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开荒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  剑动山河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新书《纨绔邪皇》已发布(18-11-08)      乘风御剑新书《剑主苍穹》(18-11-08)      关于本书等级功法灵器等级的说明帖(18-11-08)     

第一六六八章 惊天秘闻


  “这话你不说,我也正有此意”
  音还未落,清虚妙道神君就已闪身到了庄无道的面前,赫然带来滚滚滔天之水。【】每一滴都重约亿万余均,苍茫魔主及庄玄通庄九真二人虽第一时间,就极力抵挡。然而在这重压之下,身形亦被强行从空中打落数万丈之巨。
  只有洛轻云以二十四颗玄黄天珠演化诸天,将近身的这些天一极玄重水,全数收入到了诸天世界之内。更有余力去顾及照拂苍茫魔主几人。
  不过庄无道这几具化身,亦非弱者。尤其苍茫魔主,反应多来之后,直接就是一张图卷抛出,正是那曾经‘太上灭度真经’的器坯。此时这图已变,只专攻九图之一的太上灭度剑经,内中七口剑器飞起,含蕴无量杀伐之气,四面八方的向清虚妙道神君攒攻过去。而紧随其后,又是一枚‘无量印’,破开那亿万极玄重水,朝那清虚妙道真君的头顶遥空压下。
  清虚妙道真君却不在意,哪怕自家辛苦祭炼的天一极玄重水,被洛轻云收取而也不在乎,反而是噗嗤一声轻笑:“久闻皇天剑圣大名,果然名不虚传。这位苍茫魔主,也确然了得,怪不得无法道友,能有如此自信。”
  就在方才,洛轻云也一剑临江仙斩至。几乎就破灭虚空,斩至到了她的眼前,只差咫尺之距,就可破入她的r身内。可惜此女法身未筑,一身实力不到全盛时的十分之一,终究被她的面前凝聚的一道坚凝水壁阻截拦住,
  庄无道那具恶念化身,也同样非是弱者。那七道剑气源自于太上灭度真经,皆是犀利绝伦,变幻莫测,虽是不及洛轻云的剑势强横,可也仅仅只逊色后者一筹。七剑合璧,更是无比的强势霸道,将他周围的天一极玄重水,都强行迫开斩灭,直至最后一层水障之前。
  那无量印倒是没什么,无非是以土克水之法,镇压这滔天水潮。而其本身才刚入后天极品的阶位,在她眼中更不够看。
  反倒是那苍茫魔主本身,之后又隔空一拳捣来,含蕴打破虚空之力。直接无视了她周围的水障,冲击着她的神躯道体!更有那庄玄通与庄九真,此时亦在十万丈虚空之外稳住了阵脚,两道大y阳散魄湮形神光冲击打来,竟隐隐有将她置身绝境之势!
  换成是排位四十以下的大罗,必定会当场陨灭不可。便是清虚妙道真君,也不得不收起了轻视之意,又将手中一面旗幡取出,先天至宝‘天元控水旗’挥展,不但将那苍茫魔主的拳力化解,更使周围数道使他岌岌可危的剑光,全数粉碎破灭。
  那天一极玄重水也在这时急速的正逆旋转着,水潮之中出现成千上万的涡流,每一处都是不同,或快或慢,或正或逆。
  洛轻云有二十四颗玄黄天珠及如意五烟罗护身,此时亦觉难以支撑,一声闷哼,被这水潮迫退数千丈之遥。
  而清虚妙道真君的人,已步空至庄无道眼前不足百丈。此时她信手一挥,身侧处赫然现出了那尊‘源血鼎’,内中赫然还有半鼎血气,使得清虚妙道真君的周身,都被一层金光笼罩,而这位神尊的面上,更是好奇与冷酷之色交织:“这半鼎源血,应足可取仙君性命,我想知仙君你,该如何化解这一死局?”
  却见此刻的庄无道,目光并不看她,而是往她的身后眺望过去。清虚妙道真君心中生出警兆,也同样回望后方,只见一只玉手,突兀的从虚空弹出。而后就将这一方的天道网络,时空壁垒,强行撕开了一条裂缝。
  一个身姿曼妙的女性身影,就这么从虚空中走出,脸上含着几分无奈:“差点来迟了,还请师兄见谅。那条龙很是难缠,当初师兄在北冥仙宫,将它宰了才对”
  闻得此言,清虚妙道真君却是瞳孔微凝,感觉身后此女,元力澎拜,竟然不逊色于混元道祖!
  那当是时虚仙子聂仙铃!离尘宗在庄无道以下,最出类拔萃的三代嫡传门人。
  然而传说中的这位,仍只太上境界,绝不该有如此的实力。气机居然是比肩灵感与无相生是了,这是来自一万年后么?
  也就是说一万载后的这位,已证得半步混元?那天命之龙原虚难道是废物不成?就能容许这位逆溯时空,干涉万载之前的过往?
  可听这位的语气,竟是强行将原虚降服之后,再跨空至此
  并未能思索太久时光,下一刻,这位时虚仙子的目光,就又转而投向了这位神道尊者,与她之前一样是似笑非笑,胜券在握般的神情:“我看神君你与其想着如何阻我师兄成道,倒不如想想看,今日仙君该如何从我与师兄面前,逃脱性命才好。”
  当聂仙铃这句话道出时,清虚妙道真君才陡然惊觉,自己似乎已陷入杀局之内。一位半步混元境的时虚仙子,身具大罗战力洛轻云,苍茫魔主以及庄玄通庄九真四人。
  这五位联手,哪怕她清虚妙道真君已身登大罗征天图前五人的层次,也不敢说自己能够全身而退。
  而下一瞬,清虚妙道真君更觉身前气机变化,随着庄无道手中又一张图卷抛出至百万丈虚空之外,此人身周的劫力狂潮,也陡然一寂。周天一气y阳紫葫同时悬空而起,将她的一身气机,都牢牢的锁住。
  清虚妙道真君心中一沉之余,更满含疑惑不解,意念扫荡了一过去方才缘由,不由眼现骇然意外之色:“太皇福德如意神图,转因嫁果?”
  对面这位方才抛出的那张图卷,正是太皇宗昔年仿‘浩劫天图’而制的太皇福德如意神图!
  而此时的庄无道,正是以转嫁因果之术欺瞒天道,将那浩瀚的天道劫里,转向了那张太皇福德如意神图。以后者相似之性,代替那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承担劫力。
  庄无道整个人也在这时炸开,血r纷散,被天道劫力轰成了齑粉。不过瞬即有就一只三足冥鸦飞出,一声清鸣之后,就有另一个庄无道,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赫然正是三足冥鸦的代死之术!那庄无道赫然是以一条性命,部分气血精元为代价,强行转嫁因果。
  好一个无法!
  一张太皇福德如意神图,三足冥鸦一次代死之术。就使这位无法仙君成功欺瞒了天道,不但可免去数成天道雷劫。更可在太皇福德如意神图破灭之前得以抽身,全力以赴与聂仙铃携手。
  若说之前,那时虚仙子五位还只是让她为难,那么现在,就真有在不到半刻时间内,将她斩灭的可能!
  这使清虚妙道真君面色数变,此时的她,已陷入了两难境地。若让开道路,就等于是坐观这无法仙君成道。可如不让,则自身难保。
  不过此时清虚妙道真君未能察觉的是,在她的身后,那聂仙铃的视线,却并未聚焦在她的身上。而是目望着洛轻云,眼中是悲怆,怜悯,怨恨与无奈种种情绪交杂。
  洛轻云亦隐有所觉,却全然不解其意。
  ※※※※
  同一时间,就在清虚妙道真君所说的三百由旬距离之外。灵感神尊同样是眼神疑惑不已的,望着对面道:“我从未料到,你也云无悲也会在这趟劫争之中,参上一脚。”
  在他的眼前,却是一位身着青袍芒鞋的清隽男子,此时亦似笑非笑着:“这有何好奇怪的?你未想到我会参与,助无法道友一臂之力,只是有些事情你未能感应,也未能算到而已。”
  “哦?”
  那灵感神尊的神情微显异样,目光掠过了云无悲,投向了三百由旬虚空之外。
  有着这位无悲仙王的阻截,这个距离,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干涉那远隔三千万里的那场大罗之争。
  “我倒是也想知道,还有什么事情,是我未能知晓的。不过看来已无关紧要,那边胜负已定。”
  云无悲闻言也转过头,不过当他目光眺去时,正好见那聂仙铃,已从时序长河中走出,踏足于这一万载前的时间层面。
  这使云无悲一阵失笑:“胜负已定?道友未免太托大了些。看来无法他,还另有后手。”
  随着这聂仙铃现身,双方的形势,已经近乎逆转。这二位师兄妹联手,哪怕是清虚妙道,也只能当场饮恨。
  “时虚仙子么?早在我意料之中。”
  灵感神尊摇了摇头,神情淡定如故:“说来此女,还真是天赋不凡,短短一万年之内就已成就混元境,也不担心会有人出手在这万年中害她性命。那无法仙君,能得她之助,真是幸事”
  若非是本身乃回溯虚空,又需防范天命之龙原虚的干扰,此刻的清虚妙道真君,都未必能在那聂仙铃手中,撑过一时半刻。
  “然而无法仙君转嫁因果,更是神来之笔。甚至无需进入混沌海,他便可安渡这一死劫。”
  云无悲唇角轻挑,含着讽刺之意:“灵感道友能有这般自信,是因那周天星斗大阵,还是因你的前生识天君?”
  这句话,犹如雷声贯耳,使灵感神尊的瞳孔为之一凝,不由再次定目看着无悲仙王。仿佛重新认识一般的上下看着,良久之后才又奇怪的问道:“道友为何会这么说?又为何以为我灵感,就是识天君?”
  灵感与识天君都是起于三劫,一为仙修,一为神尊,二者之间本该是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关系。
  “神尊此句,未免太小瞧了天下英雄。”
  云无悲负手身后,同样是风轻云淡般的神情:“昔年你炼制天机碑陨落之时,倒是将所有一切,都斩得干干净净,不遗分毫。除了一些后手布置之外,就再无残留。谁都不能知,当年三劫之时崛起的那位灵感小神,竟然是识天君最后一丝真灵寄托。谁也不能知,这位诸劫以来最强横的术算大家,已经成功骗过天道,将一身从域外带来的孽力因果,都借那天机碑洗的干干净净,不留残余。”
  

Snap Time:2018-11-19 23:40:04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