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苍山虎  农夫三国最新章节  农夫三国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农夫三国最新章节331.噩耗(14-10-20)      330.征调(14-10-06)      329.三太守(14-09-04)     

287.突围


  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徐庶已说服马腾,却料不到马超会在私底下搞小动作,使他功败垂成。
  队伍南行只得一日,荒野中休整露宿,第二日午时许,后面开始有马蹄轰鸣声传来,不多时,大群骑兵就出现在身后。
  徐庶、熊智等尚在疑惑,对方远远看见自家队伍,却尽欢呼起来。
  听到后面骑兵大队的欢呼,人人都知道此行已出现变故,熊智急喝令道:“速行!”
  这次出使,众人皆有双骑,然而之前为照顾队伍中文吏和女医匠,将养马力,行速并不算,此时方才开始加速急逃。
  徐庶少年时喜游侠,骑术自精,乘骑的又是邓季所赐骏马,待放马狂奔起来,尽驾驭得住,全不用别人照顾,倒是另几位文吏控制坐骑一路狂奔有性力。
  见到邓季使臣队伍在前,马岱已是大喜,久居边地之将门虎子,军旅事自幼便通,早令轻骑们各队散开,呼啸分围而来。
  “嗷!嗷!嗷!”
  四野的追兵们怪叫声此起彼伏,不停恐吓围堵逃奔的使臣队伍。
  这一追一逃,前后尽都如风驰电挚,马背上只见四野景物在飞速后退。
  除身后有追兵,凉州久乱,各地尚有不少小股的马匪和盗贼,熊智并不敢领屯下断后,使徐庶等先逃。追来的又全是骑兵,四野俱空旷,便是他们回头阻挡,也拦不住。
  马岱在后追杀,死死咬住只是不放。
  才出姑臧城时,徐庶等先前一日只是缓奔。坐骑留有余力。又都有它骑可换乘。不似马岱一路急追来,马力消耗巨大。
  晌午时,马岱不得不先停下,回复马力,徐庶等暂时得甩脱对方,奔出三四里去后,亦休整进食。
  然而没过多久,追兵又复赶上。重复之前模样。马岱已将部众分为前后两队,轮番追逐,不再急驰,只是如恶狼般,每时每刻吊在后面,不使徐庶等再得丝毫歇息功夫。
  昼夜不停奔驰三日后,俱不得稍息,便是一人双骑,人马亦难承受住。徐庶、熊智以下,人人面上俱被风刀割得干裂。须发肌肤上全是厚厚的灰尘,数日不得眠。又都眼皮沉重,有时甚至就在颠簸的马鞍上打起瞌睡;战马亦疲惫不堪,不驮人的也浑体是汗,逐渐有些无论如何鞭打,亦不肯再往前的。
  第三日的时候,就开始放弃部分战马,幸而粮食、清水俱不缺,虽然疲惫不堪,日夜追逐、奔逃中,已出得洪池岭(注)。岁月侵蚀下来,当初霍去病在此地附近为防备匈奴而修筑的夯土长城已多处坍塌,阻拦不了道路,因韩遂、马腾大交兵,各处城墙亦未能有军驻守。
  奔逃中,熊智勉力维持,未使队伍陷入到绝境去,只是一路往南,最大也是最后的阻碍终于横亘在面前:黄河已到。
  此地是黄河上游,河面不算太宽广,不过亦需舟楫才能过河,河对岸大概便是天水郡之勇士县,邓季的治下。
  疾奔逃来,道路与先前出发时已大不同,卒兵们沿河上下打量,并不见有任何渡船,马岱的骑兵却已围了上来。
  见对方果然被河水拦住,马岱自然大喜,左右散出的四五百人已包抄开去,他自带千余骑逼上前。
  看来终免不得要斗过一场,熊智轻喘口气,问徐庶:“别驾可记得来时渡口?其地当有渡船待我等!”
  凉州之地徐庶亦是生平第一次到,附近地理尽不熟,不知来时通过的渡口在东在西,若认错,往西为韩遂占据之金城郡,沿河往东则又转回马腾地界去了。
  倒是队伍中有认得的西凉人在,插语答道:“来时渡口,当在西四十余里外!”
  熊智便提戟指西:“如此,趁其等未合围,我等便往西突!”
  “诺!”
  黑铁卫之精锐,尚在虎牙、荡寇驻军之上,百名卒兵虽已疲倦得紧,熊智一声令下后,精神却又复大振。
  “破之!”
  当西一面,五百余西凉骑已拦截过去堵住,熊智一声过后,战马齐动,卒兵们将徐庶与文吏、医匠围在中央,潮水般冲对方扑去,嘴里齐声应和:“破之!”
  马岱所统三千骑,亦为马超之精锐,不过比起他们来,黑铁卫甲胄、技艺、勇气都要更胜一筹!
  成百上千马蹄叩击地面的轰鸣声中,熊智屯与负责西面围堵五百西凉骑如两只红眼的公牛,已猛然撞到一起,然后开始拼死绞杀。
  “速围,不可使走脱一人!”对方突围不出意外,马岱指挥北、东两面骑兵加速度,厉喝道:“杀!”
  “杀!”
  纠缠在一起的两军中,一名黑铁卫勇卒厉喝过后,长戟诡异地在半空中划过,第一个割开西凉骑兵的咽喉,拉开围堵与突破的序幕。
  他身畔,两位同伴正相互配合,一人挥戟将左侧的西凉骑拖拽下马,另一人长戟迅速点在那不幸者的咽喉上,喷起的血水染红坐骑。
  “啊!”
  滚热的鲜血和临死的惨嚎此起彼伏地各处交缠,迅速在战场上绽开一朵朵死亡之花。
  各什长、伍九品文学欢迎您的光临,任何搜索引擎搜索“九品文学”即可速进入本站,本站永久无弹窗免费提供精品小说阅读和txt格式下载服务!

长领自家所属,相互配合,收割着人命。
  面对数倍之敌,落单者多只有死路一条。急驰过时,一位勇卒的坐骑不幸被撞翻倒地,顿有数名西凉军见到便宜,放马过来踩踏,第一只马蹄踩在他胸腔上时,这位勇卒嘴中发出一声凄厉惨叫,手中铁戟反手捅入对方马腹。
  三名西凉骑围住一名勇卒,刀枪只顾朝对方人马上下递去,让对方疲于应付,正危急间,“咻”地风响过,一支冷箭飞来,钉在左侧那西凉人战马脖颈上,受创的战马暴怒乱窜,甩落掉骑士,往自家人中冲撞去,被围的勇卒趁机摸出马鞍下手戟,脱手飞射出两柄,连射杀另两骑士。
  此时还能施放冷箭的,都是簇拥护卫在徐庶身边、最中央的勇卒,能入选黑铁卫的勇卒,多精通弓与长戟。
  虽有人护卫,不过战阵中凶险,徐庶早持剑在手,重操少年时技艺——几名护卫团围在身侧,让他异常显目,不断有悍不畏死的西凉骑来绞杀。
  其他文吏就惨,缺人护卫,身无甲胄,不多时便尽遭害。
  一戟将当面的敌骑器械打断,顺手再将那人头颅砸裂,熊智转头看时,勇卒俱在拼死血战,外围疾奔来的西凉骑与此地已只有一箭之地。
  受主公左右叮嘱过,这次任务最重要的是保全别驾徐庶的性命。若能多给些时间,当前四五百骑熊智有十全把握冲散杀开道路,只是远处马岱大军正急围而来,容不得再拖延下去。
  “破之!”
  再一次厉声怒喝后,熊智跃马而上,不顾四下乱刺来的枪矛,双手大铁戟左右乱砍,奋力向前,转瞬间就砍翻七八骑,自身亦受两创。
  熊智带头突破,他身后勇卒们亦迸发出高昂战意,完全不顾自身伤亡,随之向前急突。
  所过之处,杀得西凉骑惊慌失措。
  这一次奋进过后,熊智坐骑已突破到阵中高声呵斥疾呼的对方将领面前,此人满脸络腮胡,应该是统领围堵这边的四五百骑的将领,军侯一流人物。
  熊智身为百人将,身上鱼鳞甲却与麾下的勇卒没有任何差别,只是见他生得虎背熊腰,带头突破,料有勇力,那军侯令身边军士:“杀!”
  顿有十余名西凉骑围聚过来。熊智身后紧随来的几名勇卒急上前敌住,让熊智去独斗那西凉军将领。
  “当!”
  待打马靠前,对方一把斩马刀已急劈过来,熊智急挥右手戟挡住,发出一道清脆的金铁交击声。
  左手戟已脱手飞出,正钉在那军侯战马肚腹上,趁对方因马倾斜身子失衡,一戟划破他咽喉。
  “杀!”
  战团后面,马岱已领大军突入进来,落后面的近二十位黑铁卫勇卒拼死力相抗,血战中,有人在大声喝喊:“速走,将某等衣冠葬于三崤!”
  喊过这句,他已被三支长矛同时捅穿身体。
  他将捅入体内的矛柄死死拖着,再也没有松开。
  这一小群黑铁卫无人得活,只是直到最后一人倒下前,马岱始终不得寸进。
  “邓季之卒,俱死士乎?”亲见这样的场面,给马岱这位初历战阵者带来的震撼无疑是巨大的,他犹豫一下,高呼道:“传令,降者不杀!”
  只是降敌似乎不是邓季亲卫脑中会考虑的,军士们呼喊一阵,无人应答不说,反引来一片哄笑声。
  熊智斩杀围堵军马之将领,领勇卒们亦杀散身边敌军,浑身染血,却只能含泪厉喝:“速走!”
  徐庶与四十余卒兵才得突围而出。
  “回身!射!”
  方脱离接触,后排的卒兵急取弯弓搭箭,回头尽射对方战马,引起一片混乱,阻碍西凉骑追击。
  回头时,一名勇卒见随队的唯一一位女医匠已落马,两位西凉人正以绳索捆绑她,不由大急,忙呼道:“熊百将!医匠遭擒!”
  “勿顾念!”熊智打马只顾向前,冷声道:“且先送元直先生寻舟渡河,将此行回报主公要紧!”
  注:洪池岭,今乌鞘岭,河西走廊最东端。(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
  

Snap Time:2018-11-20 07:38:38  ExecTime: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