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水鬼游魂  大世争锋最新章节  大世争锋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大世争锋最新章节第1504章 要崩(18-10-02)      第1503章 民国第一空战(5)(18-10-02)      第1502章 民国第一空战(4)(18-10-02)     

第1504章 要崩


  只准州官放火,不准百姓点灯。
  面对奉军空军的龌龊的伏击,吴佩孚本人除了气地发抖,怒骂张土匪的人不守规矩之外。除了耻笑张作霖不敢堂堂正正地和直系大军正面堂堂正正的打一场,可惜他根本就无法在张作霖面前给对方添恶心,因为这个已经上升到吴佩孚最大对手的大帅,根本就不再吴佩孚的面前,甚至连长城前线的指挥都没有参与。
  张作霖可不是吴佩孚,这位或许心够大,也有足够的胆量。可是指挥大军作战,张作霖心虚的根本就不敢插嘴,尤其面对的对手还是吴佩孚的时候。
  直系飞机开始逃跑,奉军空军追击之后,本末倒置。吴佩孚躲在指挥部的观察角的阴暗处,兴奋的两眼放光。虽说战局对直系很不利,至少从损失上看确实如此,可造成直系飞机损失的奉军的埋伏,而且奉军的手段已经拿出来印证在了直系的机群身上。但是直系的手段可并没有到此结束。
  反倒是站在他背后的白坚武,手脚发冷,嘴角一个劲的抽抽。
  之前的空战,十来架飞机报销了,这样的损失,让这位从小家境普通的总参议心痛不已,这可是上百万的大洋啊!
  说没,就没有了。
  都说大炮一响,黄金万两,可是比空军的空战来说,简直就没有可比性。一架飞机四五万,加上飞行员的培训这个无底洞,其他的配件和地面配套设施,直系的飞机掉下来一架,至少也是十多万的损失。十几架飞机的损失,至少是一百多万没有了。而且直系手上能用的飞行员也不多,一旦消耗过大,空战就持续不下去。
  这哪里是打仗啊!
  简直就是把白花花的银子往海里倒啊,心疼个死人了。
  吴佩孚可以对空战的损失表现出一种冷漠的近乎不近人情的态度,那是一个将军在战场上本来就养成的习惯,一将功成万骨枯,连人命在他的心头不过是一个大小不等的数字而已,他还会在乎其他?
  可白坚武却担心起来,自从半年前吴佩孚在洛阳的时候告诉他,让他准备在大战之后准备组阁,这家伙的心头就一直火热、火热的。做梦都是荣登总理之后的排场。
  但是在其位谋其政的道理他也是知道的,作为政学系的高级人才,他明白一个政府实力来源于职能部门的高效。可直系的这艘破船,别的都不缺,就缺钱。
  这是民国政府的通病,钱总是不够用。
  可白坚武的内心明镜似的透亮,吴佩孚允诺的大战之后,是指停战之后。可是停战并不意味着不打仗了。就算是一劳永逸的解决了张作霖,这位还要南下作战。原本也没有缓和的余地。相比张作霖的难缠,主要还是双方的军力在地面部队上的半斤八两,不得不选择地面最外的其他途径增加战争胜利的砝码。可南下作战,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南方的军队实力,尤其是在陆军数量上和北方差距太明显。可是自从王学谦的浙江系崛起之后,人海战术似乎已经不太吃香了。而和浙军作战,仅仅凭借陆军的较量是不够的,还要有海军的保驾护航,还要有空军的支援。
  尤其是空军,浙军的空军可不是奉军这样的二把刀。
  仅仅损失十来架飞机,就让白坚武心疼的肝颤。
  可要是成百上千的损失,谁负担得起这样庞大的军费开支?
  靠盐税吗?
  恐怕到时候,北方的百姓都吃不起盐了,也无法筹备起来如此庞大的军费。
  或许,吴佩孚将江苏给王学谦,有一部分用意是想要将浙军拉到长江北面布防,摆脱直系处于绝对劣势的海军,避免渡江作战这种风险极大的局面发生。将双方的决战放在淮河以北,平原作战的优势是机动能力,拥有大量骑兵的直系,很可能在战争爆发之初就占到便宜。一旦直系南下,就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浙军主力吃掉一部分。
  这个念头不过还停留在计划的阶段,对于直系来说,江苏在王学谦和卢永祥的手里几乎是一样的,因为都是敌对势力。
  而王学谦别看私下里和奉军搞联合,其实并没有打算在战局上偏向奉军。
  反而作为皖系心腹大将的卢永祥,绝对有可能在直系面临挫折,或者战局到关键的时候倒戈一击。
  就在吴佩孚一边琢磨着今后作战的重心,一边观察着直系空军的战况。
  “十二架,已经有十二架飞机被击落了!”
  白坚武沮丧的表情如同自家的田地被恶霸给霸占似的,未过门的媳妇家来了流氓一样,卡着喉咙,紧张的如同生死一线。可这在吴佩孚眼力并不算什么:“奉军不也有几架飞机被击落了吗?”
  白坚武可没有吴佩孚这样的稳重,也没有那样的大心脏,嘴里嘟哝着:“这一眨眼的功夫,看着人心惊肉跳的,要是见天的这样打,别说财政总长了,曹大总统都要破产啊!”
  “哪能这样胡来,这其实和打仗一样,一场战役双方排兵布阵,一个月也无法预见结果,甚至连一场像样规模的战斗都没有。双方都在寻找彼此的破绽。可一旦试探结束,有可能三五天消耗的弹药就占据整个战役的六成以上。”吴佩孚像是一个长辈提携后背一样提点他的总参议,没错,就是提点。他需要白坚武,完全是因为这个人身上拥有超过他的交际能力。军人都是直肠子,不大喜欢拐弯抹角的谋划,而白坚武这样的幕僚,一肚子坏水,堂堂正正的东西反而玩不转。他看中白坚武,何尝不是一种双赢的局面?
  “眼前的这场战斗,完全是决战的节奏,消耗再大,也不过分。只要战场最终分出了输赢,将直系的空军力量全部消灭,一换一,我也能接受。”吴佩孚口中的‘一换一’就像是象棋里面的‘对车’,而放在战场上,简直惨烈之极。
  可以想象,只要直系空军将奉军的空中力量全部拼光了,凭借数量上的优势,直系最终还能在手中落下二十多架的飞机,如果浙军订购的后一批次飞机交货之后,凭借空军的绝对制空权,就能够对奉军的前线开始反攻,甚至用空中打击破坏交通线,围追堵截奉军。完成一场漂亮的歼灭战。
  “慌什么……哎……”
  吴佩孚说话间,发现双方作战的飞机似乎已经离开了头顶的空域,朝着视线被阻挡的区域交战。
  这一幕,白坚武也看到了,他留在前线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沟通吴佩孚和空军的协作。
  奉军第一批次的飞机作战之后,恐怕短期内无法持续这么大规模和强度的空中攻击。可对于直系来说,他们完全有实力将第二梯次的空中打击变成空中对地面的进攻。
  “吴大帅,机场来电,请示第二波空中打击是否执行!”
  白坚武拿到电文之后,直接交给了吴佩孚,对于空军作战,这位被西方媒体吹捧的民国的掌控者,是唯一的一个有希望通过武力完成统一民国的军方统帅,可对空军作战方面并不是太过了解。
  “大帅,机场方面等待第二批作战的飞机起飞,不过他们需要了解战场的实际情况。”
  “什么意思?”
  吴佩孚面对自己不擅长的领域,有点不自然起来。
  “意思就是载油为主,还是载弹为主!”
  “你怎么看?”
  ……
  白坚武吃惊的看着吴佩孚,嘴巴张的大大的,要是有口水留下来的话,活脱一个站在村口,对着村里的大姑娘傻笑的二傻子。
  他心说:“我怎么看?我还能怎么看?老子压根就不懂啊!”
  不过要是敢对自己的老板这样说话,除了活得不耐烦了,根本就没有其他任何的解释。白坚武办完无奈,只好拉了一个专业的来:“空军的郑少校是和机场直接联系的联络官,大帅要是不介意的话,找他来问一下。”
  吴大帅还真的没什么好介意的,从善如流的听取了白坚武的建议,点头应允。
  “郑少校,你对这份电报如何看待?”
  “大帅总参议,我没看法。”
  吴佩孚眉头微微蹙起,要是一个陆军的参谋,或者是他指挥部里的参谋敢这样和他说话,早就马鞭子抽上去了!反了天了还?
  可人家是浙军顺着飞机一起来的空军指挥人员,是专业人才,还真不好发作,好在郑少校并不是那种只会找茬的联络官,而是解释起来两种不同方略在战场上的用途:“载弹多,那么对于我们来说,意味着空军已经取得了制空权,会在少量战斗机的护卫下,发动对奉军锦州军用机场的空袭,主要是50磅炸弹为主,一架飞机可以一次携带4枚,可以完成一轮攻击频率并不算太大的空中打击。”
  “如果是载油为主,那么就是意思需要持续增加空中力量。而空袭的任务将彻底交给第三批次的作战飞机。也就是这次空战之后幸存的飞机执行。”毕竟不是直系的军官,说起话来不怕得罪人:“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并不了解空战的结果,而机场为了持续对奉军产生压力,也不可能无限制地等待战场结果。”
  空战的结局如何,吴佩孚还真的猜不出来,只能假装大度的开口道:“你认为哪一种可能更大一些?”
  “第一种。”
  “原因?”
  “空战对于机会的把握要比其他战场更加的显著,而终结对手反抗的能力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一步,哪怕机会不大,也要尝试。当初长江口好战,要不是王督果断的命令空军不惜一切代价吸引英国舰队的火力,只要让英国人缓过一口气来,结局就很不好说了。”
  ……
  嘴角流露出一丝的惊讶,吴佩孚略微吃惊道:“你们王大帅也有过类似的经历?”
  “当然……民国的空战,谁有我们王督理解更加深刻!”
  对于浙军在自己面前的卖弄,至少吴佩孚是这样理解的,他还真不太愿意听下去,挥挥手表示,就按照预定计划来下达。白坚武却担心不已,刚开口想要反驳一下,却见吴佩孚不耐烦的样子,也将心头的疑惑吞到了肚子里。
  很快电报发出,按照预定的计划,发动第二波攻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相比吴佩孚的强作镇定之外,奉军指挥部的张学良备受煎熬地等待着战斗的结果。和吴佩孚一样,他也失去了近距离观察空战的机会。而且,想要联系上空中的飞机,奉军也没有这份能力。这主要是大功率电台太过笨重,根本无法安装在战斗机上的原因。
  五分钟。
  十分钟。
  十五分钟。
  半个小时……
  正当张学良提着的心开始有所松懈的时候,追击的奉军飞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之中,而这一刻,他脸上的惊慌竟然毫无保留地展现在部下们的面前。
  因为视线中的奉军飞机,竟然比追击的时候少了大半,要不是锦州机场要比直系的南苑机场距离战场更加的近一些,他甚至已经下达奉军空军在返航之后潜逃的命令,损失大半的奉军,肯定无力支撑接下来高强度的空战。
  而缺乏补充的奉军,也无法承受接下来的损失……
  “马上给锦州机场发报,命令机场立刻准备地面准备,等待飞机降落……还有,一旦发现情况不对劲,立刻转移机场内所有的飞机……”
  如临大敌的张学良给郭松龄带了一种非常不妙的感受,似乎空战的结局将会让地面作战的未来福祸难料。
  “汉卿,你这是?”
  张学良苦笑道:“情况超出了我们的预料,空战失利了,很肯能会直接导致地面作战的不利。老师,恐怕这一次要做好退兵的准备了。”
  感觉还有一半本钱的郭松龄无法理解,还没有全军覆没,空军就已经有了崩溃的迹象,这打的是什么仗?
  

Snap Time:2018-11-16 13:03:07  ExecTime: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