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开荒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  剑动山河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新书《纨绔邪皇》已发布(18-11-08)      乘风御剑新书《剑主苍穹》(18-11-08)      关于本书等级功法灵器等级的说明帖(18-11-08)     

第一六七零章 兵解转劫


  “这是识天君!怎么会?”
  这一惊呼声却如洪钟大吕,震得庄无道几乎心念失守,苍茫魔主一阵发愣。【】远处的清虚妙道真君与玄黄大帝,无相生佛等人,也都是一惊,齐齐往那‘识天君’看了过去。
  只有聂仙铃,此时似并不觉意外,只一声叹息,按剑肃立,蓄势待发。
  庄无道看着这青衫道人,脑海之内则是万千个念头同时掠过,最后猛然清醒过来,语音悚然道:“你是灵感神尊!”
  结合三劫至今,种种蛛丝马迹,洛轻云所有一切经历,他是下意识的就口吐此言。
  并无实质的证据,可庄无道就是如此以为!
  而随着此言道出,洛轻云先是面上血色褪尽,而后目中就流露出丝丝惊异,羞愧,以及怒火。
  便是附近那玄黄大帝与无相生佛,浑天大圣,血渊道人几位,也都同时停住了手,神情凝重无比的遥空望了过来。
  “这具身体,倒确实是识天君所遗不错。不过灵感与识天君,终究还是有些不同。既已被无悲仙王看穿,那么我灵感也无需再隐瞒,”
  那‘识天君’朗声一笑,而后他的目光,就全投注在了庄无道身上。
  “真没想到,我灵感成也因你,败也因你!可惜,可叹,可恨”
  今日他是被*到了,哪怕自曝身份,暴露三劫以来一切图谋的地步,也一定要阻这庄无道踏入大罗!
  身份暴露,最多只是日后被诸位混元道祖防范警惕,成道更为艰难。然而今日若坐视这位无法证就大罗,那么他灵感,就只有败亡之局!
  五千年后,这无法确还要应对劫果不错。然而在斩劫之前,却足可是他灵感万劫不复!
  道完这句之后,‘识天君’就再无赘言,直接探手一招,同时一声断喝:“碑来!”
  庄无道神情大变,与苍茫魔主心有灵犀,所有的神念,都往那天机碑扑去。
  只是他这时候才惊觉,早就为时已晚。那已被他修复至六成的天机碑,已经开始脱出他与恶念化身的掌控。
  而随着这尊石碑,在‘识天君’的招引之下,从苍茫魔主的体内飞腾而出。庄无道本体与恶念化身二者之间,那纯正道力与神元已开始直接接触,顿时间冲突不绝。
  先是元神中一阵撕裂般的痛苦,而后庄无道与他恶念化身的一身气元神力,都渐渐转为暴乱,
  庄无道却全不理会这些,只面色y沉,冷冷的看着对面。
  好一个釜底抽薪!灵感此举,是欲彻底断绝他证道大罗的希望。
  一旦没了天机碑的阻隔,他一身太上境的玄门修为与信愿神力,必定会彼此合流。
  而一旦这一身法力,被信愿神力污染,他庄无道想要以玄门法体证道大罗的可能,几乎为零!
  旁边的洛轻云,亦是胸中一闷,心神震荡,口中一口鲜血吐出。昔年建议庄无道重视收集此物,正是她洛轻云!庄无道以天机碑分隔本体化身,她也同样是有着几分建议之功。
  可在如今,这尊天机碑却已成了师弟他败北之因!洛轻云眸中的悲愤怒火,此时已转为无奈与绝望。
  好一个识天君,居然把她算计到了这等程度!
  不出意料,那些天机碑碎片并非是与师弟有缘,而是与她洛轻云有着因果纠缠!
  并非是庄无道遭遇的天机碑碎片,而是因她洛轻云,才与这天机碑有了缘分!
  甚至这些年,庄无道收集天机碑的过程如此顺畅,多半也有着几分灵感之功。
  这让洛轻云只觉自己,再无颜面对世人。若只是自身被这识天君算计,她最多只会感觉怒恨。然而因己之故,连累了庄无道,却让洛轻云感觉愧疚莫名,郁怒难当。
  “昔年识天将这天机碑散于诸界,便是希望此碑,能有在洛元君手中再聚之日。可惜终究还是没能算到天道之变,另有高人c手,阻识天之谋。元君你斩劫之后,不但复起之速超我预期,更与这位人道应劫者因果牵系,纠缠不清。不过如此更好”
  那识天君已将天机碑握在手中,面上流露出自嘲笑意:“没想到当年得意之宝,居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回到了我的手中。”
  庄无道面色凝冷,失去了天机碑的遮蔽。他一身气元神力,都隐有交汇之势。
  不过好在他这里,也不是没有底牌。及时将体内那太上灭度真经祭起,以这件鸿蒙之器,暂时分割神身道体,倒也能暂能维持住一身法力不坠。
  然而这并非长久之策,太上灭度真经乃是杀戮至宝。动用真经中的煞力与杀伐之气,虽能分割他与恶念化身,可也同样‘伤己’。每一刻,庄无道的元神本质与生命精元,都在承受着太上灭度真经的冲击伤害。
  正苦思着破局之法,却听聂仙铃一声冷笑:“神尊莫非就以为,自己胜券已定?”
  ‘识天君’挑了挑眉,诧异的看了聂仙铃一眼,而后摇头失笑:“那云无悲既然猜到了我灵感就是‘识天君’,又岂能不对这天机碑加以防范?若我所料不错,我手中这碑,当只是那位使我麻痹大意之物。想必你等,必有破解之策,可那又如何?”
  若非是庄无道将这天机碑,当做了自身恶念化身的根基。若非这无法仙君,几乎将一身性命寄托于这碑上。他灵感又如何会对这无法数次放纵,任其成长?又怎会不加警惕,被那云无悲算计欺瞒而不知?
  可即便那云无悲准备了手段,能够为庄无道化解危局又怎样?‘识天君’留下的这具法身,就是超出云无悲的意料的最大变数。经历二劫祭炼,这具身外化身在混沌海内养蕴,早就是半步混元一极。
  他有这具分身在此,这无法就休想踏入混沌海,晋升大罗!
  庄无道闻言先是不解,而后静观其变。听起来今日这一局,似乎与那位无悲大仙关联颇深。自己与洛轻云,都似已成为了这二位的棋子。
  且自家复原‘天机碑’之举,似也早在那位无悲大仙的算中。也就是说,那位若真欲住自己成道大罗,就必定有方法,化解他神躯道体相融之危。
  可是下一刻,却听聂仙铃又嘲笑道:“你终究只是灵感,并非是真正的识天君。居然到如今,都没能想到与你下一局棋的,到底是谁!”
  声音未落,庄无道身后数百由旬之外虚空,就有一道刺目的黄芒闪耀。气机之宏大,不逊与之前摩天大仙寂灭之时。
  庄无道心有感应,而后是目眦欲裂,而后双拳紧攥,十指深深扣入r内。难以言喻的悲怆伤感,自心内深处腾起。
  那正是绝尘子,同样以元神法体为祭,将一人一物,从数百由旬之外远远投送至此。由一身气血元力神魂精华所聚,强横莫当。沿途那寂灭天佛,清虚妙道真君等人,都莫能阻拦。
  瞬息即至,那黄光内的东西,直接就投入到了庄无道的体内。却是一方玉石,入体的瞬间,就已镇压住了庄无道的神躯道体合流之势。
  耳旁也同时传来了绝尘子洒脱而又如释重负的笑声:“记住了,吾愿神霄,勿负所托!”
  短短八字,却重如千钧,敲在了庄无道的心头。庄无道牙关紧咬,不过却知此刻,并非是伤心之时,立时转目,看向了那随同黄光送来的人影,目中微显意外之色:“坠儿?”
  眼前这个娇俏人儿,赫然正是苏云坠!绝尘子以性命为代价,将这一石一人送至到他面前,自然有其用意。
  那玉石乃绝尘子一身气血精魂寄托的后天之宝,可以为他隔绝神躯道体间的冲突。
  可这苏云坠,庄无道真不知,绝尘子为何要将她送至此间。这些年苏云坠修为虽也进展神速,可至如今也只是区区金仙境。根本就无资格参与此战。贸然卷入进来,只会被碾到粉身碎骨。
  不但是他不解,其余如玄黄大帝,无相生佛等等,亦觉错愕。
  “师兄,坠儿不久前,已经想起了百万年前的前世呢!”
  苏云坠却是一声笑,目含轻松释然之色,在漫天诸多大能的目光中,恬淡自若的侃侃言着:“大约百万年前,绝尘子祖师曾以密诏询问宗门内十位寿元不永的天仙境弟子,问可有愿为离尘转劫重修,修持三千宿世劫者。彼时云坠重伤在身,住劫将至,又感宗门恩重如山,便应祖师之请,转修了这门上古秘术。结果十人之中,只有我一人完成。一千年后,绝尘子祖师先以秘法将我一身修为催发至金仙境,后又将我开革出门,送至散修无涯子身边。”
  这些话娓娓道来,可听在庄无道的耳中,且是一阵阵心旌摇动。尤其是最后一句,让他心潮起伏,难以自禁。
  原来苏云坠之所以修那三千宿世劫,之所以会转世重修,居然是有这样的秘辛在。原来是绝尘子将苏云坠,送到了无涯子的身侧。
  此时不止是庄无道,在场的诸多大能,也莫不是凝神倾听。而似洛轻云这些,知晓了无涯子真实身份,乃是五劫劫果者,更是面色凝重。
  那位‘识天君’的目中,更透出了几许寒芒。他不知无涯子是何人,却本能的感觉危险。
  苏云坠则全不受影响,语不惊人死不休般的继续言着:“跟随那散修无涯子之后十年,我才知他的真是身份乃五劫劫果。也是后来得知,在我修持三千宿世劫之前百年,无涯子曾至离尘宗,求助于绝尘子祖师。而祖师让我修行三千宿世劫的目的,便是护持劫果真灵兵解转劫。欲以这门秘术,瞒过天道以及一些人的耳目。”
  

Snap Time:2018-12-17 08:45:51  ExecTime:0.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