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猛将如云  夺鼎1617最新章节  夺鼎1617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夺鼎1617最新章节第七百四十八章 尴尬的重逢(18-12-11)      第七百四十七章 我们要做天朝人(18-12-11)      第七百四十六章 不就是缺人吗我们有的是(18-12-11)     

第七百三十七章 多尔衮的决断和谈条件


  地图上,两个巨大的色块默默的告诉着多尔衮,南粤军与清军的态势。
  而在代表着清军的旗帜和南粤军的旗帜区域的侧翼,则是代表着李自成大顺军的旗号被标注在湖广地区。
  “主子?”看着多尔衮盯着地图上湖广、赣北地区的清军旗号和大顺军旗号半晌不做声,范文程就知道,此时多尔衮的思绪重点在如何消灭侧翼的李自成部兵马。
  “范先生,你方才说,洪大学士在奏报里说,眼下江南暑热,将士们难耐溽暑,所以,十五弟下令各部兵马暂且原地驻防休整,是也不是?”
  “正是。扬威大将军也是担心这数十万大军的安危,若是一时不慎,少不得又要重蹈历次下江南的覆辙了。”范文程隐约感觉到了什么,他有意将数十万大军这几个字加重了语气和音调。
  此时的清廷,还颇有在辽东时的遗风,也是刚刚入关不久,各种规矩制度还来不及建立完善。前朝后宫之间的关防还不像明朝宫廷那么严密。范文程又是多尔衮身边的得力之人,自然对这位大清第一人的事比较了解,哪怕是后宅帷幄之间的私密之事,多尔衮也不避讳他。当然,对于和布木布泰的事,两个人还是彼此心照不宣,一个是我知道,但是不说;另一个则是我知道你知道,但是我也不说。
  范文程就知道,最近,多尔衮府中的几个侧福晋,就有了喜信。来自朝鲜王室的女人,和科尔沁吴克善的侄女儿,据说都在府中害喜。“摄政王主子要是有了子嗣,朝堂上势必又要有变化。”
  果然,范文程的这句话,触动了多尔衮内心最隐秘的位置。
  “范先生,你查查扬威大将军历次的奏报,眼下他的部下有多少兵马了。”
  “禀主子,豫亲王自从归德府出师南下以来,明军江北四镇兵马尽数归入豫亲王麾下,近日,又有前明平贼将军左良玉之子左梦庚归降。江南江北兵马加在一起,应该不下百万之众了。”
  尽管说已经有了思想准备,但是,多尔衮还是被这个数字下了一大跳。百万之众?父汗和黄太吉,再加上自己,两代人几十年的经营,入关时也不过十几万人马。多铎只南下千里跃进到了江南,便扩充到了百万之众,这个实力的膨胀速度,简直是太可怕了!
  就在这一瞬间,多尔衮的脑海之中翻江倒海一般,电光火石的想到了许多事。幼年时,父汗是最喜欢多铎的,不止一次的表示,要把汗位传给多铎。多铎名下的牛录人口也是他们三兄弟当中最多的,以至于不管多铎到哪个旗,哪个旗的兵马人口都是最多,实力最雄厚的!这些年,多铎的战功也是在哪里摆着,威望,战功都在那里摆着。如果,再让他手中握有庞大到了可怕程度的实力,那么,万一也有人要把黄袍子披到他身上怎么办?万一到时候有人翻出来当年父汗的话来做遮羞布,拥立他登基做皇帝怎么办?
  在权力的巨大诱惑面前,当年一道扶持着走过最艰难岁月的亲兄弟,也是会有嫌隙有二心的。
  “范先生,如今盘踞在湖广李闯余孽有多少兵马?英亲王阿济格所部又有多少兵马?”
  “李闯所部,据各处奏报,应该不下四十万人马。而英亲王阿济格部下,只有二十万兵马。这也就是为什么英亲王进展不够快的原因之一。兵力不足,只能是一战一战的硬啃。”范文程很好的呼应了一下多尔衮,他已经大体上了解了多尔衮的想法。
  “范先生,拟旨意。如今江南大体已定,且又暑热难耐,着令扬威大将军、豫亲王多铎,贝勒博洛、贝勒独孤寒江等人领本部兵丁北返。豫亲王收江南,俘弘光、执潞王、周王等前明宗室,着加封号,为和硕德豫亲王。抵达京师之时,朕要出城十里迎接功臣。部下兵马,着令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为平南大将军,领固山额真叶臣等往江南代多铎。原有归扬威大将军麾下节制之归附汉军,调三十万人往湖广,归英亲王阿济格调遣。余者原地待命。”
  多尔衮的这一手,可以说老辣至极。将多铎从江南调回,正好是切中了多铎等人提出的北方兵丁难耐南方暑热的叫苦,同时,把多铎同他南下以来收拢的这些兵马分割开来,杜绝了有可能发生的黄袍加身。同时,用加封号的形式来表彰功臣。
  而让多罗贝勒勒克德浑为平南大将军,接替多铎的职权、部队,则是另外一个手段。勒克德浑是萨哈的儿子,阿达礼的弟弟,也是两红旗满洲当中,多尔衮的铁杆支持者。多尔衮就想通过这样的手段,向八旗内部传达这样的信息,不管你是谁,只要跟着我多尔衮一定会有丰厚的回报。这对他进一步掌握两红旗满洲的人心,具有重大的意义,何况,勒克德浑的军事才干也是八旗内部有目共睹的。
  调归降的汉军兵马三十万人往湖广接受阿济格的节制指挥,则是要打乱原本的指挥体系,人脉关系网络。进一步削弱这些人同多铎的关系。同时,加强阿济格部下兵马的实力,让他在湖广战场面对李自成兵马的时候,兵力上占据优势。
  能够在短期内在湖广取得优势,就等于从侧翼断去了李守汉的一条臂膀。不论以后局面如何发展,清军都是有益无害。
  范文程的笔下功夫很是来得,多尔衮口中叙述,他那边笔走龙蛇,已经是拟出了一个草稿,当下念诵了一遍,请多尔衮确认后,命笔帖式正式誊录后,用印发出,通知相关人等做好准备。
  少不得,正红旗满洲旗下众人,听得自己旗下的多罗贝勒担任了如此重要的差使,要欢呼庆祝一番了。然后各种的挖门子托人情,要跟着贝勒爷南下江南去。这都是闲话,咱们按下不表。
  安顿了多铎,范文程继续念诵洪承畴的那份奏疏题本。里面无非是些不太重要紧急的军情,但是,最后的几句话,令多尔衮精神为之一振。
  “博洛贝勒自杭州有文书至,有南商名林琨者,手执我大清织金龙纛,并有火漆密封书信,要求到南京面见奴才等。自称有军国大事要与大清重臣商讨,奴才们请主子的示下。”
  当初杭州城为清军占领之日,林琨手执黄太吉送给李沛霆的织金龙纛出现在博洛面前的时候,顿时吓了博洛一大跳。如果不是他手中握有这么厉害的信物,光是一封火漆封印的书信,只怕任何一个清军军官都会把他当成疯子或者是骗子,然后一刀砍了。可是,有织金龙纛在,不论是八旗兵丁,或者是归降明军,都不敢轻易造次,只能说是客客气气的以礼相待,甚至是像伺候祖宗一样伺候这位林琨林大掌柜的。更何况,这位林掌柜的手里,除了这面织金龙纛之外,还有大批的茶叶、香料等值钱要紧的货色在,更是不能轻易怠慢了的。(茶叶?难道说要让手里没有太多粮食的清军更好的助消化吗?香料?让清军的伙食烹饪水平再上一个台阶?)
  “好!果然是好事!”多尔衮兴奋的几乎要手舞足蹈了。这个林琨,无疑就是李沛霆派来的信使。或者,干脆就是南粤军通过李沛霆的渠道派来的使者,目的就是要同清军进行谈判的!如果不是,那么林琨的所有表现都是不合理的。
  “既然有先帝所赐的织金龙纛,想必是与我大清八旗颇有渊源之人。八百里加急到江南去,告诉洪大学士,此人务必要以礼相待,不可失了礼数。另外,他既然是自称商人,那就将他手中的货色购买下来,然后再问问他,可有别的什么货色出售给我大清的,只管一一拿来便是,大清与朕,都不会亏待了他。”
  “请洪大学士好生与他接触,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情形。”
  “主子,您说,这个林琨是不是南边的那位派来与我大清议和的密使?”范文程也有些明白过来了。大凡是办这种秘密勾当的,见不得光的差使的,都不会一上来就大张旗鼓的亮明了身份。有几个正常的政权、团体会像南京朝廷那样,大鸣大放的派遣使团北上来议和,甚至是给予金银财帛粮米?
  但是,也正是因为林琨的闪烁其词,才让多尔衮能够确定,此人定然是李守汉派来议和,至少是来摸清己方态度的密使。真是正在打瞌睡,便有人送来了枕头!多尔衮现在需要的就是时间,同南粤军这边,尽量避免全面开战。好让他有时间和空间来消化胜利果实,消除内部的危险因素,进而还要消灭在湖广为李守汉牵制着中路清军的李自成大顺军部。他不介意李守汉能够和他议和成功,达到双方都满意的一个局面。但是,就算是议和不成,他这段时间也正好可以拿来调整兵力部署,解决了李自成部,至少,也是要让清军在湖广战场上取得优势地位。进而让清军在日后可能同南粤军的战场上确定自己的有利态势。
  “主子,若是此人当真是梁国公派来议和的人,我大清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应对?”范文程的思路很快,立刻已经调到了技术层面了。我们能够用什么样的条件来招揽这位实力雄厚的李大将军?范文程可是也听过“九州离乱李继朱”这句话的。当真是应了这句谶语的话,李守汉可是正儿八经姓李的。谁都可以说天命在自己这边,关键时刻,还是要实力说话的。范文程可不敢确定,眼下清军的实力一定能够在同李守汉争天下的过程中取得胜利。
  说到底,就是要给李守汉开出一个什么价码来!
  这个问题,顿时让多尔衮头疼了。当初招降吴三桂,他可是开出了平西王的大价钱,用一个亲王的名义来招降吴三桂的几万辽东军,换取山海关的入关通道。可是,吴三桂同李守汉,二者之间的身份悬殊,判若云泥,又怎么能够用招降吴三桂的价码来招抚李守汉?
  吴三桂只是明朝的一个总兵,手里不过有数万人马而已。李守汉可是崇祯皇帝亲封的宁远伯,不但有爵位,而且是自己开府建牙的地方实力人物,据晋商去过南中的人回来艳羡的说,地方万里,粮米一年三熟。人口不下数千万,丁壮皆行秦国制度,按时接收军事训练。旦夕之间,百万之众顷刻可集。两个人的实力差距如此之大,怎么能够用同样的价钱来收买?只怕清廷这边的使者开出了亲王的价钱,李守汉的使者便是会翻着白眼的问道:“我家主公在弘光天子面前已经是梁国公、大将军的爵位官职,如何到了贵军之处,只有一个亲王?那样的话,归顺大清做啥子用?”
  再有一点,吴三桂的兵马,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当初李守汉拨给他加强实力的登莱地面的屯田兵。除了屯田兵之外,再就是关宁军,这里面,有不少的军将都是李华梅的干儿子、干孙子之类的角色。吴三桂自己也是一样的李华梅干儿子。虽然说这些人都是装备着一色的南中器械,但是,在李家父子面前,还是要矮上一辈,短了一截的身份。见了李家父子,少不得要跪下来叫一声好听的。这样的情形,你让李守汉和他的干外孙子一个档次,这无异于是当众抽了李守汉的脸。异地相处的话,换了多尔衮自己,不把使者当场砍成肉酱都是好的。
  这个价码,到底该如何开,着实的令多尔衮有些困扰了。
  无奈之下,只能是暂且押后再议了。
  不过,峰回路转,当晚,当多尔衮在布木布泰的寝宫之中同她有些恼火的将白天的这桩手政务说出来,来为自己的一泄如注找理由遮羞的时候,他身子下面为他用口清理的布木布泰咽下了一口之后,却是微微一笑。
  “这有何难。”说完,布木布泰朝着多尔衮抛了一个媚眼,继续用柔软的舌头为多尔衮清理着敏感的部位。
  “玉儿,有何妙计,你说!”多尔衮嘴里让布木布泰说出自己的高明见解,手上却是很不客气的用手按住了布木布泰的头,让她一口将自己的分身再次的吞了下去。
  “当年到辽东到科尔沁草原贸易的山西商人们曾经告诉我,汉人有几句话,说什么漫天要价,就地还钱。还有什么瞒天过海、得寸进尺等等。但是,以我看来,这几句话,正好可以用在和南边的那位梁国公谈判上。”
  好不容易将多尔衮的分身打理好,布木布泰这才翻着白眼努力平复着自己的阵阵反胃同多尔衮说起来自己的打算。
  “大清可以承认梁国公的福建、广东、广西三省地盘,哦,对了,还可以把赣南、湖广的偏沅地面都给他。让他正式的裂土封王!如果他觉得条件不够优惠,那就把云南、贵州、四川都一起封给他!我们大清和他,在长江上游隔江而治。四川那边,大家以秦岭为界,岭南为他的地盘,岭北是我大清的。中游的湖广,同样也是以长江为界,江以南的偏沅、赣北、赣南都归他。咱们只要江北的土地!但是,下游的江浙,是眼下大清的钱串子,米袋子,必须要归大清。”
  布木布泰的这个建议,顿时让多尔衮颇为兴奋,让他有醍醐灌顶的感觉。
  对啊!做人做到了李守汉这个地步,名号什么的额,都是次要的了。他和当年的父汗、黄太吉都一样,要的都是实际的好处,而不是什么名号。只要地盘、土地、人民能够合法的拿到手里,什么名义都是次要的。
  “赣北不行,一旦赣北有失,南直隶就不保了,必须要在大清手里。”他品味着布木布泰的建议,从中找到了一些不足之处。这也是布木布泰的高明之处,故意的露出一个破绽,让男人站在更高的位置上,获得另一个心理上的满足。而且,布木布泰的这个方案,让出去的土地,事实上都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中,至少,不曾完全控制。比如说云南、贵州、四川等地,眼下除了张献忠的四个养子在同岳乐、鳌拜等人周旋之外,还有明朝的黔国公沐天波的势力在。而湖广等处,布木布泰更是包藏祸心。如果这个方案能够被李守汉接受,那他就要和李自成的大顺军大打出手了。而清军,则可以在一旁吃饱喝足养精蓄锐的看着两个姓李的打得鸡飞狗跳的。
  “大清可以封李守汉为王。至于说什么封号,是南王还是越王,或者是什么南越王,这些事自然有礼部的官员们去操心。但是,什么仪仗减天子一等,世袭罔替,听调不听宣,几年入贡一次之类的,只管去给他。但是,”布木布泰脸上笼罩着一层光,同她赤条条的女骑士形象颇为不协调。“他必须同意,双方在议和期间,停止军事行动,同时,开放贸易。”
  

Snap Time:2018-12-11 23:17:35  ExecTime:0.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