之耻!
  为了给父王、母后施压,族老们甚至请来了少司雨,公断此事。少司雨一声令下,她被逐出族群便成了既定事实。于是,生性高傲的父王、母后,终于抛下一切尊严,跪在少司雨身前:小女阿摇,绝非废物!
  她只是前世魂伤太重,今生妖魂才会有缺!
  请少司雨收回成命,给小女一个机会!
  …
  紫衣女子难过的闭上眼,她永远忘不了父母为她折腰的那一幕,也是自那时起,她一改懒惰的毛病,不要命地修炼,真正长大。
  再后来,北海老贼闯进了奉女族。
  再后来,排斥她的族老们死了,宠爱她的父王和母后也死了…
  紫衣女子的思绪越来越乱,她缓缓的闭上眼,再睁开时,神色偏执得可怕。
  “父王,母后…女儿不孝,直到今日,女儿仍旧无法觉醒奉鱼妖血,庸碌一世,竭尽全力,到今日也只勉强修至仙王之境,堪堪足够执掌一族。女儿此生,一事无成,却唯有一事,非做成不可…”
  紫衣女子一步步走向毒瘴,走向腐草丛生处,她方一接近,附在腐草上的三齿蛾便成群飞起,朝她袭来。
  这些三齿蛾单独一只,不值一提,但若是有成百上千只,则便是五劫仙王也要暂避一时,更何况是她这等四劫仙王。
  可她不愿退,因为她所求的化魂草,就在前方。
  她祭出手中花篮,与半空中黑压压的三齿蛾搏杀着,那花篮她用得小心翼翼,有时候宁愿自己挨上几记毒针,也不愿让花篮受损,只因那花篮,是母后留给她的唯一遗物。
  半个时辰后,她终于杀尽了此地三齿蛾,身上却多了数十处毒针造成的伤口。此刻她的脸上,多了几分黑气,那是三齿蛾的绝毒在其体内肆虐的证明。
  随手取出一颗丹药服下,暂时压下体内绝毒,紫衣女子复又朝腐草更深处走去。
  这一次,再无三齿蛾拦路,而她也终于在那腐草最深处,找到了化魂草。
  “第一味药引,找到了…既如此,此地多留无益,该去下一个地方了…”
  紫衣女子露出开心的笑容,却不知,暗处有十余道神念,盯上了她。
  那是鹑尾宫的丹魔们,暗中释放的神念!
  此地对外来者限制极大,对本土妖魔的限制倒是不多,只要本土妖魔修为强横到一定程度,便可自如释放神念,是以此地丹魔,早早就察觉到了紫衣女子的到来。
  “桀桀桀桀,好美味的气息,是外界来的血食!可以吃!”
  “四劫仙王么?此女当食粮之前,拿来当当鼎炉似乎也不错!”
  “老夫记得此女,她是奉女族的人,好像是叫姬什么扶什么摇。此女身怀紫薇尊手令,我等对她出手,似有不妥…”
  “哼!紫薇尊早已作古,我等皆是无主之魔,与那些个紫薇仙修再无半点关系,便是吃了此女,又有何妨!”
  “吃不得,吃不得,此女身上颇有奇异之处…”
  “是极是极,此女已来过好几次,本座也追杀过她数次,却次次无功而返。”
  “竟有如此怪事?”
  “我料此女体内,必有重宝守护,听说就连星纪宫的星魔们都盯上过此女,却也只咬掉她半壁妖魂,剩余妖魂无论如何都咬不动,你说怪也不怪…”
  “嘿嘿,越怪越好!越是奇怪,越说明此女身上重宝极强,便更有杀她的价值!”
  “有理,有理!那我等便再追杀她一次好了!”
  众丹魔你一言我一语,看这紫衣女子,就像是在看砧板上的肉。
  而后,十多道魔光冲天而起,朝紫衣女子追了过去。
  …
  “可恶!果然还是被这群丹魔发现了!”
  紫衣女子俏脸霜寒,她不是第一次来紫薇北极宫,也不是头一回和此地妖魔打交道。
  十二宫的妖魔,除了少数几宫不与她为难,其他妖魔见了她,基本都会全力狩猎,毫不留情。
  是的,她这等外来妖修对于此地妖魔而言,不过是美味的血食罢了,不过是猎物而已。
  按照她以往的行事风格,一旦被宫内妖魔盯上,定是直接传送出北极宫。可这一次不同,她来此地,共需找齐三味药材,如今却只寻得化魂草,还差两种。
  若是就此离开,纵然她持有宫门钥匙紫薇手令,也要间隔四十九年之后,才可再度进入此地。
  四十九年,她等不起!想要炼杀北海老贼,只有这短短时日,唯一机会!找不齐三种药引,她绝不离开!
  “此地是第九宫,与之相连的是第八宫鹑火,以及第十宫寿星。鹑火宫的鼎魔也不是什么善类,若往这个方向逃脱,怕是更加难以脱身。既如此,且去寿星宫暂避好了。桃妖念旧,多少会顾及紫薇仙修的香火情谊,或许肯容我躲避一时…”
  紫衣女子几乎是一瞬间便做出了判断,朝着寿星宫方向逃去。她逃得不慢,丹魔们却追得更快,她才刚刚逃至寿星宫的宫外桃林,便被丹魔们堵住了去路!
  “有趣,有趣!你姬扶摇不是素来贪生怕死,怎得这回被我等追赶,不往北极宫外传送了。”
  一名生有九目的丹魔哈哈一笑,魔掌一挥间,已有一式遮天掌印拍落!
  这九目丹魔明明只是二劫仙尊,然而一掌之威,却已不弱于末法四劫仙王太多,实力之强,堪比古之仙尊!
  紫衣女子下意识想要祭出花篮防御,却在抬手的瞬间有了迟疑,最终选择柔指一点,点出万缕水光,去挡来不可一世的魔掌。
  轰!
  九目丹魔的掌印被水光轰碎,见状,原本哈哈大笑的九目丹魔面色一沉,有了难堪。
  紫衣女子也没落得好,她虽堪堪挡下九目丹魔一掌,但她体内尚有三齿蛾留下的剧毒、伤势,那伤势本靠着丹药之力暂时压下了,此刻一经动用法力,那伤势顿时有了复发的趋势,使得紫衣女子当场喷出一道血箭。
  那是乌黑的血!血中仍有三齿蛾的余毒!
  “哈哈哈!老九居然连一个受了伤的娘们都拿不下,丢人,丢人!莫非封魔巅赐下的魔种,还没有完全炼化不成?还是说老九怜香惜玉,这一击仍旧有所保留?哈哈!”其他丹魔见九目丹魔一击无效,皆是嘲笑起来。
  闻言,九目丹魔顿时恼羞成怒,魔掌一抬,就想再度攻击紫衣女子,挽回尊严。
  但却有人抢先一步出手了!
  这一次出手的,是一名口生象牙、双持金锤的肥胖丹魔,此魔明明只是三劫仙王的修为,然而巨锤砸落,却有仙王巅峰的杀伤。眼见此魔来势汹汹,紫衣女子不得不咬牙祭出花篮防御,但还是无法完全卸掉对方的巨锤之力,整个身体都被巨锤余力轰飞了出去。
  那象牙丹魔一击得手,顿时兴奋地怪吼起来,“舒坦,舒坦!持强凌弱果然痛快!贪生前辈诚不欺我!弱者临死前恐惧的眼神,真是有趣!”
  那象牙丹魔怪吼完,才发现压根没人搭理自己,顿时尴尬不已,他面色一沉,就想再冲上去,朝紫衣女子补上几锤。
  可惜的是,就在他怪吼之时,其他丹魔已经争抢着冲上前,跑去围攻紫衣女子了。被十数名古尊、古王围攻,紫衣女子连堪堪防御都做不到,她不断闪避,不断后退,却仍是一次次被轰飞、拍落,鲜血不断洒落。
  她的气血越来越虚弱,连意识都有了片刻模糊,理智与脆弱告诉她,此刻再不发动紫薇手令,从此地传送出去,她便真的走不脱了。
  可她不甘心!
  她这一生,失败了太多,放弃了太多,却唯有这一次,不愿放弃!
  她必须将北海真君挫骨扬灰,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爆!”
  紫衣女子一字念出,便在这一瞬间,她的意识被血红所包裹,而后,肉身轰地一声炸开!
  自爆肉身!
  面对十数名丹魔围攻,此女竟宁可自爆肉身寻求脱身之机,也不愿逃至外界,可见其复仇执念深到了什么程度。
  仙王自爆,何其可怕,此地围攻的丹魔虽多,面对这等威能的自爆,也是尽皆色,一个个二话不说,抽身便退!一边退,还一边骂!
  “贼婆娘!竟宁可自爆肉身,也不给我等留血肉吃!真他娘的抠!”
  “疯了,疯了!此女分明就是疯子!”
  “该死!老子躲得慢,被这疯婆娘炸断一条手臂!”
  “爷爷的耳朵少了一只,真是晦气!”
  “可恨!我祭炼了数千年的本命法宝,竟因此女受创!”
  “老子要剥了这疯婆娘的皮!她逃去哪儿了!肉身虽毁,妖魂尚在,老子定要血祭了她的妖魂!”
  “桃林!她逃进桃妖们的地盘了!”
  “好好好!这贼婆娘看来是想找桃妖保护她,可惜!我等丹魔得了封魔巅的魔种,已然今非昔比,这些桃妖护不住她,也不敢护!”
  “杀!杀进桃林!若桃妖们敢阻,我等顺手将桃妖们杀光吃尽便是!正好让这寿星宫易主!”
  众丹魔不可一世地冲入桃林,一路摘桃砍树,好不嚣张。他们就这般不紧不慢地追着紫衣女子的妖魂,一直追到了桃林深处倒也不敢追得太紧,万一这娘们再发次疯,将妖魂也引爆了,他们一肚子怨气找谁发泄?
  …
  一场自爆之后,紫衣女子只剩妖魂未毁,此刻她妖魂虚弱,意识模糊,却还是咬着牙,倔着骨,朝着桃林深处飞去。
  一面逃遁,一面却还在担忧,她其实并不确定此地桃妖会庇护她,只是觉得此事有着些许可能。
  倘若此地桃妖不肯援手,她便只能继续朝第十一宫的方向逃了。总之,她不会轻言离开!
  反正她本来也是要去第十一宫的,那里同样有她要找的东西灭圣草。唯一麻烦的是,第十一宫是大火宫,是一处十界至火之地意思是平均十处大千世界才有可能找出这么一处。
  纵然是她全盛之时,进入这等火行凶地也要小心翼翼、周全准备。如今只剩一缕妖魂,大火宫之行怕是更加艰难了…
  近了,近了!
  不知在桃林之中逃遁了多久,紫衣女子忽觉一缕阳光穿过阴翳,照进眼眸,而后,她看到前方桃林尽头,溪流之畔,山石跟前,有一个白衣男子持伞而立。
  那白衣男子没有刻意掩饰气息,气息之强,足以令她惊心动魄,显然是位修为绝顶之辈!
  那白衣男子容貌陌生,绝非她见过的任何一人,可不知为何,她于陌生中,感到了一丝不可灭的熟悉。
  更令她熟悉的,是男子手中之伞…
  那白衣男子神色冷漠,明明见她在逃,却仿佛视而不见,显然并不打算出手相救。
  英雄救美?不存在的,这等冷漠之人,显然不愿插手陌生人的厮杀。
  这等冷漠表情,在修真界再常见不过了。紫衣女子孤身一人活到今日,这等冷漠表情早已习空见惯,她从前也是这般对待陌生人的。可不知为何,唯有这一回,面对此人冷漠面容,她感到了一丝刺痛,一丝…委屈…
  她不知那刺痛与委屈从何而来,她更不知自己为何会对这陌生男子生出这等情绪。
  好似有无数远古记忆,在这一刻苏醒,好似有无数思念,在这一刻袭来。
  那情绪不知从何而起,却只一瞬间便灌满了紫衣女子整个灵魂。
  化作,一声呼唤。
  “师尊,你不认得我了么,我是…扶摇…姬氏扶摇,你亲口赐予的姓与名…”
  “徒儿找了你好久…却被…妖鹤…四分五裂…”
  “终于,找到了…原来不必神木…不必,不必…他骗了我,骗了我…”
  紫衣女子凄然一笑,好似一瞬间失去了精神支柱,又好似一瞬间耗空了所有力量,昏了过去。
  她的妖魂从半空中跌落,跌向宁凡,不偏不倚,就好似从一开始,就是直奔此地而来。
  宁凡皱了皱眉。
  他不明白这来历不明的紫衣女子,为何要对他口称师尊。更奇怪的是,这种称呼,令他感到了熟悉,感到了陌生。
  下一瞬,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但这念头偏又隔着一道道轮回大圆,令他无法全部看透。
  更诡异的是,几乎是紫衣女子昏阙的同时,宁凡识海中的蚁主,同样痛呼一声,陷入昏迷。
  这种昏迷时机太过精准,就好似音律的共振,灵魂的共鸣…
  “或许此女…”
  宁凡隐隐有了猜测,却无从印证,眉头也因此皱得更深。
  他懒得管旁人闲事,然而此女似乎与他因果极深,倘若见死不救,却是有违原则。
  眼看紫衣女子昏迷的妖魂就要飘落到地上,宁凡微微叹息,终是长袖一挥,将紫衣女子的妖魂收入伞下。
  见宁凡居然插手了丹魔们的厮杀,周围的桃妖皆是面色大变。
  “大司木大人,不可,不可啊!这些丹魔素不讲理,近来又得了机缘,傍了靠山,实力已然暴涨。若是管了他们的闲事,我等桃树小妖可护不住大人呀!”
  是的,宁凡的周围还站了不少桃妖,可惜,紫衣女子飞来时,眼中只有宁凡一人,倒是忽略了此地一众桃妖的存在。
  这些桃妖仆从一般跟在宁凡身后,恭敬地有些莫名其妙。
  他们的称呼更是莫名奇妙,居然喊宁凡大司木。这是什么破称呼?宁凡不懂,也半点不想懂。
  他不过是离开了析木宫,去了一趟大火宫,又在这寿星宫走了一遭,寻了几片多闻无双的碎片。
  他什么多余的事情也没做,此地桃妖却跟上了他,将他当做神叩拜,简直莫名其妙!
  好吧,他本就是神灵…
  “最后说一次,我不是贵族所说的大司木…”宁凡一阵无语,转而目光一变,望向远方摘桃砍树、不断接近的一众丹魔,眼中寒芒滔天!
  这寒芒落在众桃妖眼中,却是愈发印证了心中猜测。
  “是大司木!这位上仙果然就是大司木!他绝对是山海司派来收取贡桃的人!若非如此,此人怎会因这些丹魔胡乱砍伐贡树而动怒!”
  “是了,是了!大司木大人压根不打算英雄救美,他想救的,是那些被砍伐的桃树!真是尽职尽责!”
  “可如此一来,就不妙了!他若这般尽责,我等试图贿赂他的打算,绝对是要落空的!我等桃妖已有四十二纪轮回没有上缴贡桃了,所欠贡桃何止千亿亩,如何能够一次缴清!这可如何是好!”
  

Snap Time:2019-06-27 14:02:03  ExecTime:0.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