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言鼎  九道神龙诀最新章节  九道神龙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九道神龙诀最新章节感谢您的支持(18-10-02)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昔日长辈(18-10-02)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转世玉霜(18-10-02)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听雨轩聊


  大剑将张小风停放在水草便的小岸后,大剑再次化为了老头的身影,出现在了张小风的眼前。只是张小风此刻诧异之极,如今刚拜门的师傅,莫不是就住在如此荒凉的湖泊之地?甚至连个房屋都没有。
  “师傅,我们这是在哪?”张小风疑惑的询问了一句。
  “听雨轩!”
  老头简单的回应了一句后,随即双手便比划几个手势起来,随着一道剑气从手中破空而去,张小风见一团漩涡便出现在了眼前。
  “走吧!”老头说完之后,便双手后背,缓缓的朝着漩涡走去。
  张小风也来不及询问这漩涡为何,便也紧跟老头身后,走进了漩涡。而进一进漩涡,张小风直感觉好像穿梭了某个空间层一样,随即眼前的景物顿时变幻起来。
  湖泊之地依旧如此,只不过眼前却出现了一座大房子。这房子的材质皆是水竹,而整个建筑的设计也极为有情调,不少地方皆以淡绿色的纱布悬挂,与之周围青青水草相容,没有一丝的别扭。而且远处看来,这房屋是建在水泊之上的,好像漂浮在水面的一座小岛房。
  而房屋的正前方,有之一座木桥,与之木桥连接的,是一座小亭。小亭三面环水,若非有木桥相接,否则便是四名环水了。而亭内摆着一张木桌,桌下立有两张木椅。
  在张小风看来,此处定然不会是独居,否则这亭子之内,为何要摆设两张椅子呢?加之整个房屋的布局格外情趣,理应还有女子住过才对。
  老头没有说话,独步走向了小亭,待进入小亭之后,便一举坐在了椅子上。如此的举动却让张小风觉得有些奇怪,好像此刻坐在亭内的老头,已然虚脱了一般。
  “师傅,您怎么了?”张小风奔跑过去,待进入小亭之后,见此刻老头脸色苍白,没有丝毫的血气,俨然如垂死之人一般。
  项子崖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体内也运转了一圈魂气,整个人才显得有些好起来。而闭目养神之际,项子崖也开口道:“徒儿,你也坐下吧!”
  “哦!”
  见师父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张小风也就不再多问,听从项子崖之言,便坐在了其对面。
  “唉!老了,真的老了!”好半天,项子崖才睁开那深邃的双眼道。
  只是此时张小风看来,自己才刚认的师傅,转眼好像老了几十岁一样。故而诧异的询问道:“师傅,你乃是修炼之人,岁月显然可以忽视,又如何会老?”
  “徒儿,回答你话之前,为师想问你一问。”项子崖转问道。
  “师傅请问!”张小风恭敬道。
  “你应该不是本界之中的人吧!”项子崖定睛看了看张小风后,随之道。
  “恩!不错,徒儿确实不是冥界之人,是来自阳间的修真者。不过,师傅您是如何知晓徒儿不是本界之人的?”张小风没有隐瞒,如实的回应道。既然是自己的师傅,那么自己就没有必要隐藏自己的身份。
  “阳间之人,也有生老病死否?”项子崖继续询问道。
  “有!”张小风也继续回应道。
  “阳间既然有生老病死,那么冥间也一样。只是冥界之人身上往往带着一股死气,而你身上却冒着一股活气。这就是为何为师你看出你不是本界之人。”项子崖解释道。
  “这……?”
  张小风看了看自己,又看了看项子崖,觉得自己跟自己的师傅没啥两样,不禁诧异道。
  “年轻之时,为师曾去过阳间一趟,自是认识阳间与冥间的区别。只是只要是活人,身上就必然带有阳气,就算徒儿你如今乃魂魄之体,也无法掩饰住。”项子崖讲解道。
  “啊……师父,你去过阳间啊!”张小风闻言,煞是惊讶道。
  “你能来冥间,为何有如何不能去阳间?”项子崖反问道。
  “呃……”
  张小风不禁无语,确实,自己能来冥界,不代表没人去阳间。
  随即张小风与之项子崖都沉默了起来,足足好半天后,项子崖才开口道:“徒儿,知道别人为何称为师为残剑么?”
  张小风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确实不知道,随即道:“谨听师傅告知。”
  项子崖随即站了起来,看着小亭之外,望着那飘渺的水泊,煞是感慨一般,顺而道:“不管在哪,人都会老去。而假如虚魂者无法突破那最后一层,那么就会丧失修炼的权利,为师就是被打入废剑的行列。”
  “这……?”张小风显然有些疑惑,修真在自己看来是没有极限的,除非是身上紧缺辅助的东西,才会慢慢的老去。
  “你可知这虚魂界,其意义有多大?”项子崖转而道。
  张小风认真的眼神,表示自己在认真的听讲。
  “虚魂界之中,有一处神圣之地,名为虚灵宫。所有修为将突破那一层者,便会被招入。而虚灵宫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它就像一座轮回殿。达不到要求者,便会渡入轮回。”项子崖告知张小风道。
  “呃……那师傅你是不是去过?”张小风好奇道。
  似乎提起虚灵宫,项子崖的情绪就颇为激动,此时也好像是在压制自己一般,缓了好片刻,项子崖才继续道:“为师去过两次,第一次是因为实力雄厚被招入。至于第二次,是为了你师娘。”
  项子崖顿了顿,便继续道:“为师一身的剑术,在整个虚魂界都闻名四海,所向无敌。有人称我项子崖为剑痴,亦有人称我为剑魔。而剑魔的名号来源于,见我项子崖者,必死我剑上。在当时,为师是唯一一个有资格能去达真魂界之人。然而,为师追求天地顶峰之时,却遇到了你师娘。”
  一提起‘师娘’二字,项子崖明显有些悲伤起来。张小风见状,便想转移话题,故而道:“想必师傅你没有听从虚灵宫的安排,擅自出了虚灵宫就为寻找师娘,才有了二度进虚灵宫吧?”
  “不错!虚灵宫可说是一片圣地,但是也可以说是一处死地。所有达不到要求者,都会被强行轮回,去达阳间。你师娘当初也是一方娇楚,不仅拥有绝色的芳颜,一身高超的水魂术更是震撼虚魂界。然而,在虚灵宫之中,却没有获得去往真魂界的资格。我因为曾经强行脱离虚灵宫的安排而外出,就已然被判定为死刑。只是为了你师娘,为何觉得做什么都值得,也只有在认识你师娘之后,我才知道人这一生的追求,不仅仅是为了长生。可是……”
  说道此处,项子崖不禁变得更加沧桑起来,顿了许久才再次开口道:“可是为师实力有限,根本就救不了你师娘,反而害了她,最后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从此以后,虚魂界再没有剑圣项子崖,而只有剑魔。”
  虽然项子崖说的有些含糊,但是张小风还是对那虚灵宫有些疑惑,感觉有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点像是阳间的渡劫之地一样。继而道:“师傅,那虚灵宫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当真能决定人的命运?还有,师傅您跟师娘的故事,我听起来怎么有点模糊。”
  “阳间有阳间的准则,而冥界也自然有冥界的规矩。人若真想逆天而为,必遭天谴。为师脱离虚灵宫后,便想带着你师娘远走高飞,哪怕是去阳间。只是老天由不得为师乱来,就在那虚灵宫内,你师娘便灰飞烟灭。而为师我也被废弃了修炼资格,成为了一柄废剑。”项子崖告知道。
  “可是,在我看来,师傅的实力还是很不错啊,又如何是一柄废剑?”张小风不解道。
  “其实每一分一秒之间,为师的实力都在流失。再过不久,为师也将会灰飞烟灭,从此消失在天地之中。只是为师一身高超的剑术,却没有传人,在有生之年,能遇到你,这也是上天给为师最好的安排。”项子崖转回头看向了张小风道。
  “师傅,难道其他辅助性的东西,不能修复好你吗?还有,不瞒师傅,我对剑术其实……当真一窍不通。”张小风有些不好意思道。
  “就算有修复之物,为师也不愿意在独存,为师之心,早已从你师娘离去之时,也随之死去。如今为师只不过一介行尸走肉,虚度残年罢了。至于习剑术,事在人为,而且为师见你资质极佳,乃是不可多得的人才。”项子崖仿佛早已相通了一切,只是其眼神之中的那抹沧桑,就算再如何掩饰也消磨不掉。
  如今张小风看来,谁说剑无情,眼前的项子崖不就证实了,剑其实亦有情。
  而张小风有所不知的是,其实当初项子崖在虚灵宫内,还有希望去真魂界。而深爱项子崖的女子,为了项子崖的命运,甘愿死在虚灵宫之中,不希望因为自己而害了项子崖。这也是项子崖为何还努力的活着,只是心爱女子已然死去,独自活着的项子崖觉得人生便再无意义可言。
  天意,造物弄人,命运也!
  往后的日子,张小风便开始了人生第一次修习剑术。往昔是喜欢用剑,甚至用七彩也凝聚去利剑。可是真正说到剑道,张小风就算实力接近圣人,也只是站在剑道的门外。或许往昔不习剑道的真正原因,就在于修真界的剑宗给了张小风刺骨铭心的坏印象。
  

Snap Time:2018-12-11 23:50:08  ExecTime:0.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