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银河国际

作者:言鼎  九道神龙诀最新章节  九道神龙诀全文阅读  加入书架
九道神龙诀最新章节感谢您的支持(18-10-02)      第一千九百五十章 昔日长辈(18-10-02)      第一千九百四十九章 转世玉霜(18-10-02)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鬼衍童子


  张小风哪里又不知,自己现在是牵一发而动全身,身边所有人的命运,都跟自己相互的联系在了一起。都市小说www.9pwx.com而一想到命运,张小风心中却出奇的有些惆怅起来。
  按理说自己的命运,现在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身边之人的命运也在跟随着发生着改变,可是不得不说,外界的东西时常都会影响自己,甚至身边之人的命运。但是让张小风最是无奈的是,自己不知道是谁在计算着自己的命运。虽然一切似乎都由自己把握,但是一旦牵扯的多了,自己又陷入了被人设计之中。
  珍惜是需要的,但是因此而害怕外界而停止不前,一直萎缩显然也不是张小风的风格。命运安排了自己改变凡人的历史使命,那么自己就不是仅仅为自己一人而活。毕竟连同自己都是出生于凡间,若想改变命运,就必须从自己开始。
  如今张小风似乎把握住了些什么,但是又极其的模糊。命运是什么东西张小风毕竟还不清楚,又如何能去改变呢?
  对之张小风的心情,灵儿、碧月以及白羽又如何会不理解。可是由于实力的问题,纵使自己再如何修炼,似乎都追不上张小风,也就别说能分担些什么来,除了能默默支持之外,也无其他可做。故而张小风不在的时候,就会很努力的去修炼,希望能尽早的帮助到张小风来。
  正当张小风感慨之余,此刻外界一道人影却映入了张小风的神识。原以为是雨花老妇口中所说的天机道人,可是张小风仔细一看,对方却只是一介看似只有八、九岁的孩子。
  只见那名孩童,长得极其可爱,光圆的脑袋上,唯独头顶一束头发,用一束红色的头绳卷起,扎起一束冲天的鞭子。身上唯独穿着一个红色的肚兜,以及陪着一条黑色的短裤。只是如今其面容上,那双深邃的眼睛,却有之极为成熟的一面,仿佛此人并非孩童,而是一介有之丰富经历的成年人。
  此孩童出现片刻,雨花老妇也随之赶来,落在了孩童身边。
  “雨花婆婆,这里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好像有阵法在其中?”孩童见雨花老妇前来,还未等雨花老妇先开口,自己便率先将心中的疑问道出。
  雨花婆婆此刻也有些高兴,见鬼衍童子询问,便微笑的告知道:“鬼衍童子,此处的确有之一处禁制,乃是一位客人在闭关而建造的阵法!不过,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你师傅天机道人呢?”
  话毕,雨花婆婆便转头看向了四周,似乎想看看天机道人的身影。可是查探之下,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踪影,不由得诧异起来,疑惑的看向了鬼衍童子。
  “师傅临时有事,暂且还不会回来。师傅临走时,预知有人会拜访咱们忘忧谷,命我回来好生接待一番,看来师傅所说之人,就是这阵法之中闭关之人了。”鬼衍童子寻思了一番之后,便回应雨花婆婆道。
  “呵呵!您师傅可真是料事如神,连我突然前来拜访都能预知,可见天机道人修为之高深莫测啊!”张小风一举飞出了自己布置的禁制,来到了鬼衍童子旁边,微笑的说道,而双眼依旧打量着这个只有自己差不多半高的孩童来。
  而张小风心中也是惊讶不已,这鬼衍童子看似小孩子,实力却高达天神中期,比之自己还要高一个修为实力。
  “那是当然,我师傅在这神界都很出名呢!不过你也不赖,区区十几万载的时间,就能修炼到如此境界,直叫人嫉妒得很啊!”鬼衍童子在张小风打量自己的同时,也睁眼打量着张小风,随之也极是震惊的望着张小风道。
  “呃……”
  张小风此刻倒是被这鬼衍童子之话,生生的惊愣住。对方仅此一面,就可以看出自己的修为有多高,甚至连自己修炼有多少岁月都清楚,这当真是惊世骇俗。
  “你也这么大惊小怪的,跟我年纪比起来,你的年龄几乎可以忽略掉。”鬼衍童子见张小风一副惊愣之像,顺而摆了摆手道。
  “咳咳……”
  张小风闻言,更是有些不知该说什么好。
  “师傅说你是个得罪不起的高人,还命我要好生客气招待,可没说你这么一副没定力像,别让我太失望啊!”鬼衍童子显然觉得张小风此刻有些不符实际,还以为自己是认错了人。毕竟天机道人说的如此严肃,所见之人定然是一位威严之极,犹如神君之态之人,哪里像张小风这般随意,光听到自己几句话就大惊小怪的。
  “哈哈!你师傅是太抬举我了,如今你不也能看出了,若是以实力来讲,你还在我之上,只是我的境界比你高一点而已。”张小风不由得谦虚道。不过,如今对方若是一介老人,如此说自己那倒是有些受教。可是眼前的乃是一名孩童模样,如此数落自己,那就真的好没面子了都市小说www.9pwx.comduanpian/1.html。
  能修真到神界,或者是神界的神人,实力达天神者,年岁显然有些难以计算,眼前的鬼衍童子虽然看似年少,可是当真比起岁数来,恐怕真要比张小风大得多,而且不止多了多少倍。如此数落张小风,也的确有之长辈之像。只是张小风,还是接受不了这么一个事实而已。
  “好了,也别光站着说话了,随我进道观坐会去,不然师傅回来可要骂我不懂礼数,怎可以让客人一直站着呢!”鬼衍童子闻言,显然不以为意,故而转身便朝着道观而去。
  而待兰儿以及神牛也赶来时,鬼衍童子早已进入了道观之中了。
  “张大哥,你怎么这么就出关了啊?别人不是说高人闭关,少则千年万年,多则几十万上百万年么?”兰儿见到张小风出关,便骑着神牛奔来,一落张小风身边便激动的询问道。
  “咳咳,有些东西想清楚了就出关咯,不过话说回来,我闭关多久了啊?”张小风闻言,差点没一头栽倒下去,什么叫少则千年万年的,难道自己此次闭关很久么?
  “兰儿我都给你记着呢,此次你闭关一共才用去了十年零三个月而已。”兰儿举着双手数着道。
  “呃……”
  张小风此刻显然还有些惊愣不已,十年零三个月,那还叫短么?只是自己感觉就那么短时间,却足足过了十年之久,这修真当真是无岁月啊!
  整理下思绪之后,张小风便转头看向了雨花婆婆道:“大娘,这鬼衍童子是……?”
  兰儿前来之时,显然也看到了那名孩童,见此刻张小风询问,故而也插嘴道:“是啊,雨花婆婆,那小孩子是谁啊?”
  “咳咳!你们可别喊他小孩子,此前鬼衍童子也说了,若是按岁数来算,你们才是小的不能再小的孩子呢!而且鬼衍童子也对此极是反感,最好别提什么孩童。说道鬼衍童子,他便是天机道人的唯一徒儿,至于其他的,我便一概不知了。”雨花老妇闻言,顿时提醒张小风以及兰儿道。
  “你们也别磨蹭了,先来道观再叙也不迟!”
  此时山腰之上的道观之中,顿时传来了鬼衍童子的吆喝声,催促张小风等人赶紧前去道。
  “呵呵!我们先上去吧!”张小风闻言,煞是汗颜,故而便一举挥出五彩之光,将众人一起挪移向了道观之中。
  “恩?”
  一落道观前,张小风与之雨花婆婆都顿时一愣。只见道观之内,原本蹲放的鬼像此刻似乎都变位了,而且正中心也出现一座暗室的大门来,透过大门,只见里面别的不说,光是空间便极其宽阔,仿佛洞穿了整个山峰,将大殿建在了山内一般。
  张小风惊讶的,是自己前来居然还没有发现这道观之内,还另有文章。而雨花婆婆惊讶的,显然是在此居住了这么久,甚至朝拜鬼像也不是一年两年,居然也不知这道观之内,还有暗室。
  走进大门,张小风发现里面的摆设分为了两个极端面。右边一面有之清晰可见的光亮之感,而另外左边一面,却是有些暗淡无光,甚至可以说感觉有些阴深。此时在右边光亮一面的墙壁上,悬挂着一副人物画像,画像之中,一中年模样之人,身穿着一身八卦红袍,身下却骑着一头类似蟾蜍的绿褐色异兽。而其脑袋显然是个秃顶,唯独双耳之上,才生有一些头发,整体看来,还真有些不伦不类的。
  只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看似普通或者奇异的外表,搞不好就是一介隐世的修真高手。
  如今鬼衍童子,便安坐在这大殿中心的一座八角石椅上。此座石椅,显然也是按照八卦的经图设置的,左右参杂之下,便分为了黑白,有些接近于太极轮之像了。
  此时张小风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话题,想了想后,张小风便指着画像,询问此刻安坐在石椅上的鬼衍童子道:“此副画像中之人,长得气宇不凡,一副仙风鹤骨,道貌岸然之态,加之乘坐凶猛神兽,想必就是你师傅天机道人了。”
  “哈哈哈!我师父长得那么丑,却偏偏还要去找一头癞蛤蟆当坐骑,你这分明是睁眼说瞎话呢!”鬼衍童子闻言,顿时大笑了起来道。
  
  

Snap Time:2018-12-15 00:04:01  ExecTime:2.035