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开荒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  剑动山河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剑动山河最新章节新书《纨绔邪皇》已发布(18-11-08)      乘风御剑新书《剑主苍穹》(18-11-08)      关于本书等级功法灵器等级的说明帖(18-11-08)     

第一七七二章 超脱天道


  庄无道远远看了那鬼劫一眼,他不知这位与他的前世,到底是何渊源。
  不过那面旗幡他认得,那定是太上不灭劫神旗无疑!真正以太上不灭劫神图录为蓝本,炼制出来的旗帜,内藏有一万零八百头太上境‘不灭劫神’!
  庄无道不禁胸中一闷,吐出了一口浊气。果然,五劫之时的无涯子如能全力出手,那一战中虽不至于胜过洛轻云,却定能全身而退。
  劫神不灭,则此躯无敌!怎可能被皇天剑圣打到魂飞魄散?
  识天君为灵感神尊留下了这具道体,而无涯子也为他准备了这面‘太上不灭劫神旗’。
  这鬼劫魔主会尽心辅佐劫果,果然非是无因。
  “原虚!”
  一声怒喝,从远方传来。庄无道停下了思绪,往声来处看去。便见那‘识天君’抛出一百零八根算筹,将聂仙铃困在当中。可后者亦将一面折扇挥出,内含三十六根七杀飞剑,破入到那一百零八根算筹大阵之中。
  竟是与‘识天君’旗鼓相当,难分高下。
  不过随着‘识天君’这那怒喝,周天天地的时序之力顿时扰动,一条庞大的银龙,蓦然出现了这方虚空。
  那巨大龙瞳在诸人身上扫过一眼,最后却是定目在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之身。不过却并无动作,身形顿在半空中,眼神冷酷而无情。身周虽聚浩瀚劫力,将它一身龙鳞不断的粉碎,却不能使之动弹分毫。
  这使‘识天君’的面色,更是神情阴冷。而聂仙铃,则发出一声轻笑:“神尊莫非以为,那条爬虫会助你不成?可若无这天命之龙放水,我聂仙铃安能以这完整法身,降临万载之前?二劫之时,东阳大帝陨落,将原虚融入时序长河,成为天命之龙,可就是为了今日这一次违逆天道,逆转命机呢”
  她说的东阳大帝,正是当年炼制诛神七剑,为人族破山伐庙,大破天庭,将漫天妖神诛灭大半的那位绝世凶人。也是将天妖圣,无光妖圣餐元妖圣,虚天妖圣这四大凶神陆续镇压的遮天大能。
  更曾是天命之龙原虚的主人,在陨落之前,将原虚投入时序长河,使之成为比肩道祖的天命之龙。
  庄无道眼神茫然,也看了那原虚一眼,只见后者依然是漠无表情。哪怕是被那天道劫力轰的血肉纷飞,神色亦不曾有分毫变化。冷漠如故,就仿佛是一块石头,任由那天雷百般轰击锻打,火焰烧灼,风刃抽击。
  庄无道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明悟。昔年东阳大帝将原投入时序长河,并非是料到会有今日这一幕,而是让原虚等待机会,等待天命之龙自己认为,值得它去违逆天道的那个时刻到来。
  这茫茫天命,似如急速奔驰中的大车,本身并无人操纵,也无灵识意志,只会循着那既定的轨迹,滚滚向前。
  只有那些能跳出命运,或者说是车轮之外的人物在遇石之前将之拨动,才能使这车,避免车毁人亡的命运。
  那识天君面色铁青,不过却毫不慌张。有一面罗盘显化其手,然后庄无道就觉身周再次劫潮起伏。
  他方才逆转因果,将浩大劫力嫁‘祸’给了太皇福德如意图,此时那‘识天君’却在以无上法力逆转,将那浩劫强行拉回,转归正规。
  庄无道却不在意,此时他的身躯,已经开始异变。以正反混沌雷火元胎为基,筑无上劫体。
  真正让他的心惊的,还是那茫茫天道。借助劫果舍利,他能操纵这一域劫力,可这巨大的力量,却也在无时无刻,在压迫影响着他的神念神智。
  若是抵御不住,多半会如原虚一般,成为这天道傀儡。
  这就是无涯子,定要在洛轻云手中兵解之因?
  “夫君为何还要犹豫?”
  身后处,传来了羲和的声音:“那灵感与识天君,分明也是域外天魔所化,与罗计都为同一类属。亿万年来,扰乱此劫天道,使这一域世界支离破碎,伤痕累累。只有夫君今日证道大罗,e开造化之门,方可镇压天地,了这一域之劫!”
  域外天魔一族本是来源不明,然而此域三劫之后,就陆续有实力出众的大罗境,得以远游域外。羲和亦是其中之一,所以得知这所谓域外天魔,本是一些界域的大能强者,在域界破碎之后,只余精魂残存。失去了根基,化为天魔之类,游荡诸域,夺吸噬他界气运元气以养自身,似如血虫,从这些界域中夺取养分。
  久而久之,更形成了域外天魔族类,掠夺世界无数,使数百界域残破。
  洛轻云也神情清冷道:“请师弟今日,务必证得道果,弥补轻云前过!”
  语气看似平淡,却充斥着玉皇元君的自责,决然与期冀,寄托。
  她这师弟此时虽为劫果,却分明已摆脱了天道操纵,自筑道基。
  不得不让人赞叹,那绝尘子的布局之妙。如今的‘天意’与‘龙气’,此刻竟都在庄无道的身上,完美聚合,融而为一。
  此时她已明白,当年劫世尘说庄无道身具‘天人之争’到底为何意。
  然而这场争斗的赢家,却并非那天人二道,而是可以以自身道基意志,凌驾于天人二道之上的庄无道本身!
  庄无道则目光微凝,之后就再未迟疑。猛然一握,就将那劫果舍利,融入到了自身体内。
  这舍利融入的刹那,庄无道就能感应到,这整个界域之内弥漫的庞大劫力,同时还有那无涯子寄存在舍利之内,由苏云坠携带三千世洗练蕴养的庞大血元,也一并融入到道体之内。
  一身法力气机,皆无可抑制的疯狂暴涨着。庄无道再探手一招,鬼劫魔主那面太上不灭劫神旗也飞腾而起,化作了一道黑光远远投来,
  此时满天神佛,竟都无一人敢于阻拦,都是神情默默,看着眼前这一幕。
  便是那寂灭天佛,亦是全无动作,只是唇角旁现出了一抹苦涩之意。
  他未想到,今日之战,最后竟会是这样的结局
  那无法仙君已成劫果之身,又是人道龙意所钟。此时大势已成,任何人与之为敌,都将付出莫大代价。
  凡间帝皇人主自九十九世之后,皆自称天子,以示天命正统。然而若把这‘天子’之称,此时用在这庄无道身上,却是再合适不过!
  其实也无人能够有这实力阻拦,此时任何混元之下,在他面前,都只会是螳臂当车!
  哪怕是混元道祖一级,也不例外。劫神不灭,掌握这满天劫力,那位已稳据不败之地。与之强行为敌,也必将被那天人二道,碾至粉身碎骨!
  得天人二道之佑,又超脱其上。
  除非是有真正圣人,真正的混元存在
  随着那黑旗,落入到庄无道的手中。瞬时就有一层更凝实黑甲,在庄无道的周身出现。而庄无道的右手中,已赫然握着一口黑色的小刀,目光冷漠无情的望着前方不远,那位清虚妙道神君。
  ※※※※
  “好一个绝尘子!原来我灵感的对手,竟然是他”
  三百由旬之外,灵感神尊的目光变幻,疑惑,佩服,懊恼,悔意都兼而有之。
  “不过本座仍有疑惑未解,如真是绝尘子在布局,我不该全无所觉。”
  如那绝尘子,是在针对着他的布局,他岂能没有感应?灵感,灵感,他这门大神通,岂能感知不到自身危亡?
  “我那道友为破此局,在陨落转劫之前,同样斩灭了自身一切。甚至所有一切谋划,都不敢向爱侣羲和元君透露分毫。只有如此,才能干干净净的在天道掌控之外,重筑自身道基,才能让你一无所觉。绝尘子亦将所有有关于无涯子的记忆,都全数遗忘,当无道他崛起之时,绝尘子是真只把他当成宗门后起之秀,直到他同样以三千宿世劫转世之后的一道分魂回归,这才明了一切。便是我,也一样是闭关自守,一百万年时间不沾凡尘。”
  说到此时,云无悲无奈一笑:“若非这般,又如何能瞒得住你灵感?”
  灵感神尊闻言,不由微一颌首;“原来如此,这二位确让人佩服。可即便斩断了过往一切,也是不该”
  不过语声未落,他就已若有所悟:“明白了,所以你转而从人道气运下手,在天一界布置让无涯子与洛轻云二人气运纠缠,借助玉皇元君,一步步窃取人道龙气。”
  首次注意到那‘庄无道’的时候,是在星玄界庄无道斩劫之后。那时他就已发现,此子被人道龙意钟爱,牵系极深,近乎气运之子。
  此外也察觉到了庄无道身边,那位剑侍的异常。以他的灵感之能,轻易就可洞察,此女既为洛轻云最后的元神所化。那区区幻法,如何能瞒得过他?
  百万年前,洛轻云曾经身为人皇,也可算是半个应劫之人,受人道气运钟爱。使他下意识的就判断,‘庄无道’就是这一劫的真正应劫者,所以才与洛轻云有着因果纠缠。
  随后他又知道了庄无道,恢复天机碑镇压道体神躯之事,于是警惕防备之心尽去。之后的几千年中,更是屡出暗手扶助那位苍茫魔主,使之最终胜出,成为承继阿鼻平等王所有神职者。
  “这可非我之功劳,当年无涯子与绝尘子思来想去,以为他们要想瞒过你,就定需借助人道之力不可。如此方能干扰压制你的‘灵感’之能”
  云无悲一声长笑,语含深意:“且你那所谓的‘灵感’,终究只是识天君一身道果所化,并非是真正的灵感玄应可对?”
  这位神尊真正拥有的,乃是识天君所遗的推演衍算之能,以其亿万信徒与神力网络,收集诸界信息,而后推衍出结果。其实并非是其一直宣扬的‘灵感玄应’,所以一直以来,这位的‘大神通’都无用尽之时。
  那识天君虽已陨落,可其一身道果必定为灵感留下,借助神明信愿香火之力,以另一种方式,实现了天机碑的近乎‘知’。
  这世间真正身具灵感玄应者,就只有苍茫魔主这一位而已。
  

Snap Time:2019-01-19 21:27:49  ExecTime: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